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排名,不如公平教育资源

2010年06月22日 10:49来源:大河网雷钟哲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陕西省教育厅近日下文,严禁学校以任何形式统计、公布学生中高考信息,不得用中高考成绩,对市县区及学校、教师及学生,进行排名与奖惩。(6月20日《西安晚报》)

  与省教育厅严禁的情形相反,这些年来,学校以中高考成绩论英雄,恐怕是流行的规则。这也难免,谁让学生现在是教育产业的产品呢?既是产品,就要对产品的品质和数量进行考量。而在以考试成绩作为衡量教学优劣尺度的今天,成绩的排名就有了来自几个方面的积极性。——首先,学校想以此排名,获得更多的优秀生源,有了生源,学校就不愁银子进帐;其次,家长想以此排名作为孩子入学的参照,就算无力选个好的学校,也不至于落入最差之中;第三,学校排名便于宣扬地方政绩,排名靠前的学校,自然是地方的一张名片,就像北大清华是中国的名片一样。以上三点,加上中国几千年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观念,造成根深蒂固的“状元情节”。而排名之后,就是对“状元”的大肆炒作。过去常常见到一些学校门口,横幅高悬,不是祝贺自己学校出了状元,就是祝贺有多少人学生考入了重点院校。这情景,很有点母以子贵、校以生贵的味道了。

  考试成绩排名、炒作的弊端有目共睹,它在对各种第一追捧宣扬锦上添花之后,使应试教育的发条愈拧愈紧。一些培养出状元、准状元的学校,名声鹊起身价倍增,有了择优录用、高价收费的资本,加剧了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公。同时,社会的人才评价系统,也越来越背离科学精神,似乎“文凭=才能”。然而科学就是科学,来不得半点的虚假和浮躁。状元再怎么风光无限,仍不等同于栋梁之材,充其量是成材的苗子。相反,不是状元的其他学子,未必不可雕也。倘论状元,鲁迅不是,华罗庚、杨振宁都不是。鲁迅平生得到的最高文凭,仅相当于现在的中职技校(江南路矿学堂),后来公派赴日留学,上的仙台医学专门学校相当于现在的大专,况他也只读了两年,没能拿到“大专”文凭,但这并不影响鲁迅成为蜚声中外的大学教授。他的人生成果,使多少代人饱受教益。同样,数学大师华罗庚,兜里只有中学文凭,也跟状元相去甚远。杨振宁博士一次笑谈,若论考试成绩,他和他的助手们都算不上“好学生”。由此可见,炒作考试排名,除了隐藏其中的商业利益以外,毫无价值可言。正由于此,一些城市甚至以地方立法形式,禁止进行考试排名。

  但是还要看到,只要有高考存在,只要把成绩作为高校录生的唯一条件,只要社会继续把所谓“天之骄子”的桂冠戴在大学生的头上,只要考不上大学的学生仍被看作学校的“废品”,想让学校不去排名都不由你。就算官方不去排名,在老百姓的心里,也会有一本民间的排名顺序。何故?谁敢让孩子输在高考赛场啊!所以,与其禁止学校排名,禁止以高考成绩作为学校、教师、学生奖励的条件,不如公平地分配教育资源,让学校具有大体相当的硬件环境,而把民办教育放开,教不厌精,育不厌细。人家只要条件许可,哪怕孩子去读贵族学校,乃至留学国外。但如果在义务教育环节,人为的扩大学校差距,让受教育权绝对失公,就明显的缺乏正义。现在别说是高考排名,从小学开始,排名不也在孜孜不怠吗?

责任编辑:许会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