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童惨案的解决之策

2010年05月18日 08:47来源:大河网黄陈锋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自今年3月23日福建南平发生杀童惨案以来,不足两个月间,在广东雷州、江苏泰兴、陕西南郑相继发生多人死亡的杀童惨案。惨案频率之高,凶犯手段之冷酷,可谓亘古未有。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凶犯把屠刀伸向花骨朵般可爱的孩子,人沦丧尽,惨无人道,称为恶魔亦不为过。凶犯大多是30岁到50岁之间的男子,失业,单身,长期得不到爱,即使不是被侮辱被损害者,至少也是失败者。但无论他们遭受过多大的冤屈,把仇恨的刀锋朝向无辜的孩子,已经配不上“人类”二字。

  不过,坊间流行一种朴素的复仇观:有本事就去杀欺负你的人,你找孩子垫背,算什么英雄好汉!几年前提刀进警局杀死文职警察的杨佳,不时被人提起,虽然当时遇难的警察并没欺负过他。确实,杀害强者要比杀害孩子难度更大,但同样都是残酷的暴行。人们应当为自己曾那样想过感到羞愧。“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甘地已用血肉之躯证明,化解仇恨唯一有效的途径就是远离暴力。

  也许他们是有冤屈,找不到工作、找不到老婆,房子面临强拆,有冤无处诉,拿瓶汽油上楼自焚,人家说“你点火,你点!”,没有人在乎。为了公平公正,他烧死了自己,人家还可能说这是拿汽油暴力反抗,伤到了别人。须知公正公平只是社会学家杜撰的乌托邦,接受现实才有可能逐步改变现实,反抗是为了讨价还价,不是寻求毁灭。

  现实中,这些失败者往往既没有议价的能力,又没有议价的习惯和耐性,所以总是失利,他们沮丧、懊恼以至于愤怒、绝望;在金钱社会中,这些情绪很容易被聚焦放大。其实,应该拥抱这种失利。一个又一个失利,形成累加的强大舆论,终将促成游戏规则的改善,这是社会进步的规律。尽管它看起来很慢,但似乎是唯一不粗暴且有效的办法。

  古代中国的民间社会比较发达,除了“青天大人”,地方上有名望的乡坤、举人,也可以给他们主持公道。在现代社会,一切只能交给司法机关。司法公正,是社会安全的最后一道闸门。

  那么,怎么安抚社会竞争中的“失败者”?应该最大限度地确保司法公正,给他们开辟司法救济的渠道;派出大量的社区工作者深入社区的细部,帮助失败者重新站起来;教会他们抱团取暖,组建志愿者组织,分享彼此的快乐与悲伤,让他们感受爱、学会爱,消除仇恨,总结议价的经验教训,理性维权。

  媒体详尽报道杀童惨案固然遵循新闻的价值规律,只是,对凶犯身世的大篇幅“揭密”,无意中给大众造成了误导,仿佛身世的不幸与反社会行为,有着某种值得同情的因果关系。媒体应该明确告诉大众和潜在的凶犯,制造恐怖行为是违背人道和天道的。此外,不少报道都渗透了人文关怀,把凶犯当作“人”而不是异于我等的“禽兽”,这彰显了这个社会的文明水准。凶犯是病态社会的“孩子”。

  对校园安保警力不足的过分苛责,亦在人们心中形成一个错误的图景,仿佛孩子周围凶犯四伏。这既增加了家长的焦虑,又从舆论上助长了凶犯的作案动机:大家这么害怕,看来这个杀童反社会行为真能达到恐吓社会的效果。

  适当加强校园安保的确是当务之急。但重庆市政府投入12亿安保资金筹建校警新警种,只能沦为藩外奇谈,除非对孩子实施24小时武装看护,否则有心的凶犯总有可趁之机。如果孩子们只能在特警的保护之下才能玩耍,他们不会快乐,社会也谈不上健康。

  其实,解决杀童案之策已很清晰:精神病人必须依法有效管理;有反社会倾向的人群可以被引入正途。

  作者黄陈锋

责任编辑:张培君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