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屁股上的胎记

2009年07月20日 09:00来源:大河网广州老农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周末的早晨我坐在马桶上,一面往左下腹运气,一面抽空思想着远方的张大师李大师们,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做着相同的运动。这种想法突然拉近了我和大师们的距离。如果不是想着他们也会有屙屎的动作,我会永远以为他们活在别的世界里。

  说实话,人们对大师的敬畏,在很多时候是因为他们的神秘。与大师们近距离接触是困难的,人们所知道的大师们的事迹,都是经过文人们加工雕琢之后的产品,光彩夺目,却掩盖了常人共有的痕迹。普通人只清楚自己身上的某处胎记,却不会想到,也许张大师,也许李大师,再或者余大师和季大师的屁股上,会长着与自己一样的玩意儿。这应该是大师们被神化的根本原因。

  但也有胆大妄为者不以为是,他们会振臂高呼:“大师有什么了不起?不也是个吃饱了睡睡够了吃的人吗?不也一样会在屁股或者鸡鸡上长块胎记吗?”这种藐视权威的言论在过去的某段岁月里曾是非常流行的,但由于那整个时代都已被否认,接受此观点的人已非常罕见。不过人们依然可以从中看到些智慧来。

  宋代禅师青原行思曾经提出了参禅的三重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禅师的这段话,揭示了认识事物的根本历程。对于形形色色的大师们的认识,其实也是这样的历程。有人一辈子都只能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肤浅,看到了余秋雨,就以为遇见了大师,看见我老农,就以为遇见个农夫。而如上胆大妄为者的言论,应该是真正的“禅中彻悟”:余秋雨就是大师,老农就是农夫,只是大师和农夫本没有不同罢了。

  今天看到“威燕一风”的文章,题目为《袁隆平到底是不是杂交水稻之父?到底是科学家么?》,文章对袁先生的贡献进行了大胆的质疑。我非常认真地看了原文以及网友的争论,让我吃惊的是,本来非常合理的质疑,却极少有人呼应。这是出乎我意料的,不过这也许是最大的可能。“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的境界不是所有人都有的,因此,要想让普通人把大师们看成是普通人,是非常困难的。如若不然,这世界不全是大师了?

  科研究是严谨的行为,其每个细节都需要严格地培训。而如今的太多人,虽打着科学的幌子在做着所谓的研究,实际上却是在糟蹋资金,说得严重点,那是在糟蹋粮食。在一个盛产大师的年代里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我知道会象“威燕一风”一样不受欢迎,但我分明是已经到了“禅中彻悟”的境界(在自己的文章中偷偷装一回B,不好意思啊),看大师如常人,免不了胡说八道一回,实在是惭愧。

  杂谈里有很多名人,说得虚伪一点,应该全是大师。不过在我的心目中,真正的大师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作家顾晓军先生。顾大师的屁股上有没有胎记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的文字。真正大师的作品是不屑与余秋雨或者季慕林的作品进行比较的,那是对大师的亵渎。而我崇拜顾大师的根本原因,倒是由于他的信仰。在顾大师的心目中,他始终坚信着,我老农是个真正的农民。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