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与万一

2009年11月18日 09:39来源:大河网海魂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有个同学说,只要有一篇文章传世,写一篇和写一万篇一样,如身上剩下一块钱和剩下一百万一样。笔者当时就驳了他,我身上只剩下一块钱,我得考虑明天该吃什么,而你剩下一百万,你就可以送孩子出国留学了。

  其实,他那句话源于“死后身上剩下一块钱和剩下一百万一样”这句话,而这句话是劝告人们不要做守财奴,死后钱是没用的,鼓励富翁们好好学习盖茨他们,趁人还活着,尽量把巨额存款贡献回社会当个慈善家。

  至于“写一篇和写一万篇一样”,其前提是要有一篇传世。问题就出在这里。历史上确实只有一篇就传世的作家,甚至连作家身份都没有的人。但哪个作家能知道自己的作品是第一篇,还是第五百篇,抑或是第一万篇传世?事实上,绝大多数作家不是为了能传世而创作,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陆游等名扬四海,也不可能写了一篇作品就收笔。虽然那首“江山一笼统”的《咏雪》奠定了张打油同学作为打油诗鼻祖的基础,但他还是写了不少打油诗。一部巨著传世的曹雪芹大师,别以为他写《红楼梦》之前双手是握锄头的,其实也不知道他写了多少文章、诗歌才最终具备了写鸿篇巨著的基础。在封建社会,每个童生、秀才,必须是吟咏了多少诗词和写坏多少毛笔用过多少张纸。

  那些画家、书法家和歌唱家更不用说了,谁不是平时都在练笔或吊嗓子?墨池、笔冢就说明了这个问题。王羲之将军如果没有把池水洗黑,他也就无法写出精美绝伦的书法作品。宋祖英将军如果没有经过千唱万吼,一开口就能震撼听众?难道她唱响维也纳金色大厅之前没有唱歌之后不再唱歌?因此说,想传世必需具备了一万,才有万一的可能。

  当然,数量与质量不一定能成正比,一万并不是说一定要写一万篇像样的文章、诗赋,而是要有无数次的练笔。绝大数作家诗人虽有无数作品,但还是默默无闻。在旧中国,几乎没有专职的作家,那些千古流芳的作家,他们并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只有那些御用文人,专门是为朝廷官府起草、抄写文件的,或是为了娱乐领导及夫人们的,如李白进宫就为皇帝的二奶杨贵妃写了不少甜味不亚于荔枝的诗歌。还有奉旨填词的柳永柳三变朋友,因为说当官不如填词,激怒了皇上,叫他别当官去填词好了。柳词人只能“奉旨”到妓院填词给歌妓演唱,换点伙食费和房租。他更没想到,这些含有一点点咸味的柳词经妓女们一唱,唱进了教科书,唱成了名词。

  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此话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不怕写万首诗,如果写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首,恰恰能传世的第一万首没写出来,不是前功尽弃吗;或者说,不怕写万首诗,万一能万里挑一传世,那不是够本了?李白同志出川的时候,带着二十万两白金顺流而下,他可能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诗作千古不朽,否则,他何必整天请人或被请聚朋会友吟诗作对?他也就不会写出送汪伦这首没有多少艺术性的诗来了。汪伦同志是个善于搞宣传工作的县委书记,当他获知著名诗人李白同志来本县采风,毅然放下工作和诗人游山玩水喝酒唱和探讨人生价值诗歌道路。李诗人要走了,汪书记还专程送到码头,甚至当众唱起了“送战友”,跳起了街舞。看看我们现在有哪个书记、县长亲自把诗人送到车站的?李白同志为汪伦书记的热情所感动,临走前就留下了“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诗。没想到,这首应酬之作被汪伦书记一炒作,居然传唱千里流传千年,连小小芝麻官的汪伦的名字也随之不朽。赚大了,亲爱的汪伦书记。

  像我们这些没有多少艺术天赋和有没有进取心的人,当然无法写出千古佳作,但为什么还要写呢,甚至乐此不疲?各人有各人的爱好和想法,而笔者写诗是为了消磨时光和娱乐。2008年在岭南诗社第19次中青年诗词创作研讨会上,笔者发言道:我写诗歌、诗词,都是为了玩。只有玩,才玩出艺术真性情。不怕写不好,就怕不懂玩。当时鲁迅先生发表《阿Q正传》,不就是写着玩的,大不了换点稿费,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篇小说居然那么受欢迎。我们不能和鲁迅先生相比,但可以自娱自乐,总比整夜斗地主打麻将、唱卡拉跳艳舞、摇骰盅灌啤酒省钱又省事,何乐而不为?反正也写不出好东东,无所谓一万还是万一了。

责任编辑:张培君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