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借读证明”咋就不能人性化一点?

2010年05月10日 15:24来源:大河网王艳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城市对外来工子女入学设置种种“障碍”一直饱受诟詈。现在虽然取消了“借读费”,但由于户籍壁垒的“顽固存在”,“城中村”孩子要上学仍有不少有形或无形的掣肘。据《京华时报》报道,一名7岁的山西女孩王彦因在老家得不到父母照顾,便与在北京卖报的姑姑住在一起。姑姑想让王彦上学,但广内大街街道办却说“姑姑不是监护人无法开借读证明”,所以王彦不能在北京上学。(5月7日)

  以“姑姑不是监护人”为由拒开“借读证明”,是一种变相的“户籍歧视”。因为根据《民法通则》对“监护人”的界定,父母等近亲属以外的“亲属或朋友”只要自愿承担“监督责任”,经所在单位或者居委会、村委会同意,可以担任监护人。那么,报道中愿意把王彦养大的姑姑,其实是可以算作其监护人的。“无监护人”只是当地街道办的托辞而已,背后还是根深蒂固的“户籍歧视”在作怪。

  其实,即便未成年人真的没有监护人,其所在社区或居委会也应承担起监护人的职责。这是国家对公民应尽的责任。面对7岁王彦的上学愿望,当地街道办的“拒绝”未免过于冷漠。也许,面对这个“特例”街道办确实没有“通融”的权限。可是,这种过于“刚性”以致冷漠的“借读证程序”无疑“纵容”了各种变相的“户籍歧视”。

  在如今,越来越多农民工涌进城市,跟随其到来的“孩子们”也越来越多,情况可能更加复杂,因为不可能每个孩子刚好就是和其“直属亲属”住在一起。所在地政府不应过于“拘泥”于“条条框框”,而忽视了自身在保证未成年人享有平等受教育权上的责任与义务。那么,面临这些“变化着”的情况,所谓的“借读证明”的程序是不是应该从快从宽的简化下呢?毕竟,“借读证明”的初衷是方便对外来人员管理,其不应成为一些地方“阻碍”城中村孩子入学的借口。

  在“借读证明”这一本身就包含着“歧视”成分的“规定”尚不能废除的情况下,我们有理由要求它变得更人性化一些。(作者:王艳春)

责任编辑:许会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