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贝-布托:经历非凡的“东方之女”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的经历,绝对不“平凡”:父亲惨死于绞刑架,两个弟弟死于谋杀,她与母亲都曾遭遇长时间的牢狱之灾,两度担任总理,又两次被解职,直至流亡他乡,有国难回……

  10月18日,贝·布托结束了8年的海外流亡生涯回到巴基斯坦,听到了数十万名支持者的欢呼声,也随之引起了爆炸声中上百人的惨死。贝·布托,这位从不向暴力和威胁低头的“东方之女”,将在巴基斯坦掀起怎样的波澜?

  不是被监禁就是浪迹天涯

  “我的生活和经历很简单,不是被监禁就是浪迹天涯,似乎一切都受到限制,尤其是不能自由地去拜访谁。 如今我自由了,生活变得紧张而忙碌。”

  “当我结束流亡生活归来时,竟受到了如此盛大的欢迎……这是人的海洋!没有人会组织这样一次盛会,事先安排的活动也不可能这么浩大。人们完全是自发地聚集在这里。人群朝我涌来,像决了堤的潮水。在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我经常在夜里做噩梦,梦见自己沿着云梯战战兢兢地往上爬。面对这人潮,瞬间,我眼前又出现了梦中的那道云梯。”

  “成千上万的人围在我四周,我不得不设法爬到一辆汽车的顶上。我的心在欢唱。我从来没有这样兴奋过!我时常想,我在继续父亲的事业,治理一个复杂的巴基斯坦国。为使这个国家没有贫困,没有歧视,我在奋斗!在穆斯林国家,我作为一名女政治家,是不容易的。我们的女性较之西方女性,成功的机会要少得多。但是从古到今,亚洲不乏杰出的女性。我不是个富有战斗精神的女权主义者,但我强烈反对降低女性地位,把女性视为二等公民的不人道的法律条文。”

  这是贝·布托撰写的一篇短文中的部分内容,其中既描写了她第一次结束流亡生活(1988年4月)归国时的盛况,也清晰地表明了她的志向:“继续父亲的事业,治理一个复杂的巴基斯坦国。”

  在黑暗的牢房度过34个月

  贝·布托的家族世代生活在巴基斯坦的信德省。古老的布托部落是信德省最大的部族之一,拥有数十万名成员。贝·布托所属的布托家族,是布托部落著名首领萨尔塔尔·达都·汗的传人,也是信德省最大的地主之一。

  1953年6月21日,贝·布托出生在巴基斯坦南部港口城市卡拉奇。她是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夫妇的第一个孩子。重男轻女的观念在巴基斯坦根深蒂固,至今依然留有浓重的痕迹。然而,布托家却是例外,重视教育是其传统,贝·布托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老布托在出席政治活动时,经常带上这个聪明、美丽的女儿,对她进行特殊培养。贝·布托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16岁考入美国哈佛大学,后又进入英国牛津大学深造。1976年,学成归国的贝·布托继承父志,进入政界。

  然而,准备在外交部门一展身手的贝·布托,很快便遭遇了家族厄运。1977年7月5日,巴基斯坦军方发动政变,贝·布托的父亲——时年49岁的老布托领导的民选政府被推翻,他本人也被关进了监狱。1979年4月4日凌晨,齐亚·哈克将军领导的军政府,以“谋杀罪”将老布托秘密绞死在拉瓦尔品第中央监狱里。

  此后,布托家族这个活跃在巴基斯坦政治舞台、历史久远的名门望族,被从巅峰掀到了苦难的谷底。自此,贝·布托及母亲努斯拉特·布托夫人,经历了无数次被捕、拘留、监禁和软禁。其中有34个月,贝·布托都是在肮脏、黑暗的牢房中度过的,甚至险些被暗杀在手术台上。没过多久,她的两个兄弟死于非命。为保全家人的性命,贝·布托只好带着家人流亡海外。后来,她在名为《东方之女》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我没选择这样的生活,是这样的生活选择了我。生在巴基斯坦,我的生活反映了这里的动乱、悲剧与胜利。”“这样的生活”,对于正处于花样年华的贝·布托来说,无疑过于残酷了。

