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过岁月的面庞

2009年12月11日 10:32来源:大河网杨井峰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清晨,踏上北去的列车,满眼的浮华,渐渐消散,如野的广阔,涌入眼帘,心早已被这般静谧征服,就好像是闭上双眼静静聆听久石让的钢琴曲《天空之城》那样,让人怡然自得,也好像是附和着江珊的《梦里水乡》那样,让人久久不能释怀,还好像是在蓝蓝的天空自由翱翔,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而我却终究背负着北去的行囊,无法自由、无法自在,渐渐地风从脸旁吹过,顺着风吹过的方向,转目而视,远方薄雾下的巍巍青山愈发青翠,涓涓细流潺潺而下,是柔美,亦是平淡。

  列车中,三三两两的同行者,谈论着琐事,一群高中生对足球的谈论,深深将我的思绪拽入多年前,我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谈论,自己早已没有了那份挥斥方遒的气概,也没有了那份关心事事的热情,留下只有默默等候命运之神的处置,突然发现自己很悲哀,很无奈,岁月不仅仅改变了容颜,更改变了心态,将自己与以前撤撤底底做个了断,风从岁月的面庞吹过,我看着古城墙上的斑斑痕迹,是毁灭,更是万劫不复。

  这一刻我陷入了沉思,青石板、乌篷船、朱雀桥、乌衣巷,早已定格了梦里水乡的景致,灰白的色彩勾勒出一幅幅淡淡的水墨画,石阶埠头上的浣洗,乌篷船的袅袅炊烟,青石板上的斑剥字迹,如同隐士的追求,在静谧之后,只能留下“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的沧桑,当微风从岁月的面庞吹过,留下只有智者的灵魂,留下如当年隐士的文字,清婉、秀丽而又带着淡淡的忧愁,一字一句的敲击人的灵魂,是水乡,更是梦里水乡。

  风吹过岁月的面庞,我的记忆,在这条北去的路上再也没有了从前的色彩。

责任编辑:张培君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