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布托灵柩已下葬 丈夫欲亲自追查真相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十万支持者参加贝-布托葬礼 巴政坛留三大悬念

十万支持者参加贝-布托葬礼巴政坛留三大悬念

贝·布托的支持者举起她的灵柩。新华社/路透

  巴基斯坦遇刺前总理贝·布托当地时间28日下午安葬于位于她的家乡巴南部信德省的家族墓地。贝·布托的丈夫和三个孩子以及数以十万计支持者哭送贝·布托。

  ●送行●

  28日早间,贝·布托的遗体在伊斯兰堡装上一架C-130军用飞机,被运往苏库尔镇,随后乘车运抵家乡胡达巴赫什堡村。27日晚连夜赶回国的贝·布托的丈夫阿西夫·阿里·扎尔达里和三个孩子一路陪同贝·布托度过下葬前最后的时光。

  遗体放入胡达巴赫什堡村布托一家的住宅后,扎尔达里对门外聚集的民众说:“耐心些吧。让我们用勇气承担她的故去。”话音未落,不少支持者已掩面哭泣。

  28日下午,贝·布托的遗体盖着一面绿、红、黑三色人民党党旗,由一辆白色救护车运送,驶向墓地。从住宅到墓地行程约5公里,车辆行驶约两小时。一路都有大量悼念者向灵车涌来,他们哭泣,捶胸,发泄着难以压抑的情绪。

  一些由支持者在贝·布托10月刚回国时制作的标语牌仍竖立在通往墓地的路上。一只标语牌上写着:“贝·布托,穷人的希望。”两个月前,这些标语牌迎接贝·布托回国,如今却要作永久送别。

  ●下葬●

  在墓地,数以十万计的贝·布托支持者早已等候着送去最后祝福。喧嚣人群让墓地外尘土飞扬。

  白色灵车驶近墓地后,在众多支持者夹道护送中缓慢驶入白色陵墓建筑。两旁民众忍不住伸手去触摸灵车,尽管并不能最后一次触摸这名遇刺前总理的棺椁。

  当贝·布托遗体被从救护车中抬出时,扎尔达里动情地请求聚集的民众允许遗体通过。陵墓建筑内,贝·布托在人们的祈祷中下葬。

  她的丈夫扎尔达里和儿子比拉沃尔与众人一起把贝·布托的遗体落入墓穴中。此时,扎尔达里已泪流满面,比拉沃尔则似乎仍处在母亲突然遇刺的震惊中,贝·布托的两个女儿在一旁祈祷。

  “贝·布托永生,”不少人高喊。其他人则已泣不成声。

  ●悼念●

  陵墓外的人们开始排队进入陵墓,希望与贝·布托作最后的告别,并往墓穴中撒入沙土。

  许多人痛哭,捶胸,高喊。“我失去了我的姐姐,”一名支持者哭着喊道。另一名支持者则昏倒在地。耿学鹏(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新闻分析

  巴政坛留三大悬念

  贝·布托遇刺身亡,给巴国内政坛和社会局势带来一系列连锁效应。巴政局将何去何从?

  乱局能否可控?

  贝·布托遇刺让原本就动荡不安的巴国内局势更加恶化。巴各地27日晚和28日发生多起骚乱事件。人们担忧,这场骚乱能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结束。

  巴内政部发言人贾韦德·奇马28日说,全国已有至少10人死于骚乱,另有数十人受伤。贝·布托家乡、南部省份信德有至少4人丧生,南部城市卡拉奇至少4人死亡,东部城市拉合尔至少2人死亡。

  安全局势背后最大疑问在于,穆沙拉夫是否会重新在全国实施紧急状态。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问题专家法尔扎娜·谢赫认为:“穆沙拉夫非常可能判断,局势已超出控制,需要重新实施紧急状态。”

  选举是否推迟?

