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痊愈,还有什么不可以“被”

2009年08月20日 10:16来源:大河网周 欢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2003年,甘肃省天水市瓦寨村村民李建平的邻居患艾滋病,李建平参加血液采样后也被通知感染艾滋病,他因此遭受了各种痛苦。4年之后,疾控中心宣布李建平艾滋病痊愈。此间县疾控中心主任说:“实际上,2006年从你的检测结果来看,就知道你身体是好的。”(8月20日《京华时报》)

  果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此前的 “被自杀”、“被自愿”已让人称奇,“被就业”、“被慈善”也使人诧异。如今“被”字家族谱上再添新成员,孪生兄弟“被艾滋”与“被痊愈”横空出世,印证了另外一句老掉牙的话——没有最牛,只有更牛。

  然而,这种“牛气”是没有任何人愿意主动承受的,收受不起啊。戴上了“被”的高帽,无法独立行事,不能随心所欲,永远都会被压得抬不起头,就像甘肃天水这位“被艾滋” 村民,一直都生活在无尽的压抑和痛楚之中。如果不是几年之后的“被痊愈”,或许他终有朝一日会因担忧死神的降临而身心俱疲甚至精神崩溃,不得不说这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事实上,这种“重”又不仅仅只是在于身体的不自由,更体现“被”者在精神的受压迫、不自主。一方面受到强势者的倾轧,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精神上处于被动、扭曲的状态;另一方面,与对方想比自己力量的微乎其微,无法改变和扭转自己所处的“被”字语境,失落与愤懑,又不得不逆来顺受。匈牙利诗人裴多菲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但在当今“生命”、“爱情”和“自由”随时都可能给别人加上“被”字的情形下,还那里轮得上自己用一个潇洒自如的“抛”字呢?

  荒唐的“被”字时代造就了一件又一件荒谬之事,但若“被”字继续“一语风行”下去,不知道还有多少后来人会杠上“被”的枷锁、带着“被”的镣铐。可以“被自杀”,可以“被就业”,可以“被艾滋”,试问究竟还有什么不可以“被”。这或许是印证了一句地球人都知道的广告语“一切皆有可能”。但我们不希望这种本不该出现的可能成为现实中确之凿凿的事情,因为这个真不能有!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