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喝武喝

2009年07月27日 09:26来源:大河网无 言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清初年间,西平遭受旱灾,比往常年景减收四成。甄县令如实上报灾情后,朝廷派新科状元任八府巡按前往西平巡查赈灾。这可让甄县令犯了难,因为他早已闻听这位巡按大人是个海量,自出巡赈灾以来,酒席宴前从没有喝好过。怎样才能陪好这位钦差大臣呢?甄县令为此闷闷不乐。师爷见状,问其故,弄清原由后说,你是百盅不醉的酒量有何为难。甄县令叹口气说,你有所不知,以前我请客都是备两个壶,一个盛的是酒,一个盛的是水;给客人倒的是酒,给自己倒的是水。现在是钦差大人到此,我哪有那个胆故技重演呀。

  师爷说,咱出山街有个八仙酒家,姓贾的掌柜常常喝得肚子发撑也没有喝晕过,绰号醉八仙,如果让他出面作陪定能胜任。

  甄县令说,他乃一介草民,哪能上得了大席面。师爷说,这个好办,你临时封他个出山街街长不就顺理成章啦。

  甄县令会意,点头称是。

  于是,待八府巡案一行到西平后,甄县令先领着他们到棠溪峡风景区游山玩水,沿途到村寨查看灾情,然后到出山街落脚,出山街街长宾客相待,以尽地主之意。

  酒楼不高,倒也气派;厅堂不大,倒也文雅;摆设不好,倒也整洁。酒桌上,八个盘装得满满的,四荤四素。蕨菜、荃菜等透着独有的清香,野鸡、野鸭等散着诱人的野味,一大溜坛酒飘着扑鼻的甘醇。

  甄县令开场白后说,大人到咱穷山僻壤,一路劳乏,贾街长特备薄酒略表心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贾街长开口说,俺乃村野草民,没见过世面,敢问大人接下来是文喝还是武喝。巡案大人听罢,没有言语。甄县令忙说,贾街长此言差矣,陪大人助兴,只能文喝,哪有武喝的道理。

  八府巡按说,那就先文喝吧。

  贾街长说,恭敬不如从命,我先喝为敬了。只见他捧起酒坛口对嘴,咚、咚、咚,一气喝个底朝天。那是五斤酒呀,他却比喝水还轻松自在。

  八府巡按也不含糊,接过酒坛嘴对口,五斤酒顷刻下肚,面不改色,嘴不打摽。

  拿酒来,同样的酒又上两坛。贾街长又是一气将第二坛酒喝干,而巡按大人喝了三气,打了三个饱嗝,才把第二坛酒喝完。

  拿酒来,贾街长一时喝得兴起,双手捧起第三坛酒,刚要动口,巡按大人说话了,我等公务在身,不能再喝了。其实,他心里话说,文喝就这么凶,武喝还不知道多粗野哩。

  贾街长说,俺这里的风俗是文喝三坛净,武喝一扫光。鄙人见到大人乃三生有幸,我陪您喝个一醉方休。说罢,将第三坛酒一饮而尽。

  来日方长,后会有期,巡案大人话语里已有几分醉意。

  甄县令见巡按大人上眼皮和下眼皮已开始打架,就来个顺水人情说,巡按大人公务繁忙,贾街长就别再相劝了,用餐,用餐。

  席间,巡按夸贾街长海量。满桌人都恭维巡按大人酒风正,德行好。巡按醉眼朦胧地说,与贾街长比如何?下官们众口一词,酒量差不多,德行还得学。

  咱的棠河酒味道如何?贾街长说话时舌根已发硬。

  好酒,尚好的酒,正在品尝当地风味小吃的巡按大人道。

  上的肯定是好酒,贾街长故意打趣。

  巡按大人也唤起兴致,脱口来了首打油诗:饮罢棠河酒,吃过挑单馍;喝了胡辣汤,赈灾心定夺。

  甄县令奉承道,巡按大人有李白斗酒诗百篇之才。

  送走巡按,甄县令拉着贾街长的手再度回到宴前,发自内心地说,你真不愧为醉八仙。哪里,哪里,甄县令有所不知,我喝的除了第一坛是酒,其它两坛都是水呀。甄县令感慨道,你这个贾街长比我这个甄县令还鬼呀!俩人说罢,哈哈大笑。

  巡按回到朝廷后,如实上报灾情,并亲赴西平赈灾,惠及黎民百姓的佳话流传至今。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