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势农民敢敲诈政府吗?

2010年05月07日 15:14来源:大河网黎仲阳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黎仲阳

  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受宪法保护,通过上访途径获取更是正常途径,而这两样神圣的东西,却让合法公民变成了敲诈政府的罪犯。

  山西吕梁临县兔坂镇农民马继文上访反映自家土地被强占,没想到被判"敲诈政府"获刑3年。当地政府称,马继文多次上访,“索要赔偿150万元,至少不低于80万元”。对此,马继文女儿称“父亲只想要回我们的土地,要赔偿都是赌气说法”。(《中国青年报》5月6日)

  提到敲诈,谁都不陌生,在影视作品里也经常看见,犯罪分子拿对方的私密或劫持家人作为筹码,从而进行敲诈勒索。而一位农民敲诈勒索地方政府,实属少见。

  对于“敲诈”,《现代汉语词典》第1020页解释道:依仗势力或用威胁、欺骗手段,索取财物。是通过非法手段,获取非法利益。这项罪名加以马继文身上,难免勉强。

  马继文并非依仗势力和威胁、欺骗,而是凭借自己保护私有财产的权利,索取自身的合法利益。自从马继文通过合法途径承包的荒地被强占以后,马继文多次上访,要求获得赔偿或归还土地。2008年12月15日,临县“为了缓解非正常上访造成的政治压力”,双方达成协议,马继文保证过年前不去上访,政府方给他6600元。而在不到50天后的2009年2月2日,他在法院判决书上已经是罪犯了。

  在马继文看来,他接受的金钱,是换取自己“年前不上访”的正常所得,也是和政府达成的协议。而当地政府却以此作为证据,判他有罪。其中是不是有猫腻,是不是“政府钓鱼行为”,只有政府当事人知道。

  本来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又是正当的上访途径,结果被判“敲诈政府罪”,这是马继文所没有想到的。对于装扮成弱势群体的临县法院,还不忘对“敲诈罪犯”进行道德侮辱,称马继文是“利用了其对形成上访条件的熟悉”,对政府的敲诈。把一个维权农民丑化为一个阴谋者。

  “敲诈政府罪”并不是临县所特有的,它和去年沧州南皮县的两起“敲诈政府”案、近日的峨眉山“要挟政府”事件如出一辙,更是继承关系。这项罪名的荒唐之处,是没有分清政府的职能和性质:政府机关是由公民让渡权利组建的,天然接受公民监督和批评,更是公民利益纠纷的仲裁者和执行者,但政府机关并非具有人格,也并非是法人机构。有了这两点,公民敲诈政府,只能是某些官员的天方夜谭,不能见光。

  如今,政府之于公民,还处于强势地位,弱势公民不断上访,明知有重重困难,却“偏向虎山行”,为的只是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是公民的最后希望。而临县法院不但不展开调查,做出公正判决,维护公民权益,却将马继文的“救命稻草”强行夺去,还抛在“深水”中,不但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还可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以致怨气集聚,最终爆发,危害社会稳定。临县政府应该权衡一下是否值得冒这个险了。

责任编辑:张培君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