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包公和焦裕禄精神可嘉 最应被膜拜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原题:包公和焦裕禄是最应被膜拜的两尊真神

  昨天,因为来参加“第二届全国知名网站博客龙亭会”而第二次到开封,一进开封,忽然想到一定要再去包公祠看一看。

  后来看到会议的议程里还有一项是有机会到位于河南兰考的焦裕禄坟前去参观,不过,现在,那里已经被冠上“焦陵”这样的雅称——焦裕禄生前只是一个清廉得不能再清廉的共产党地方小吏,死后却殊荣等身,“焦陵”的说法,似有将他神化的(民间)倾向,如果说我普遍反对上层建筑好为芸芸众生们造神膜拜以示统治之功,但“焦陵”这两个字对焦裕禄的造神我要举双手赞成的,河南历史上的这两个当官的,包拯和焦裕禄,看似当代中国最需要被神话而顶礼膜拜的人。

  现在他们还被神话得不足够。

  包拯先生在1000年前就成为“反腐败”这3个字的代表符号,他的王朝马汉和那几口锋利的铡刀曾经是当时无数政府官员的道德座佑铭和作孽绞刑架,这么多年来,从香港的一部超长剧集《包青天》到后来大陆拍的无数部包公戏,都有一个大失误,它们一直只把包拯当成宋代的福尔摩斯来塑造,他断案如神的技术上的小聪明显然被过于夸大,掩盖了这个人1000多年来之所以被中国的老百姓念想,真正的意义在于他是千古第一的“反腐大圣”。

  能不能让现在的那些被判死刑的贪官污吏临死之前都到开封的包公祠来受一番教育做一番忏悔,因为,现在许多的贪官污吏已经为他们的涉腐经历找到了无数种虽然不合法但貌似合理的理由,他们被抓后都很认命,但如果不被抓他们还会生命不息贪腐不止。

  包青天或者会让这些人从心里知道,为什么当官就不能搞腐败。

  黄帝生日、炎帝生日、屈子忌日,清明中秋,这些所谓的中国传统节日现在都在被再度豪华地“文化”着,小则搞一个央视晚会(人民网博客主编王道长云,就是在祭祖那天,参加的领导都穿着西装,你们就穿中山装中国化一下又能怎么样呢?),大则就要申请一个联合国的什么非物质的世界遗产,但在我看来,对现在的中国政治和民情而言,都不如把包青天铡掉陈世美的那天定为“反腐日”来得更有实际意义。

  腐败已经成了当代社会难去的痼疾,我们有必要从精神层上请出那一排龙头铡、虎头铡和狗头铡了。

  和包公相比,焦裕禄先生没有那么大的生杀予夺的大权,现代社会的处人死刑要走民主和法制的路子,这时,焦作为中国官员们的个体道德标杆的意义则被彰显,去开封看过了包公祠感受过那种威严之后,再去兰考拜谒一下“焦陵”,可能更会知道如何可以既能当官当大官而不被包大人的铡刀惦记着,告诉那些当官的,除了贪腐所获的丰厚的物质利益和个人欲望的满足之外,当一个焦裕禄一样的清官和好官,一样是件相当享受的事,身后的荣耀以及无数年代和无数人的啧啧赞叹对人来说也是一种生命的财富,人不是两眼一闭一了百了的,被这么多人拜谒,是你生命和理想的延续,持有这种想法的官吏多了,所谓“反腐败”问题当然就迎刃而解了。

  我提议,从包公和焦公这两个“反腐大圣”和“倡廉典范”的人的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些日子里找出那么一天,大大方方花几个公款搞一番祭奠,那一天里,中国从上到下的大小官吏们都能洗心革面扪心自问,按着一个既定的程式拷问一下自己的心灵,我到底是一个贪官还是一个清官,我是喜欢锋利的铡刀还是喜欢由衷的赞美……

  强烈建议,等待附议;于国于民,大有禆益。

  作者:司马平邦,>>进入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吴勇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