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们一个安静空间追思季老

2009年07月31日 09:14来源:大河网刘道彩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一代鸿儒季羡林的谢世,引发世人深切的哀悼与真诚怀念。然而,一场随之而来的遗产纠纷案,却让哀伤气氛大打折扣。

  季老过世后不久,其“关门弟子”钱文忠就在博文中透露,季老生前收藏惊人,遗产系“天文数字”。7月19日,在季老遗体告别仪式尚未结束时,一“白衣女人”突然爆料钱文忠偷窃季老宠龟,操控季承抢夺财产。于是,一场早就孕育的论战平地而起。钱文忠接连在博客上发文:先揭露“白衣女人”真实身份,又指出季老前秘书李玉洁“隐匿季老20多笔存款”,“私藏季老30多幅藏画精品”。接着是李玉洁出面反驳:藏画寓所是本季老的,“谈不上私藏”;更重要的,“很多人之前没有照顾季老,现在却来对季老的财产说三道四。” ——到底孰是孰非,一时间谁人能说得清?

  按照常情,至亲之人过世,丧亲者会较长时间沉溺于悲痛与怀念里,与哀悼无关的事情会暂搁一边,不会那么快念及财产的。但从季老过世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除了听到如潮的悼念,就是让人既尴尬又烦心的财产争吵。季老已去,他在天之灵能得到安寝吗?

  据报道,季老一生非常俭朴,他穿的蓝布中山装,因为时间过久,都被戏称为北大校园的一道风景。季老生前整日伏案做学问、爬格子,收藏作为其业余爱好,也作为一种调节生活的方式,伴随了老人大半生。他凭借一双文化慧眼,用省吃俭用的钱,换来了大量散落民间的艺术瑰宝。

  季老热衷收藏,那是出于一个真正文人对中国文化的尊重与热爱。据资料载,建国前后,旧时豪门为生计大量变卖藏品,北京的街头随处可见字画文玩,季老不忍心看着很多文化瑰宝就此流散,于是倾囊抢救。然而,季老倾其所有换来的宝贝,却并不为自己占有。近年来,季老已多次向北大捐赠,将一批珍贵的藏书、字画等,交给了国家。他还先后向山东老家学校、四川灾区等捐书捐款,将多年积攒的百万元稿费,在北大设立了专项助学金。

  然而,季老对钱财的淡泊,似乎并没有太多影响到身边的亲从。 据《新民晚报》报道,去年11月,失和13年的季羡林父子在重新团聚后,季老竟拿不出100元钱给小孙子(季承再婚所生)见面礼。有人因此猜测:要么是出版社恶意拖欠老人稿费;要么是季老身边,潜伏着几只“血吸虫”。这些“血吸虫”到底是谁?

  联想到以前的“盗画门”,再回到现在的遗产纠纷案,钱财,这个在生前没有给季老带来多少人生享乐的东西,死后却成了搅扰其灵魂难寝的祸源,想来真为这位善良、真诚的文化老人感到悲哀。

  请给我们一个安静空间追思季老!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