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生韩寒,何生宋浩浩!

2009年09月04日 09:30来源:大河网邵 昆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看完宋浩浩的最新小说《双山》,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正如老子所云: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我终于明白当下热闹的文学圈缺乏的是什么了,正是作者那种对文学创造的执着追求和那种对理想的艰苦实践所产生的厚重感。面对这本《双山》,我震惊得几乎不能动弹,作者那种裂纸欲出的大手笔,竟使我忍不住一次次的在小说中寻章摘句,每次看到绝妙讽刺的句子,就想是否有神灵活在作者笔下下,使人有余音穿梁,三日不绝的感受,因为它像极了钱钟书的《围城》。

  这段话在很多论坛跟帖中很熟悉,但我用在这里,却是发自肺腑的。《双山》的腰封上提到这本小说是大学版的《三重门》,我突然想起周立波在海派清口《笑侃三十年》讲过的一个段子,人家要让周立波跟郭德纲同台表演,周立波拒绝了,他说“喝咖啡的能跟吃大蒜的弄在一起吗?”(大意如此)当年韩寒靠《三重门》声名鹊起,被誉为堪比《围城》的一本奇书。时过境迁,回头再看一下那些赞誉,言过其实了。一手把韩寒推上神坛的赵长天,有次到南京一中宣传《萌芽》杂志时说了段话:“韩寒正直、敢说,虽然不是每句都对,有时有些偏激,但年轻人允许有这个缺点。他有才,但现在写作都不太认真,是率性,随意写作。他的兴趣点在赛车和对社会发表看法上。”赵长天首先错把敢说话也当成文学了。他说完这话已经好多年,韩寒有没有写出更好的作品,大家都有目共睹,他的作品真的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才华停滞在《三重门》时期,再无进展。或许他去玩赛车玩唱片玩美女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用各种热点娱乐事件还能维持当年靠写作获得的幸名,以后不管作品写得多么烂,总会有市场需求,毕竟他曾经是一个叛逆时代的代表人物。

  与此同时,一个潜心于文学创作的80后,不玩叛逆,不玩赛车,他老老实实的上学,高考,读书,工作,写作,如今捧出这本沉甸甸的《双山》,相信看过此书的读者都会有此感慨:这才是一本真正意义上向钱钟书老先生致敬的书。这本书和《三重门》里那种中学时代稚气的叛逆比较起来,孰重孰轻,一目了然。宋浩浩把小说背景放在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角落,用几近刻薄的语言,对享有知识话语权的所谓社会精英,进行了无情的揶揄和讽刺,对人性内心心理活动的挖掘,可谓入木三分。比如京华大学的处长曾芜辽找的姘头,为了能顺利扶正,不惜贼喊捉贼的把自己举报给曾太太,既诙谐幽默,令人捧腹,又完全体现了一个为了找到依靠的乱世弱女子无所不用其极的良苦用心。《双山》的背景虽然被宋浩浩放在民国时期,但就是移到当代也无妨。这或许也是宋浩浩借古讽今的高明之处,小说中那些鲜廉寡耻、跑官要官者,我们放眼望去,似乎很熟悉,而《围城》当年也恰是被定位为讽刺小说,《双山》算是一脉相承;美女主人公林涵韵他们在局势动荡中为了谋个教职辛苦奔波,一路上遇到的坑蒙拐骗手段,我们现在在各个旅游景点还依然能遇到。这样看来小说反应的绝对不是时代的悲哀,而是人性的悲哀。

  法国足球场上的坏小子坎通纳,依靠火爆的脾气和追打裁判等荒诞的行为,拥有了无数粉丝。因为叛逆是一个磁场,青春年少时代,这个磁场极具魔力,总能和自己律动的青春脉搏产生共鸣。韩寒也是讨了这个巧,刚好当时的市场需要包装出一个另类。但青春逝去,我们应该明白我们需要的不是以反叛为商标包装出来的东西,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艺术,是真正的艺术大师普拉蒂尼创造出来的那些经典镜头,坎通纳往对方球员身上吐口水的行为不是艺术,而且绝对与艺术无关。

  我跟另一个喜爱《双山》此书的读者,同时交流了对韩寒《三重门》这部小说的看法,他言简意赅的说:“既生寒,何生浩。”我希望这句话对韩寒是一个鞭策,毕竟,我曾经很喜欢韩寒。虽然他的赛车事业如火如荼,但文学之路确已走向日薄西山。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