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为何罕闻“我有三不可用”?

2009年08月21日 08:46来源:大河网于景宁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近日,央视国际台又在播映《雍正王朝》,尽管是老戏重播,但是有不少剧情仍发人深思,给人启迪。

  雍正继位当晚,便对十年来一直隐身于其府中、为他出谋划策的智囊人物邬先生表达了“封官”之意,可是邬却明确表示:“臣有三不可用,一是腿有残疾,不宜居于朝堂之上;二是臣曾是先帝的钦犯,不宜起用;三是臣虽小有才气,但以阴谋为体,皇上行光明之道,用的应是光明正大之人。”婉拒了皇上的好意。

  至于邬先生此举是不是象一些评论者所说的是为了自保,我们姑且不论,但应该承认的是,在官场中遇到升官机会却直言自己的不可用者,却极为少见。尤其在现今的官场上,不论是跑官、买官者,还是其他一些有“高尚政治追求”的同志,在组织谈话时,哪一个不是在极力表白或谦虚地认为自己是最迟适合某个领导岗位的合适的人选,还有力陈自己有“三不可用”的吗?

  由此,笔者倒觉得,在现今的官场上,还真有必要在一些拟被提拔而又深知自己“痼疾”的同志中,提倡一点自言“我有三不可用”的忠诚、坦白的精神。这既是对组织负责、对人民负责、对事业负责,更是对自己负责。试想,某些隐瞒了自己“顽疾”的提拔对象,倘能在提拔使用前,就能如实地告诉组织:“我这个人有三不可用,一是见金钱就想贪占,而且贪得无厌;二是见女色,就思淫欲,而且荒淫无度;三是一旦权在手,就会谋取私利,而且胆大包天。”如此,虽然官当不上了,但人还可以照样做,总不至于给组织、事业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也不至于自己最后落得个身陷囹圄,身败名裂的下场吗?所以,在被提拔前向组织直言“我有三不可用”,无论对组织、对事业,还是对个人都是大为有益的。

  但是,如此有益之事,为何少有人奉行此道呢?笔者以为,此辈一是官瘾太足,朝思暮想,始终控制不了弄个官当当的强烈欲望;二是“官”的诱惑太大,深知“官”中自有“黄金屋”,“官”中自有“千钟粟”,“官”中自有“颜如玉”,“一人当官,全家享福”;三是一事当前,先提自己打算,完全置人民的利益于不顾。如此之人,一旦遇到提拔的机会,想隐瞒、掩饰、封锁自己的“顽疾”都来不及,怎么会主动向组织坦陈自己的“三不可用”呢?

  老革命家许光达当年在得知党中央、中央军委决定授予他大将军衔的消息时, 曾经几次找长期领导过他的贺龙等老首长提出降衔申请,但均未获得同意。最后在无奈之下,给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各位副主席写了一份情真意切的“降衔申请书”,力陈自己“战绩平平”、“微不足道”、“自愧不如”,坚决要求“授我上将衔,另授功勋卓著者以大将。”

  在中央军委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毛主席高扬起许光达的这份“降衔申请书”,起身离开座位,边走边说:“不简单哪,金钱、地位和荣誉,最容易看出一个人,古来如此!”看来,“提拔”,对人也是一种考验,只有对党和人民的事业无限忠诚、高度负责,才能经得起金钱、地位和荣誉的考验,才能在官位即将到手的时候,向组织坦诚说出自己的不足和与其他同志相比的差距。

  对许光达此举,毛主席曾赞誉道:“这是一面明镜,是共产党人自身的明镜!”我们希望每位有进步要求的同志,都对照这面明镜照照自己,如果自己确有一些组织不了解的问题或存在一些不适合当任某个领导职务的毛病,那么,在组织拟提拔自己的时候,就应如实地向组织说:“我有三不可用。”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