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证”管理为何“内外有别”?

2010年05月10日 17:17来源:大河网王艳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日前,昆明《昆明市居住证管理规定(草案)》中规定,外地人在当地如果没有居住证,就找不到工作,租不到房子。而房主和雇主如果违规将被处以最高5000元的罚款。(5月8日《中国青年报》)

  印象中的昆明气候温和,四季如春,是个适宜居住的城市。想必,不少人都想过或正在想着去昆明打拼,以期留在“春城”。可是,这个“没有居住证,就不能工作、租房子”的规定,势必会浇灭这些梦想着“昆漂”者的热情。一个美好的城市,却因这个霸道的“证件壁垒”而显得突兀而冷漠。

  现代社会,人口自由迁徙的趋势不论从国际还是国内来看,都是不可抵挡的。而保障人们自由迁徙的权利,力图祛除不同地域间人口流动的障碍,也是政府应尽的职责和义务。其实,我国对公民劳动、自由迁徙权利的保障,在《宪法》和《劳动法》中都有明确的规定。劳动、居住和自由迁徙的权利都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容侵犯。而昆明的“新规”,显然与根本大法的“精神”相抵牾。

  用一纸“居住证”来束缚人们在昆明追求幸福生活、实现自我价值的脚步,本身在法理精神上就说不过去。何况,这个“规定”实行的还是内外有别的“双重标准”。草案中说“国外及港澳台人员不适用本规定”。按说,境外人员的信息更加不确定、难掌握,比之大陆公民,他们似乎更应受到“居住证”式的管理。实际却是,对他们“法外开恩”,倒是大陆公民“如果没居住证,连个落脚的地方都不能有”。内外有别,厚外薄内,这种不加遮掩的地域歧视,让人很受伤。人们不禁要问,难道大陆公民就低人一等?

  当一个政策实行的是“双重标准”,而又不能给出“区别对待”的合理解释时,其正义性是受到怀疑的。“双重标准”只是该项规定的“硬伤”之一,“地域歧视”其实写满字里行间。如果说,“纸器时代”下“居住证”抓着“流动人员多、方便管理”的“理由尾巴”仍有存在必要的话,将其作用放大到“无它甚至不能住宿”的程度,则根本无理可循。这种过低的管理门槛,已经触碰到公民尊严与自由的底线。没有居住证,也许不能干一些事情,但“这些事情”绝不应该包括“找工作和住宿”。因为当“讨生活”和“歇脚”都必须得到公权力认证才可行时,那么又有什么是公民自己能决定的呢?或者说以后我们是不是还得开“正常人证”,否则随时都有被扭送到“精神病院”的危险。

  过低的管理门槛,反映出政府服务意识的溃退。居住证的作用突破其应有界限,只是“以管理替代服务”式行政观念的表征,背后其实是公权力对“私权利”的蚕食。当人需要靠证件赋予价值,衣食住行都需要证件开道时,异化的不仅是人,而且是整个社会,公共的福祉会在证件的恣意跋扈中被消磨殆尽。请问,连住宿也要另开证明(身份证不管用)的昆明,究竟如何让老百姓活得更有尊严?(作者:王艳春)

责任编辑:许会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