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色,戒》床戏失败

  • 2007年12月16日 10:06
  • 来源:国际在线娱乐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易中天在上海接受采访,谈到在香港看完全版《色,戒》时,他表示:“我认为(内地版)没有必要删掉镜头,李安拍这个床戏,算是拍失败了。(床戏)做到了为情节服务,在为主题服务上还是有问题,没有把他的意思拍出来。”

  上海这两天的风很大,街上的风灌进脖子,冷得人直打哆嗦。不过昨天(14日)上午在复旦大学出版社内,却是热火朝天。易中天难得地花上一个半小时,与记者谈天说地。一贯的反应迅捷,一如既往地妙语连珠,为了不打断连续性,在戴上眼镜低头看了一则短信后,易中天还“懂事”地关了他那部老式翻盖手机。

  说信念

  专门利人我做不到

  记者:你在复旦论坛上说不要信仰只要信念,当时人比较多,我想你讲答案的时候可能是有些顾忌,现在小范围的交流,可以表明一下你的具体态度吗?

  易中天:我连信念都可以不要,只要一条道德底线。要守住一条道德的底线,连信念都是可有可无的。中国人总喜欢用高标准去要求衡量,事实上做不到,大家一起说假话。我们家长总教育说成龙,12亿条龙得了啊?这地球不得爆炸了!要有平常心,做普通人。

  记者:你提到道德底线,具体来说是什么,是利己不利人吗?

  易中天:利己不利人有什么不可以?“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我就做不到。雷锋我很崇敬他,但是我做不到。不能把你的信仰、信念强加于别人,不能用自己的意志去强奸别人的意志,否则法制法规是建立不起来的。

  评自己

  易中天=猴子+唐僧肉+熊猫

  记者: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明星级待遇,你觉得自己现在是明星吗?

  易中天:我给自己三个比喻:一是峨眉山的猴子,人家喂你吃点东西,然后照个相。就像我走到哪都有宴请,然后拍照(现场哧哧地笑了起来);二是唐僧肉,谁都想吃一口;三是熊猫,戴上眼镜也会被认出来。

  动物有圈养、放养、野生三种,王志纲说我是从圈养直接到野生,我说不是,我是第四种:观赏动物。明星就是观赏动物。

  谈绰号

  不喜欢被称“学术超男”

  记者:我们知道你推掉了许多活动,对于很多活动邀请还是一如既往地拒绝吗?

  易中天:我的手机里存了这么一条短信:易中天已在9月3日通过媒体告诉各位,除已接受的邀请。不再接受各类邀请,敬请原谅。但凡有邀请,我就回复这么一条。

  记者:那这条短信的有效期是多久?

  易中天:不知道,等喘过气来再说。

  记者:你喜欢“学术超男”这个称号吗?

  易中天:不喜欢。

  记者:为什么那么多人上《百家讲坛》,只有你最红,之前有没有想过成功?

  易中天:我真的没有想过会成功,就是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得到了大家的喜欢,就是这么简单。

  批电影

  《色,戒》的床戏拍失败了

  记者:在你昨天的演讲中提到了《色,戒》的台词,你平时很喜欢看电影是吧?

  易中天:我看电影非常少,但《色,戒》我看了,还是看的完全版。我认为(内地版)没有必要删掉镜头,李安拍这个床戏,算是拍失败了。(床戏)做到了为情节服务,在为主题服务上还是有问题,没有把他的意思拍出来。

  记者:你觉得《色,戒》这部电影成不成功?

  易中天:对电影应该有不同标准的评价。艺术分制作和创作,产品和作品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现在弄不清中国电影是产品,还是作品?这个问题说不清楚,很难去评价一部电影的成败。

  记者:你怎么看现在的中国电影?

  易中天:对于中国电影来说,先得走向市场,只要坚守住道德底线,不(要)到为了票房到贩毒卖淫的程度。但一旦赚了钱,就要对艺术负责。

  记者:那你认为张艺谋已经突破了道德底线了吗?

  易中天:(点点头)

  记者:你说很少看电影,为什么还去看了《色,戒》,是专门去香港看的吗?

  易中天:顺路看的,刚好是亚洲周刊20周年,不是专门去的,我也舍不得两张机票钱。

  不做大师梦

  记者:我看你一直在讲平等,这种观念是在阅读中产生的吗?

  易中天:生活中产生的。别迷信读书,别迷信读书人,没有生活阅历的读书人最靠不住的,没有经过苦难的人是靠不住的。

  记者:你觉得自己是大师吗?

  易中天:这个问题在我做客陕西卫视《开坛》节目、与陈忠实对话的时候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时代不需要大师,我自己还是具有大师可能性,但我不做这个梦。时代不需要,(现在)幸亏没有大师。(中国人)从几千年的圣人崇拜情结走出来,这是中国走向现代的标志。

  诗不如女儿

  记者:听说你最近在整理自己的文集,什么时候出版?

  易中天:对,第一卷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明年出版。主要是以前写的诗、散文、杂文、评论、两部中篇小说。是作为典藏版来出,定价会比较高,要做盗版也很难。不过同时要出单行本,单行本(定价)比较低,老百姓都买得起。

  记者:我知道这些文字很多都是你早年写的,现在出版有改动吗?

  易中天:作品有的改有的不会改,改也是改名词不会改观点。由研究语言转向传播语言还是有一个过程,那时写的有些还是有学院气。包括我这本《帝国的终结》,所做的修改也是这样,让语言更通俗化一点。

  记者:那你现在还写诗吗?

  易中天:那些诗都是70年代写的,我的诗肯定比我女儿写得差,女儿九岁开始写诗,女儿一写我就不写了。(记者 冯伟宁)

  来源:华龙网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志全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