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体育
 
 

白洁:个别队员大牌自居 抽烟酗酒泡吧打破脑袋


http://www.dahe.cn 2005-06-06 15:20:39  《足球·劲体育》  记者 王伟
  河南报业网讯 白洁下课!这个惊人的消息在6月5日女超联赛第二阶段开打才被记者们捕捉到。5日下午,记者走进了解放军体育学院体工队。当她得知有队员说她是被勒令下课的时候,白洁坐不住了,她显得非常气愤:“我是自己辞职的,我提出辞职的原因很简单,我不是能力不行,现在的工作环境实在是困难重重。”白洁说。“八一女足这个队简直是个黑洞,现在这种情况我只能是辞职,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下去了,现在我已经向上级打了转业报告,我要离开!”随后,这位中国女足的重量级人物以极其气愤的语气开始了自述。

  我不是能力不行,个别队员以大牌自居,有形无形反对我

  我是5月18日向上级领导提出辞职的,在这支队伍里我真是没法继续正常的带队了,这个队的环境是我早先没有想到的,个别队员根本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军人,军人竟然有那些恶习,作为球队的教练我无法容忍手下的队员放纵自己。

  我一直有伤病,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今年4月初的十运会女足预赛时,我当时正准备手术,那个时候八一女足实力不是很强,体工队特别希望队伍能进军十运会的决赛圈,当时军体院体工队大队长陈国强一天几次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回到队中带队打预赛,为了集体的利益我回到了队中,并且上场参加比赛,最后我们队进入了4强,也进入了十运会决赛圈。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们队的个别队员没有改变原来的作风,依旧我行我素。个别运动员抽烟、喝酒、夜不归宿、甚至还酗酒,而且是在比赛前夜,这些恶习我一直是非常痛恨的。所以我在这个队里一天,就绝对不会向这些恶习低头,我要铲除恶习。要知道这里是军队的球队。

  我是一个刚刚退役不久的教练,平时我对训练和比赛的要求非常认真。有时候我研究比赛录像和进行教案准备到凌晨两三点钟,为的就是搞好队伍的训练比赛。这么多年来我在国家队和美国大联盟学到的东西,可以帮助我更好地和队员沟通,把我的经验教给队员,这样可以让她们有更多的收益。

  但是到了后来我发现我的想法错了,因为队里有人在有形无形中反对我,个别球员以自己是大牌自居。说是大牌球员那还是孙雯、刘爱玲、温丽蓉,现在的这些队员还根本不可能和这些球员相提并论。

  有的球员比赛前夜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比赛时上场根本站不稳

  喝酒、抽烟、泡吧对运动员来说没有好处的,尤其是现役的女运动员,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队的个别运动员竟然都喝疯了。几乎是天天喝,从酒吧到饭店到处可以看到她们的身影。虽然她们是运动员,但换上便装和普通的女孩差不多,谁也不会发现她们是军队的女足队员。甚至她们在比赛的时候还在喝酒,那就是酗酒,比赛的时候竟然是晃悠悠的,这种状态直接导致过我们队输球。

  我执教有这样一个原则,那就是:人品第一、比赛能力第二。但我们的个别队员竟然在比赛地或者在平时的备战训练时,都喝的是酩酊大醉。举一个例子,前段时间在天津进行女超联赛的时候,八一女足的个别队员在一场比赛的前夜出去喝酒直到凌晨才回到队里,第二天比赛出现了非常让人气愤的一幕,一个球员在接球时突然腿一软站不稳摔倒,这样被对方队员抓住这个机会直接单刀破门;还有一个队员在进攻中带球竟然被自己的假动作给晃倒了,后来我才得知她们是头天晚上喝得太多了,第二天在场上不清醒,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和节奏。这种队员太让人气愤了,当时我就立即把这样的队员换了下来。

  有一次,个别队员出去泡吧,竟然在酒吧里和别人打了起来,回来的时候一个队员脑袋被“开瓢”,这在军队的女运动队里是何等严重的情况啊。就这些事情我说过她们,可是她们又有谁听过呢?还有个别队员酗酒真是太厉害了,她们把酒拿到宿舍里喝,房间堆满了酒瓶子,甚至连厕所里都堆了很多酒瓶子。有的时候我扪心自问:这难道就是我们军队的专业女运动员吗?她们真让我们球队丢脸。

  我们队有关纪律的16条规定,个别队员甚至连一条也做不到

  2004年9月21日,八一女足下发了一队管理规定,明确队员非特殊场合不许喝酒,一律不许抽烟。就在2005年的6月2日(也就是我辞职之后)体工队又下达了10条重申规定,明确了不准当面顶撞、不搞背后议论、不搞小圈子、不拉帮结派的规定,还明确不酗酒、不赌博、不进酒吧。不过我可以这么说,那些规定个别队员甚至连一条都遵守不了。

  有的个别队员根本不向教练请假就可以擅自不参加训练,当我向大队长汇报时,得到的结果是:“她可能在家休息吧!”我要求队员一直是守时、按照计划进行训练,没想到个别队员竟然公开违反规定。我是一个想干事业的教练,无论在我做队员和教练期间我都是严格要求自己,这个地方真不是我干事业的地方,在这里我实在是走不了更远的路。

  领导竟然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我是个爱憎分明的人

  这个队里绝对可以用人整人和人啃人来形容,运动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尤其这还是军队的运动队。

  球队是要成绩的,这一点任何教练都是想要的,我就是太老实、太善良了才造成了现在我辞职的情况。俗话说老实人受欺负,在这个队里我觉得谁更恶毒、谁更狠、谁就可以生存下去。我可以总结我在这个队里的感受,那就是:卑鄙、龌龊。

  个别队员比赛前喝酒,去酒吧,甚至在酒吧打架,而且还有无故不训练的情况,这是大家都很清楚的事情了,但当我把这些情况向队长汇报时,他竟然说我太认真了,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行了吗?主管领导在工作上不支持其实是我最大的痛苦,他不支持我,那我的工作不是白白做了吗?去年整个32场比赛我只让状态不好的曲飞飞上了一场半,但她却入选了国家队。而且因为状态或者赛前喝酒的原因我没让个别球员上场时,领导竟然赛后问我为什么没让某某上场,这个事情还用问吗?很明显这是球队领导支持的,领导支持她们的所作所为,我还能干吗?这里简直就是黑洞。

  有人曾经劝我:凑合着干吧。但我想说,凑合不是我白洁的性格。我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我真的不想再干了,这样干下去会耽误了我自己,我也怕自己被污染。我所说的事情国内的任何一个女足教练都清楚,这是在圈内都知道的八一女足队的问题。

责任编辑:娄恒

 
进入论坛 】 【 字体显示: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新闻查询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