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布托:“铁蝴蝶”的权力之路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娜齐尔·布托本月18日结束8年自我流放生活,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飞返巴基斯坦最大城市卡拉奇。

  从机场到市中心,本来1小时的路程,贝·布托却走得并不顺利。沿途的支持者使她的车队在人群中犹如蜗行,卡拉奇警方出动2万警力没能阻止针对她的两次自杀式爆炸袭击。虽然贝·布托本人在爆炸中安然无恙,但五百多名死伤者多是她的支持者,这冥冥之中似乎预示着被称为“铁蝴蝶”的贝·布托重返巴基斯坦政坛的道路并不那么轻松。

  一直梦想着这一天

  贝·布托乘坐的阿联酋商业航班18日抵达卡拉奇机场。她身穿绿色服装,头披白色头巾,就色彩而言与巴基斯坦国旗的颜色保持一致。走下舷梯时,她脸上带着微笑,眼中含有泪花,不停挥手向迎候在机场的支持者致意。

  飞机落地时,陪同贝·布托一起回国的支持者在飞机上热烈地鼓起掌来,大声欢呼。在卡拉奇机场,贝·布托的支持者挥舞着她所属的人民党旗帜,喊着“总理贝娜齐尔,欢迎回到巴基斯坦”的口号。

  依照预定安排,贝·布托出机场后,前往卡拉奇市内巴基斯坦国父真纳的墓地拜谒,在那里向支持者发表讲话。数百辆挂着欢迎标语的大客车首尾相连,停在沿途道路旁。飞机抵达前,她的支持者就手持国旗、贝·布托画像和标语等在街头。当天,一些小货车装着高音喇叭,不间断播放支持贝·布托的歌曲,大客车顶盖上也站满支持者。

  作为巴基斯坦影响力最大的反对党,贝·布托领导的人民党一个星期前着手准备欢迎活动,从机场到市中心大约16公里,沿途竖起了数以千计的标语牌。红、黑、绿三色人民党党旗和贝·布托的画像随处可见。

  但也有人对她的归来表示怀疑。一位居住在卡拉奇机场附近的居民卡姆兰表示:“人们现在都变聪明了,不会买她的账,因为他们知道政客没什么分别。”

  媒体报道说,单是来自拉尔卡纳的贝·布托支持者就占用了超过1000辆大客车。此外,人民党在南部旁遮普省租用了至少100辆大客车,把当地的支持者运往卡拉奇。人民党官员塔杰海德尔说,走上卡拉奇街头的贝·布托支持者超过100万。

  但警方认为,迎候贝·布托的支持者不及人民党所称那么多,但至少达到了25万人。卡拉奇警方估计,外来人民党支持者应该在7.5万人以上。

  安全官员和人民党成员先前估计,如果百万人上街,车队进入市区可能需要耗费几个小时。欢迎活动组织者说,最糟糕的情况是路途上可能耗费18个小时。

  去发表演讲地的16公里路段,政府建议贝·布托乘直升机,以减少遇袭危险,但人民党拒绝。与部分支持者一起,贝·布托站在一辆经过改装的卡车上。卡车装有防弹玻璃,特殊设计也能让它防爆。欢迎人群使卡车前行相当缓慢。电视画面显示,卡车上一些看似保镖样的男子不停向前探身,挥手请支持者们让路。天空中,政府派出的一架直升机执行警戒任务。

  贝·布托则不时挥手,向人群致意。问及回国感受,贝·布托告诉美联社记者:“我非常高兴返回自己的祖国,我一直梦想这一天。”

  自杀袭击“迎接”她

  19日午夜刚过,贝·布托正在防弹卡车中休息,爆炸声划破了夜空。

  据美联社报道,贝·布托车队附近先是发生一起小型爆炸,随后距离贝·布托所乘卡车数步之遥处一声巨响,卡车玻璃受损,一辆警方护卫车辆在街中心起火。爆炸目击者米安·阿卜杜勒·拉扎克说:“起先是一次小爆炸,等人们慌乱时,一场大爆炸发生。”

  爆炸发生后,在贝·布托卡车车顶上的人纷纷下车逃命,一人径直跳下,其他人使用梯子下车。人们四散逃离。当时和贝·布托在同一辆车里的助手拉赫曼马利克说,爆炸发生时贝·布托正在车中休息。

  卡拉奇警方高级官员爱资哈尔·法鲁基告诉巴基斯坦黎明新闻电视台,爆炸发生后,贝·布托迅速登上停放在附近应对不测事件的飞机,离开现场。贝·布托现已抵达她在卡拉奇的住所。

  卡拉奇警方高级官员法鲁基说,袭击者把炸弹藏在停在路边的车里。他告诉路透社:“两起爆炸击中两辆护卫贝·布托的警车。它们的目标是贝·布托。”德新社说,爆炸刚发生,就有4发子弹射中贝·布托所乘卡车,防弹玻璃上可见弹痕。

  贝·布托没有受伤,但爆炸已造成140多人死亡,500多人受伤。这是巴基斯坦近期死亡人数最多的一起自杀性爆炸袭击。爆炸发生后,人民党方面宣布,贝·布托取消演讲计划。

  目前尚无组织或个人宣称对袭击事件负责,但贝·布托抵达巴基斯坦之前,就至少有3个与“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有联系的极端组织宣称要以自杀袭击方式“迎接”贝·布托。