  挺着大肚子登上冰川

  1988年8月17日,齐亚·哈克将军在一起空难中丧生。35岁的贝·布托闻讯,立即回到巴基斯坦,紧紧抓住这一机会,借助布托家族巨大的政治声望,赢得了巴基斯坦人民的信任,当选总理。她成了巴基斯坦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也成了伊斯兰世界的第一位女总理;她不但是巴基斯坦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年轻的女总理。

  选战正酣时,贝·布托正身怀六甲。

  对手认为,一个孕妇不可能在选举中有所作为。但是,就在贝·布托的第一个孩子于当年9月18日呱呱坠地后不久,贝·布托就赢得选举,登上了总理的宝座。

  贝·布托的第二个孩子降生前,军方建议她到锡亚琴冰川上慰问官兵,以鼓舞士气。锡亚琴冰川海拔很高,空气稀薄,印巴两国曾于1987年在那里发生大规模武装冲突。在征询了医生的建议后,贝·布托带着氧气瓶上了冰川。站在冰雪之中、挺着大肚子的贝·布托,展现出罕见的勇气,鼓舞着冰川上的每一位官兵,也激励了巴基斯坦全体民众的斗志。

  对于解决国家面临的诸多其他难题,贝·布托也显得信心十足。上台后不久,她便就妥善处理久而未决的阿富汗问题,解决国内日益严重的种族、宗教矛盾和冲突,增强人民团结,恢复民主,提高教育和就业机会,提高女性的政治地位,尽快扭转巨大的预算赤字和外汇短缺,发展民族经济等一系列问题,发表了许多文章和讲话。

  巴基斯坦人民也希望贝·布托在这个政治舞台上,出色地扮演自己的角色。

  “10%先生”成为“政治包袱”

  了解贝·布托的人都说,她十分敬业,对工作一丝不苟。但即便如此,她仍然因为“腐败”,两次被解除了总理职务。

  说到贝·布托的“腐败”,不得不提到她那有“10%先生”之称的丈夫阿西夫·阿里·扎尔达里。

  贝·布托的婚姻是按照巴基斯坦的风俗,由双方家庭包办的。直到家长们敲定亲事近一年后,贝·布托才见到了与她同岁的丈夫——来自巴基斯坦南部一个阔绰地主家庭的建筑业巨子扎尔达里。1987年,两人在见面后的第5天闪电结婚。

  然而,贝·布托领导的人民党内部,从一开始就对扎尔达里的人品存在质疑,认为他不适合做贝·布托的丈夫。不出所料,贝·布托担任总理后,扎尔达里打着她的旗号到处敛财,极大败坏了她本人以及人民党的声誉。在扎尔达里担任巴基斯坦投资部长期间,只要有人想从他那里获得合同,就必须给他10%的回扣。以至于巴基斯坦的男女老少都知道他的绰号——“10%先生”。随着贪欲的增长,他的胃口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20%先生”甚至“30%先生”。据说,为了见他一面,有的商人得掏一万美元的“见面费”。除了贪婪,扎尔达里的奢侈也是出了名的。贝·布托的弟弟穆尔塔扎·布托对姐夫极反感,经常与之发生冲突……因家庭涉嫌腐败,1990年8月,贝·布托被解除了总理之职。

  3年后,贝·布托再次当选巴基斯坦总理。然而,任期未满就因涉嫌腐败于1996年被解职。这一次,她的丈夫扎尔达里未能逃脱法律的惩罚。1999年4月,贝·布托因“腐败和滥用职权”,被判处5年监禁,并被处以860万美元的罚款。随后,贝·布托带着3个孩子,开始了流亡生涯。而扎尔达里直到2004年才结束了长达8年的牢狱生活。

  不过,贝·布托一直公开维护扎尔达里这个两次让她从权力顶峰跌落的男人。她引用莎士比亚剧本中的话说:“我相信是天下人负他,而非他负天下人。”在8年的流亡岁月中,她辗转流亡于美国、沙特阿拉伯、阿联酋、西班牙、英国和瑞士等国家。据巴基斯坦检察机关公布的数据,贝·布托和丈夫共有26个国外银行账户,在英国、法国、美国有14处房产,其中不乏庄园、农场,价值15亿美元。而贝·布托坚称,这些财产都是自己和丈夫通过合法手段获得的。

  目前,贝·布托仍是巴基斯坦最具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之一。虽然根据巴基斯坦宪法,已两次出任总理职务的她不能再次当选总理,但谁又能断定,这位“东方之女”不能再次创造历史呢?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郭俊华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