撺掇骆马湖改名是一种“文字洁癖”

2010年05月24日 09:37来源:大河网周欢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作者:周欢

  江苏宿迁有着千年历史的骆马湖最近闹起了一场“改名风波”,有人擅自把湖名改成了“马上湖”,原因据说是因为“骆马”谐音“落马”,“犯了忌讳”。(5月23日《扬子晚报》)

  如果说既好听又吉利的名字之所以会受到人们青睐,在于它能够满足公众某种特定的心理需要,那么当一个地名冲撞了某些群体特别是掌握社会资源者的“忌讳”时,难免会陷入改名的尴尬纷争之中。

  前不久,一些人嫌石家庄是村庄用名“土而不雅”,极力撺掇为其“正名”,所幸的是,这场改名风波因当地政府“不宜更改”的回应而渐为平息。只不过,浮躁之气裹挟下的改名之风在我们身边从未走远。就在当下,海南三亚的田独镇也准备更名为“吉阳镇”,主要原因无非是“田独”不吉利、“吉阳”更吉祥。

  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名字代表着一个语言符号,其最基本的功效就是用以区分、辨别不同事物,从而减少和避免沟而不通、产生误解。除了约定俗成,很多地名也承载着一定的意义和内涵,比如“田独镇”名字中的黎族风情,“骆马湖”一名里的古老传说,此种独特的历史文化意蕴,本身就值得尊重和珍视。

  更何况,将“骆马”与“落马”联系在一起完全属于主观性臆想。科学精神拒绝迷信思想,骆马湖不会因为谐音“落马”就真让某人落马,也不会因为改名“马上湖”就马上行好运。该湖千百年来沿用此名都相安无事,又何须煞有介事地与之较劲。尽管将湖名改为“马上湖”是策划人士的“个人行为”,并非当地的“官方意见”,但谁怕“落马”,谁想“行运”,应该是不言自明。

  即使真要改名,为此付出的成本也是不得不考虑的。当一个地名进行更改,涉及它的地图、地标、线路等都需同步跟进进行修改。而由此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总和,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如为某些人心理自慰的需要就随意更名,非但不会带来什么吉利,反而可能造成劳民伤财。

  针对时下劲吹的“改名风”,《人民论坛》杂志不久前曾发文说,“城市改名一要认真对待,不能一窝蜂大家都来改;二要慎重,如果确有必要的话,相关部门就要放行。一个城市名字都不能改,这是很荒唐的;每个城市都改名,这就更荒唐了。”不仅是城市名,其他地名亦是如此,宜慎重再慎重。

  俗话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更改地名是一件大事,没有绝对的必要就无需进行,不能仅仅为满足某些特定群体的“文字洁癖”就怂恿改名。若更名只为图吉利,与小品中把兑水酒改口叫“宫廷玉液酒”的做法又有何区别?

责任编辑:张培君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