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敲诈是政府维稳的怪胎

2010年05月07日 07:30来源:大河网郭兵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一个老农民,拿着一纸法院判决,不断上访,反映村里占了他的土地。他不会想到的是,同一家法院,如今判决他“敲诈勒索政府”,有期徒刑三年。这样离奇的事,发生在山西省吕梁市临县。(5月6日中国青年报)

  农民敲诈勒索政府,这样的判决在雷人的同时,恐怕更令人愤怒:这不是典型的“欲加之罪”吗?一个“身单力薄”的农民,何来胆量敲诈“有权有势”的政府?世人皆言胳膊扭不过大腿,虽然随着社会的进步,现在“大腿”也不敢放肆的欺负“胳膊”了,可还不至于竟然反过来,农民动辄去“侵犯”政府吧?

  虽然农民敲诈政府如痴人说梦般荒诞不经,但还是堂而皇之的扑面而来了,这不得不让人感叹有关部门的厚颜与无畏。其实,敲诈政府罪也并非山西临县的首创,就在前不久,河北沧州就曾判决多起“农民敲诈政府”案。但从沧州到临县,其“案情”却几乎如出一辙:先是农民有冤无处伸,走向上访路;接着政府为息访提条件、开价码;一旦农民上钩,接了钱,签了字,政府便可反咬一口,倒过来状告农民勒索敲诈,让其既断了上访路,又失了自由身。整个剧情,颇像一出“信访版”的钓鱼执法。

  通过以上“案情”脉络可以看出,披上法律外衣的“被敲诈”,不过是政府息访手段的一个创新,是维稳压力下的怪胎众所周知,近年来,地方政府在维稳的巨大压力下,为了应对所谓的“非正常上访”,五花八门的“非正常息访”也在不断涌现。或围追堵截,威逼利诱,恩威并施,或设法关进精神病院,强行送入所谓的“法制培训班”,手段日益增多,花样不断翻新。从沧州到临县的“被敲诈”,不过是地方政府跑偏走样的又一息访手段而已。

  不想着从根本上解决上访人的合理诉求,却去千方百计的压制乃至陷害对方,妄图以此达到息访的目的,地方政府的这种努力,显然是选错了方向。因为它看起来是为了解决问题,实际上却在不断制造新的矛盾,从而使干群关系更加紧张,事态日趋恶化,最终只能使问题更加难于解决。

  河北沧州的“农民敲诈政府”案,在舆论压力和省高检的关注下最终撤案了。令人感到荒唐的是,临县法院非但没有吸取这一教训,法院院长甚至还以“各人有各人的理解”来辩解。敢问院长大人:如果法律可以有千人千面的不同“理解”,那和任人拿捏的橡皮泥有什么区别?法律的公正和威严又如何体现呢?

责任编辑:张培君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