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军之死 为猖狂付出的代价

2009年07月30日 09:08来源:大河网顾晓军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抛开国企改制、分配不公……等等、等等的问题,陈国军之死,实在是为猖狂付出的代价。

  ……

  网络媒体报道:“当时的时间为11时20分。会议室里,工人们高喊‘建龙滚出通钢’,要求陈国军离开。‘通钢的事情与你们无关!’陈国军寸步不让……”

  通钢的事情,怎么会与工人们“无关”呢?陈国军,是过分地看高了自己,也过分地看低了老百姓、工人阶级。

  ……

  网络媒体还报道:“陈国军曾放出过许多狠话:‘我要在3年之内让通钢姓陈!’、‘等我上台,所有通钢原来的人一个不留,全滚蛋’……”

  “我要在3年之内让通钢姓陈!”这样的话,确实是太猖狂了。

  而“等我上台,所有通钢原来的人一个不留,全滚蛋”,就不仅是太猖狂了,而是太混蛋了!

  其实,酿成“网络舆情”的事件,多半是由于“资本”的猖狂。

  ……

  大家还记得吗?

  邓贵大,就是拿出一叠人民币,搧击邓玉娇的脸,还说“我拉一车钱来砸死你!”

  ……

  这年头,有钱人太猖狂了呵、太嚣张了呵!

  更有那茅于轼,说是经济学家,给国家出点子;可,那里是给国家出点子呵?分明要老百姓的命!或是要国家的命--要国家逼老百姓起来造反。

  猖狂,总是要付出的代价的。

  ……

  陈国军,就死了,就死在乱军中了。死了好呵!老百姓,解脱了--少了个催命的坏种。

  媒体报道:“陈国君家属们表示,希望政府部门给个说法,严惩凶手。”

  这真是胡闹、要挟!人山人海的,哪来凶手、谁是凶手?

  非要说出个凶手,我顾晓军以为:那就是陈国军、是他自己!陈国军,为他的猖狂,付出了应付的代价。

  因此,我想到:茅于轼,是躲在网络的后面;如若他敢出来,那也是要被老百姓打死的。

  ……

  也许,有人会说:你顾晓军呢?

  我也得死,我也很嚣张。但,我不会被老百姓打死,而是被资本家打死。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