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贝-布托遇刺改变巴基斯坦选举生态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在竞选集会上遇刺,于当地时间12月27日18时16分在拉瓦尔品第一家医院不治身亡。

  天算不如人算,贝-布托之死,不啻震天惊雷,不惟惊破美英民主布局,也使巴国政坛陷入了更加混乱的状态。人们首先要问的是谁对贝-布托下此狠手。据悉,“基地”组织已经对此事件负责。可见,蛰伏已久的“基地”组织又开始以巴基斯坦为突破口发动了新一轮的恐怖袭击。

  巴基斯坦政局,其实是三角权力之争,即以文职身份连任总统的穆沙拉夫,以及曾经担任总理而又流亡国外的贝-布托和谢里夫。由于谢里夫被禁参选,贝-布托就成为来年1月8日议会大选的关键人物。在同穆沙拉夫总统连番的分权谈判失败之后,贝-布托踌躇满志地整合反对党力量,期冀在议会选举中获胜以第三次担任总理职务。而这,也是美英等西方国家所乐见的巴国民主的理想化状态。

  正因为如此,无论穆沙拉夫,还是贝-布托,抑或是谢里夫,都是被“基地”组织纳入斩首的重要目标。穆沙拉夫已经躲过数次死亡之劫;10月18日贝-布托甫一回国即遭遇两起自杀炸弹袭击,谢里夫也概莫能外。由于贝-布托风头强劲,且是美国的心中的“宠物”(穆沙拉夫语),因而袭击贝-布托是“基地”组织的最佳选择。

  “基地”组织的搅局改变了巴基斯坦政局的选举生态,也影响了其随后的政局走向。

  一是促使关系紧张的穆沙拉夫总统和反对党形成暂时的团结,使朝野坚定反恐决心,反对党势力整合之后推出新的候选人,甚至不排除谢里夫替代贝-布托的政治格局。无论选举结果如何,只会更加坚定巴政府的反恐路线和政策。就此而论,贝-布托之死,若能换来一场秩序井然,公正有序的议会选举,其生命代价的付出倒也值得。不过,政治不是童话,巴基斯坦政坛血雨腥风的权力之争不会使政治家们变得温情脉脉。

  二是“基地”组织的捣乱使巴国局势更加混乱。尤其是在政治缺乏信任的情况下,贝-布托所在的人民党和谢里夫所在的穆斯林联盟,基于选举的利益和凝聚民意,将穆沙拉夫当作现成的幕后黑手,以此博取民意同情。但问题在于,由于人民党一直是在贝-布托的掌控之下,哪怕在其流亡期间,也被其遥控。贝-布托突然死去,党内恐怕一时没有合适人选。在此情况下,贝-布托苦心孤诣经营的政治遗产极有可能会被其他反对党做利用,但由于谢里夫被禁止参选,他所在的穆斯林联盟也缺乏强有力的政治人选。所以,贝-布托之死所带来的只能是反对党各自为政的愤怒、呐喊和政治谩骂。如果基地组织和巴基斯坦的极端组织合流,再次制造恐怖袭击事件,将会对巴基斯坦民众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这场选举也会成为缺少民众投票的选举。所谓民主就成为朝野政治势力自说自话的混乱游戏。

  因此,贝-布托之死不仅使贝-布托政治梦断,更使穆沙拉夫陷入政治困局之中。他对于这场来自美国压力下的民主游戏本来就意兴阑珊,作为总统,他更担心的是防不胜防的极端组织制造的恐怖袭击。因为这样的乱局不仅会影响他在巴国民众心中的形象,恐怕还会遭遇来自“法庭干政”的压力。虽然穆沙拉夫和前最高法院院长乔杜里之间的斗法以穆沙拉夫的胜利而告终,但乔杜里的影响还在,随着选举形势的混乱,穆沙拉夫总统还将面临着法院系统的掣肘,甚至会直接影响到他的总统的合法性。更重要的是,穆沙拉夫总统离开军职,如果穆沙拉夫总统为了安抚反对党而对极端宗教势力展开围剿,则会引发具有浓厚宗教色彩的基层军官的反对。

  在一触即发的政治危势下,穆沙拉夫总统面临着两个艰难的抉择,一是严厉谴责这起恐袭事件,承诺将这场选举继续下去,任由反对党合纵连横,但选中和选后的政治成本都很难预料;二是借口反恐再次在全国采取紧急状态。这也符合美英等西方国家在遭遇恐怖袭击之后的通常做法。如此一来,穆沙拉夫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这场本来他就不喜欢的选举推迟或者取消。但这也是一招险棋,毕竟他刚于11月15日解除全国的紧急状态,故伎重施难免让人怀疑其利用冤死的布托为己谋取政治利益的投机性。

  穆沙拉夫在美国的抚慰和鼓励下拉开的这场民主大戏刚刚开场就遇到了麻烦,搞得穆沙拉夫这样的政治强人陷入两难。遗憾的是,在这场游戏中,美国人除了谴责凶手,绝对不能救场,反对派群龙为首,只是嘶吼厮杀,倒是乐得隐伏在暗处的“基地”组织,笑看穆沙拉夫和反对派进行政治倾轧。

  当然,无论巴国局势如何发展,巴国和美国的反恐同盟关系总不会变。这也决定了巴国政府,时刻都面临着极端宗教势力发动的恐怖袭击。(关新/张敬伟)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