人世有轮回,天才不读书

2009年07月15日 10:11来源:大河网宋浩浩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上有无穷之碧落,下有黄泉之茫茫。我相信人是有转世的。这样转世的例子很多,唐朝书生李源,因其父亲在变乱中故去,而看破人世的无常,发誓不入仕、不食肉,将家产全部捐献出来,改建惠林寺,并住在寺里潜心修行。寺里的住持名叫圆泽禅师,把寺庙经营的有条不紊,且亦善音乐,李源和他相交莫逆,时常谈佛论禅,从旭日初升到夕阳西下而浑然不觉。

  一日,他们相约去青城、峨眉远游,李源想走水路,从湖北沿江而上。圆泽禅师则主张由陆路取道长安再南行入川,李源不依圆泽。圆泽只好依他,感叹说:“一个人的命运真是由不得自己呀!”,李源不知圆泽的感慨是为何,只顾西行。

  他们一起走水路,到了南浦,船靠在岸边,只见一位穿花缎衣裤的美妇,正去河边取水,圆泽看一间眼泪就流了下来,对李源说:“你知道么,我不愿意走水路就是怕见到她啊!”李源惊异地问他原因,他说:“她姓王,我注定要做她的儿子,因为我不肯来,所以她怀孕三年了还生不下来,现在既然遇到了,就不能再逃避。请你用符咒帮我速去投生,三天以后洗澡的时候,请你来王家看我,我以一笑作为信语和证明。十三年后的中秋月圆之夜,你来杭州的天竺寺外,我定来和你见面。”

  李源听到此,不禁悲伤后悔,早知就该从长安取道四川了。于是,为他洗澡更衣,及至黄昏时候,圆泽就圆寂了,河边所见之妇人,也于家中生产。三天后,李源去王家看婴儿,婴儿见到李源果真灿然微笑,李源便将一切告诉王氏,王家便拿钱把圆泽埋葬在山下。本来两人同游,如今圆泽已去,李源再也无心访名山,就回到惠林寺,寺中僧侣即高知李源,圆泽早已将遗书写好。

  十三年之后,李源从洛阳来到杭州西湖天竺寺,去赴圆泽当年的约会,到寺外,耳畔听到远处传来牧童拍着牛角的歌声:

  三生石上旧精魂,

  赏月吟风不用论。

  惭愧情人远相访,

  些身虽异性常存。

  李源听了,知道是旧人圆泽,不禁问道: “泽公禅师,你还好吗?”牧童说:“李公真守信约,可惜我的俗缘未了,不能像前生和你如手足般亲近了,我们只有努力修行不堕落。至于将来,我们定还会有见面的日子”随即又唱了一首歌:

  身前身后事茫茫,

  欲话因缘恐断肠。

  吴越江山寻已遍,

  欲回烟棹上瞿塘。

  牧童掉头而去,云游四海,李源竟不知他往那里去了。

  前世之人死后,走到黄泉路、奈何桥边时,彼岸花丛间,会见到美丽的三生石,它能照出人们前世的样子。前世的因,今生的果,轮回的宿命,缘起与缘灭,都会一一刻在三生石上。但是只要人喝完孟婆汤,走过奈何桥后,下次再转世到世间时,就会将前生的事情忘却了。

  可是一切都有例外,有缘人,有慧觉之人,总能在今生觉察出前生的蛛丝马迹,从流水今日里,觉察出明月前身。

  饮取六朝流水,山居于金陵的清代学者袁枚,曾在他的《随园诗话》里记载过这么一个感人的故事。

  宋朝江西诗派的创始人,苏轼的学生和朋友,“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在中了进士以后,被朝廷任命为一地方知府,上任时才二十六岁,可谓年轻有为。有一天,恰是他生日,午宴过罢,他去卧房午睡,入睡后,黄山谷做了一个离奇的梦,梦见自己走出府衙,到了一个乡村。他看到前面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站在家门外的香案前,香案上供着一碗芹菜面,口中还悲伤地念着一个人的名字。黄山谷走向前去,看到那碗面热气腾腾似乎味道不错,不自觉端起来吃,吃完就回到衙门,似乎这梦里的一路跋涉,就是为了去吃那老婆婆的一碗芹菜面。黄山谷一觉睡醒,夕阳已落远山,而嘴里还留着清新的芹菜香味,梦境如在眼前,但黄山谷认为这是一梦,并不为奇。