  贝·布托遇刺之日距巴原定议会选举日期仅有不到两周时间。外界猜测,巴政府是否会推迟原定下月8日举行的选举。多名国际问题专家认为,鉴于巴国内形势混乱加剧,选举可能遭推迟。

  而巴看守政府总理穆罕默德米安·苏姆罗说,政府目前暂无推迟议会选举计划,政府就这一问题作出任何决定都将和所有政党磋商。巴另一重要反对党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领袖、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已宣布退出选举。

  人民党能否继续?

  人民党眼下最要紧任务是,为贝·布托找到一名合适的继任者。这并不容易。贝·布托以及布托家族的威望先前被认为是人民党重要号召力所在。在贝·布托流亡国外期间,人民党的活动被评为收效不大。巴基斯坦问题专家说:“贝·布托是(人民党内)最有力领导人,也有决心对抗极端势力。”

  贝·布托身亡后,人民党副主席阿明·法希姆接管党务,成为最有希望继贝·布托之后领导人民党的人选。贝·布托流亡海外期间,人民党日常事务基本由法希姆打理。外界认为,他有足够党内支持,可以团结党内各派。耿学鹏(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政治世家

  布托时代何人继承

  贝·布托出身政治世家,但她的父亲、巴前总理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和两个兄弟先后因政治而死亡。一名贝·布托的支持者在贝·布托遇刺后说:“刺杀事件意味着布托时代结束。”不过,布托这一姓氏可能不会如这名支持者所言,就此从巴政坛消逝。

  丈夫:政坛浮沉 曾遭监禁

  贝·布托的丈夫阿西夫·阿里·扎尔达里近几年中一直在为难以揭示的“真相”挣扎。贝·布托1996年11月下台后,时任投资部长的扎尔达里由于面临多项指控遭监禁,包括涉嫌共谋杀害贝·布托弟弟穆尔塔扎·布托。扎尔达里2005年获释,后到迪拜与家人重逢。

  扎尔达里和妻子感情深厚。在贝·布托遇刺10天前,两人刚庆祝过结婚20周年纪念日。贝·布托于今年10月结束流亡回国后不久接受采访时,还担心扎尔达里心脏不大好。在她卡拉奇住所的墙上,挂着一张丈夫的铅笔素描画像。

  儿子:志向未定 或许从政

  扎尔达里和贝·布托育有一子两女。贝·布托的长子比拉沃尔现年19岁。外界一直猜测他是否会步入政坛。比拉沃尔2004年接受巴基斯坦媒体采访时,被问及是否会沿着父母足迹步入政坛。比拉沃尔说:“我现在还不清楚,再等等看。不过,我希望帮助巴民众。我或许会从政,或者会从事其他能造福于民的事业。”

  《印度时报》今年5月披露,贝·布托当时正培养比拉沃尔从政。不过,贝·布托去年在迪拜接受印度杂志《展望》采访时说,她希望三个孩子从事其他事业,远离政治。

  侄女:潜心写作 无意从政

  贝·布托的侄女、贝·布托弟弟穆尔塔扎·布托的女儿法蒂玛已明确表示,她眼下不打算从政,而是将潜心写作。法蒂玛现受雇巴基斯坦《新闻报》,任专栏撰稿人,所撰写文章多反映反恐战争。

  法蒂玛与贝·布托素来不合,贝·布托的丈夫扎尔达里被控共谋杀害父亲穆尔塔扎。法蒂玛支持已故父亲穆尔塔扎的政见,并强烈反对巴总统穆沙拉夫撤销针对贝·布托的腐败指控。杜鹃(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国际影响

  余波震动全世界

  美国政府非常头疼

  巴基斯坦是美国在反恐战争中的重要盟友,贝·布托遇刺使美国对巴政策面临更为复杂的形势。按照美联社的说法,贝·布托回国后,美国政府一直希望她与穆沙拉夫和解,并就此向穆沙拉夫施压。穆沙拉夫取消紧急状态的背后也有美国的影子。

1,2,3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