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案笔录外泄露出了“权力互惠”之羞

2010年05月21日 15:27来源:大河网高福生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河北邯郸市曲周县张丽平被曲周县河南疃镇党委原书记石建设强奸后,到案发地邯郸市丛台区公安分局刑警一中队报案后做了询问笔录,详细描述了被强奸的整个过程。但这份笔录却被人贴满了县城大街小巷。为此两年来,张丽平多次找到丛台区、邯郸市等各级检察机关、公安机关纪检部门反映情况,但一直没有结果。(5月20日《中国青年报》)

当看到县城的街道、广场的电线杆上贴着的、树上挂着的、地上扔着的,全都是非常详细的强奸过程全记录时,张丽平懵了,如同在大街上被人剥光了衣服,无地自容,“眼泪刷地就下来了”。自那以后,不大的曲周县城几乎人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世代祖居这里的家人和亲戚也为此受到了严重影响。为此,张丽平精神失控过,也自杀过。众所周知,强奸案询问笔录涉及到公民的绝对隐私,办案机关应该严格保密。此类案件在审理过程中,也常因隐私问题多采取“不公开”的方式进行。可新闻告诉我们的是,此案在犯罪嫌疑人批捕前,询问笔录就已流出了——事发后1个月左右,石建设找到张丽平求她撤案,并拿着手里的一份材料对张说:你报案时的询问笔录我都拿到了,你还告什么啊?面对张丽平“究竟是谁外泄了我的询问笔录,又是谁将它四处张贴”的奔走呼号,明眼人一看就是“秃子头上的跳蚤——明白着的”,可“有关部门”竟然视而不见,装聋作哑,听任张丽平在大庭广众之下再次“被强奸”。人们不禁要问,权力是如此地骄横和傲慢,公民还有什么隐私可言?“立警为公,执法为民”在当地公安队伍中不过是一句空口号罢了。在我看来,此案的“谜底”并不复杂,从办案民警王永志“当时只有丛台区公安分局的相关领导调过卷,别人再没看过”的表述中,只要“顺藤摸瓜”,要揪出“内鬼”比动辄“跨省抓捕”要容易得多。“有关部门”之所以相互推诿,不当回事,乃是因为张丽平是一个弱女子,犯罪嫌疑人石建设是官场中人,在当今这样一个关系社会里,或有权或有钱,自有人为其“推磨”。一个简单的问题非要等到媒体公开曝光才“高度重视”,这几乎成了当下一些重大公共事件的“定律”。笔者相信,有《中国青年报》“持续关注该案的进展”,受害人张丽平两年来的苦苦追问或许尽快就会找到答案,“笔录门”的真相也会“水落石出”,亦会有相关官员受到追究。需要反思的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责任编辑:许会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