  第二天午睡,居然又情不自禁梦到一样的情景,醒来嘴里又有昨日的芹菜香味,这次黄庭坚就感到非常奇怪了。于是起身,不睡了,他走出衙门,循着梦中之路,看到了村庄,也看到了梦里所见的,那个老婆婆家的茅屋,他走到老婆婆的柴扉外,敲门进去,正是梦里见到的老婆婆,就问她前几日,有没有摆芹菜面在门外,喊故去亲人吃面的事。

  老婆婆伤心地回答说:“昨天是我女儿的忌辰,因为她生前喜欢吃芹菜面,所以我在门外喊她吃面,我每年都是这样喊她……” ,说到这老婆婆不禁将衣襟抹去自己流下的眼泪。

  “女儿死去多久了?” 黄山谷问

  “已经整整二十六年了” 老婆婆抽泣了起来。

  黄山谷心头顿时一怔,自己不也正好二十六岁么,昨天也正是自己的生日啊。于是再问她女儿生前的情形,家里还有什么人。 老婆婆说:“我只有一个女儿,她以前喜欢读书,念佛吃素,非常孝顺,但是不肯嫁人,到二十六岁时生病死了,死的时候,对我说她还要回来看我。”

  “她生前的闺房在哪里,我可以进去看看吗?”黄山谷问道。

  老婆婆指着一间房间说:“这间就是,你可进去看,26年了,一直未动过。”

  山谷走进房中,只见房里桌椅以外,靠墙有一个锁着的木柜。山谷问到:“里面是些什么?” “全是我女儿生前的书。”

  “我可以开吗?”

  “钥匙不知道她放在哪里,所以一直打不开。”

  山谷想了一下,似乎记起放钥匙的地方,便告诉老婆婆去寻找,随即真找到了那把钥匙。打开书柜一看,发现许多文稿,二十六年的光阴如流水瀑布般展现在眼前。

  黄山谷细看之下,发现他每次参加朝廷考试,所写的文章,竟然全在里面,而且一字不差。 黄山谷刹那间便明白了,他已回到前生的老家,年迈的老婆婆便是他前生的母亲,老家只剩下她孤零一人。此时的黄山谷,百感交集,热泪盈眶,跪拜在地上,说明自己是她女儿转世,认她为母亲,然后回到府衙,带轿来迎接前生母亲,奉养其终身,以尽前世未尽之孝道。 多年后,黄山谷还在府衙后园,栽竹一丛,建亭一间,命名为“滴翠轩”,亭中有黄山谷的石碑刻像,他自题偈诗:

  似僧有发,似俗脱尘;

  作梦中梦,悟身外身。

  梦中之梦,隔世前尘,让我黄山谷悟出了身外之身,所以黄山谷是有慧根之人。有诗自铭,后人当信轮回不假。

  袁枚毕竟是书生,读到这个故事,他有了另外一个感悟,他因黄山谷的才学而叹息到“书到今生读已迟”,山谷独耀当世之高才,原来竟是前生为老婆婆之女时所累续、积淀,由此看来,天才似乎已无需读书。或者,竟许,此生读书未成才杰,亦无须气馁,来生已有了积淀。百世轮回,定亦不落凡俗。

  作为轮回故事,更让后人荡气回肠的是《白蛇传》里的白娘子,她竟是如此的情深意长,许宣救她一命,将之放归山林。她竟千年不负恩情,来人间相报,任恩人转世多少回,忘却前生多少次,历尽万水千山、流尽胸中热泪,也要将之找到,不管恩人身异否,我情千年还长存!前生救你的人,是你此生所要报答的人,前生最后掩埋你的人,也是今生你所要爱的人。若哲学深度来讲,我认为白蛇报恩的、人文关怀的价值,显然已不小于《红楼梦》文本,因为这个故事,把中国文化和人性,熨帖温暖得无微不至,三生难忘。

  因此,我相信,古往今来无论学问、才华、友情、爱情,都会有它的轮回与转世。

  在千万年之广袤时间中、在千万人之无限空间里,灯火阑珊明月依然,此生刹那间的回眸,皆已是因缘注定,无需众里寻她千百度,一切早已有安排……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