  塔利班指挥官哈吉·奥马尔通过卫星电话告诉路透社记者:“她与美国人有协议,我们会像对付穆沙拉夫一样对付她。”

  卡拉奇警方早已严阵以待,18日部署在卡拉奇的警察和军人超过两万人,另有排爆小组和炸弹探测犬配合。人民党则部署了数千名自愿者,帮助维持秩序和治安。

  贝·布托回国前就知道自己面临着危险,但她依旧选择踏上归途。她在迪拜登机前说:“我不想考虑危险,我要考虑的是我国人民的机会。”

  亚洲政坛最美丽的女人

  曾两任巴总理的贝·布托,是伊斯兰国家中的第一位女总理,也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女总理。现年54岁的贝·布托出身政治世家,其父阿里·布托曾任巴总理。从小就聪慧过人的贝·布托极受父亲宠爱。在重男轻女严重的巴基斯坦,阿里·布托每次都是带着聪明美丽的女儿出席各种政治活动,将其作为继承人精心栽培。贝·布托也不负众望,16岁就考入哈佛大学学习,后又进入牛津大学深造。1976年,学成归国的贝·布托继承父志,进入政界。

  回国后不久,其父遭政变被免去职务,并于2年后被处以绞刑。贝·布托受牵连遭软禁,但她的政治抱负没有丝毫动摇。恢复自由后,贝·布托参加选举,1988年,35岁的贝·布托成了巴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但在任不足2年,就被解除了职务。1993年,贝·布托再次当选总理,又因“严重腐败”被解职。

  两次当选总理,两次被罢免,其间9次被软禁或入狱。1999年,贝·布托被迫流亡海外。为了让贝·布托对政治“死心”,巴政府曾连下两道通缉令,通缉贝·布托夫妇。在海外流亡至今的贝·布托,依然领导着巴国人民党,并积极与各种在野势力接触,为回国参选做准备。

  接受西方教育的贝·布托拥有巴基斯坦传统的婚姻。在父母安排下,她同建筑业巨头扎尔·达里相识5天后即订婚,两人在婚前从未单独相处过。但在婚后,贝·布托却深深地爱上了自己的丈夫,即使他给贝·布托带来了大麻烦。贝·布托的两次被罢免都与其夫有关。被戏称为“10%先生”的扎尔·达里,在贝·布托任职期间,曾向公司收取10%回扣。

  下台后贝·布托流亡海外,其夫也被投入监狱。2004年,扎尔达里结束了8年牢狱生活,飞往伦敦同贝·布托团聚。虽然丈夫两次让她从权力巅峰跌落,但贝·布托对他还是一片痴心,并坚信其无辜。

  “穆-贝合作”前途未卜

  根据巴基斯坦总统佩尔韦兹穆沙拉夫本月5日签署的一份全国和解协议,贝·布托面临的腐败指控可予赦免。和解协议旨在为穆沙拉夫与贝·布托实现“权力分享”铺平道路。

  然而,贝·布托本人也承认,自己回国后将面临许多未知因素。

  除穆沙拉夫是否具备竞选连任总统的资格需由最高法院认定以外,她能否如愿获得特赦也有待最高法院裁决。如果最高法院决定推翻穆沙拉夫的特赦令,那么,已经身处巴基斯坦的贝·布托将面临入狱危险。

  此外,铁腕总统与“铁蝴蝶”之间的合作刚刚起步就已经蒙上了阴影。在10月5日的大选中,贝·布托不惜在刚刚与穆沙拉夫达成协议后,违背自己在记者招待会上做出的承诺,下令人民党议员退出总统选举的投票。她的举动释放出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虽然穆-贝合作的架构已经搭起,但贝·布托并不准备成为穆沙拉夫的忠实盟友,从而背弃人民党对支持者许下的“不支持军装总统”的诺言。

  对于穆沙拉夫来说,最高法院确认10月6日的选举结果之后,至少在法律意义上,权利的延续便不成问题。而作为穆-贝合作的另一方,贝·布托还要等到明年的国会选举之后才有可能再次出山,成为巴基斯坦历史上首个三度担任总理的政治家。

  贝·布托除了要耐心等待,还首先需要在穆沙拉夫的支持下洗刷自己贪污腐败的罪名——这一点根据两人先前达成的协议已经实现;其次,她还需要在穆沙拉夫的支持下修改法律,废除巴基斯坦禁止同一人三度担任总理的有关法律。

  此外,人民党还必须在即将举行的国会选举中获胜,贝·布托才可能三度出任总理。贝·布托与军人集团的关系越密切,人民党传统的中间阶层支持者选票流失就会越严重。正是出于这一考虑,贝·布托才不惜在刚刚与穆沙拉夫达成协议后,违背自己在记者招待会上做出的承诺,下令人民党议员退出总统选举的投票。

  两人之间迄今悬而未决的最大分歧,是总统与总理之间的权力划分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巴基斯坦半个多世纪。

  穆沙拉夫就任总统以来,始终致力于将巴基斯坦的政治体制转变为类似于美国和法国的总统制,由总统掌控国家行政大权,包括至关重要的解散国会、罢免总理和任命三军参谋长的权力。而贝·布托从来就不打算担任傀儡总理,一直要求巴基斯坦恢复传统上的英式议会内阁制度。

  新闻来源: 钱江晚报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郭俊华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