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保护区内修祖坟”的一些揣测

2009年07月17日 10:07来源:大河网李波勇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笔者揣测,广大的媒体及公众压根儿就没有相信过烟台市平牟区委宣传部所谓的“在保护区内修建祖坟与事实不符,正在修建的祠堂是烈士纪念馆”之类的鬼话。笔者再揣测,就是李德海本人的良心上也不敢承认他修建的祠堂是烈士纪念馆。当然,如果李德海的母亲在九泉之下得知自己的铜像被放进所谓的“烈士”纪念馆的话,估计也不会因为凭借自己儿子的权势别人给她头上扣了一顶“烈士”的帽子而高兴。或许从一开始到现在,李德海根本就没有说要建烈士纪念馆,而他真实的想法却是“老子就是修的一祖坟”而已。

  为何笔者有上述的揣测呢?并不是笔者空穴来风,坐在电脑面前对着新闻报道胡乱猜想一番,就算笔者是在“恶意”的揣测,总还是有几点站得住脚的理由才敢如此一番揣测的。

  第一,自从新闻一报道,广大的公众就在第一时间开始揣测了,那速度笔者就是加上两个原子弹的推力也赶不上。仅网易网友的跟帖就2000多条了,加上全国各地各大网站上的议论,我想差不到应该上万条了吧!笔者没有去具体的统计,可能有人会说,你没有统计调查哪来的发言权?我想说的是,因为去统计各大网站网友的发帖需要时间,等我统计完,这一段时间内发帖数估计都翻了几番了。我原本想在跟帖里找几条支持李德海或者支持平牟区宣传部的帖子,非常的遗憾,我尽力了,但没有找到,对此我表示歉意。不是我不帮你李德海和平牟区委宣传部,是真没有人愿意替“烈士”说话,大家都在替党说话。换句话说,就是大家都不相信“烈士”,也不相信你李德海,更不相信平牟区委宣传部。那平牟区委宣传部又是在替谁说话呢?

  第二,李德海在烟台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曾官居烟台人大常委,海德集团董事长,应该是属于要权有权,要钱有钱的主,他想给他的“烈士”娘亲建造个坟,砍几根树,还需要向相关部门报批吗?李母的祭奠和忌日有那么多的官员去仰慕、追悼、拜祭,如此德高望重的老太太建个坟墓还需要李德海亲自去办理手续?连“烈士纪念馆”的牌子都帮忙挂上了,那简单的手续自然可以免掉嘛!这都怪好事的媒体和公众,一把将这事儿捅出去了,而且还闹大了,恐怕某些部门的某些官员们此刻正在得瑟“幸好俺没有把手续给李德海送过去”吧!你听听李德海的声音——“这个事我当然知道了” “你别装模作样”(广州日报7月16日)。如此蛮横之人,还不敢趾高气扬的承认“老子就是在修祖坟”?我不知道记者是怎样“装模作样”的,也不知道李德海“当然知道”些什么?他大概是知道平牟区委宣传部抛给他的遮羞布不但没有遮住羞,反而把公众的眼球吸引过来,让大家看清了他与权利部门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勾结吧!看清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用荒谬的谎言和行为去为前面的谎言掩饰的丑恶行径吧!

  至于李德海母亲被人无端戴上“烈士”的帽子又滑稽的摘掉,我不想多说了,算是对死者的尊重吧!这一切,都是她那孝顺的儿子以及儿子的“好朋友们”干的好事。这一切,都与早已死去的李母无关。

  然而,活着的人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是李德海权力的滥用?还是某些政府部门的某些人对李德海权力的肆意讨好,或是别用用心的交换?笔者就不敢胡乱揣测了。相信相关部门的介入,会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们要反思的是,还有多少的李德海?还有多少的“平牟区委宣传部”?还有多少人对权力掌握者顶礼膜拜?还有多少官员染指为当权者或者曾经的当权者不当的行为编造一个又一个荒谬的谎言?

  无疑,这样的黑色幽默,会毁掉很多有前途的官员,当然,这也就意味着人民的利益会得到伤害。那么我们将如何杜绝这些权力勾结下的黑色幽默和避免人民的利益被伤害呢?这需要公众的监督,更需要政府官员的洁身自爱。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