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丘陵山地感受麦收喜悦

2009年06月18日 19:39来源:河南日报农村版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上街区峡窝镇柏庙村孙国顺一家老小在收麦子。孙国顺想让孩子们体验一下麦收生活。

  转沟脑?这名字真的有些拗口。不过这的确是新郑市辛店镇始祖山下的一个行政村,63岁的村民赵友仁已经在这里住了60多年了。

  “一听这村的名字你就知道这里不是个平坦的地方。”赵友仁说,“我们村是一个800口人的小村子,全村一千来亩耕地分布在两道岭三道沟里,几乎都是存不着水的斜坡地,粮仓满不满,就看老天爷的脸了。”

  “去年小麦播种的时候,底墒好,苗情还是不错的。没想到春节后,老天爷就跟我们瞪住眼儿了,当时我们就想,今年又完蛋了,弄不好又是种一葫芦打两瓢了。但再往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就没想到了。”赵友仁说。

  转沟脑村可不是没有脑子活络的人。该村有个叫寇冠月的,看到年初上级那么重视抗旱,还有那么具体的措施,脑子开始转圈了,转圈的结果是他给新郑市市长写了一封“鸡毛信”,历数了转沟脑村缺水抗旱、有井也没钱配套的现状。

  令寇冠月没有想到的是,这封“鸡毛信”还真有效果。据说新郑市的主要领导很快就把这封“鸡毛信”批转到了有关部门,有关部门马上派人到转沟脑村进行了实地考察,考察后给村里送来了电机和浇地的水管子,村里惟一的井派上了用场,上百亩斜坡地里的小麦浇上了一遍返青水。

  “浇一遍水和不浇水区别大了。”冒着细雨,赵友仁来到一块麦田里,指着麦子说:“你看这块地里的小麦,现在还青着呢,麦穗长,麦子饱,起码每亩地能打600斤。”

  赵友仁说: “也许是我们抗旱的劲头大了,感动了老天爷,也许是老天爷觉得怕不下雨俺农民没收成了,逢年过节再没人供飨他吧,阴历三月的时候,下了一场透雨,本来快要没命的麦苗很快缓过来了劲儿,由肥力催着,很快长起来了。虽然麦穗不是很长,但麦籽非常饱满,尤其是我们村普遍种植的周麦品种,个子不高,脑袋大。没有浇水的麦田,亩产也能超过400斤,和去年相比,产量肯定是提高了。”

  赵友仁关心的是天气预报,天气预报说,端午节过后天气放晴。“这岗地里的小麦,天一晴立马就焦了,要马上收。”赵友仁家今年种了6亩小麦,分别在6块地里,大型收割机都不愿意在这样小块地里作业。况且好些坡地退耕还林都种上了树,收麦子还真有些困难。

  赵友仁说:“不管怎么说,农民还是希望收成好,麦子已经长成了,哪怕自己蜕层皮,也要把粮食收到家!”

  ②5月29日早上7点,天上挂着大太阳,登封市石道乡吕岗村显得很安静。吕振民拽下一穗麦子,揉了揉,吹去麦糠,一粒一粒地数,这穗麦子总共有30粒

  端午节的雨没有过夜就停了下来。第二天早上5点多钟,大太阳就从嵩山坳里爬了上来,微风一吹,吕岗那高高低低的麦田里便掀起了小小的麦浪。76岁的吕丙午老人和45岁的吕振民来到村南的岗地里,看着已经发黄的小麦,已经不再担心今年的收成了。

  很多年前,吕家的祖先来到登封石道乡讨生活,当地背风向阳的好地盘早已被士绅们占领了,他们只能在这块贫瘠的岗地上落脚。“后来吕姓和赵姓联姻,加上其他几姓的并入,现在全村已有2400口人了。”吕丙午说。

  去年,吕岗村6000亩地几乎绝收,大多数农户是赔了化肥、赔了种子、赔了工夫。

  这地方就是缺水。村南吕盘文家曾经花费3000多元打了一口井,有50多米深,正好挨着自家的6亩麦田。平常这口井主要是吃水的,今年春天,眼看麦子要旱死了,吕盘文家开始用井水浇灌自家的6亩麦子,有水了赶紧抽,没水了停下来,还不是大水漫灌,浇完6亩小麦用了整整10天时间。

  吕岗没有人给市长写“鸡毛信”,但吕岗有个退休的县级干部从当地水利局为村里申请到了5万元的水利款。

  吕振民说:“我们用这5万块钱在村边的沟里修了一条高5米、长21米的坝,好歹蓄了一些水,麦苗正处于需要水返青的时候,我们用沟里的水浇了50多亩地,现在这几十亩麦子好着哩,亩产肯定在800斤靠上。”“村干部现在劲头可大了,使劲往上面跑,要是再能跑回来一些钱,再修几条这样的坝,水浇地的面积就更多了,吕岗人均耕地面积大,一人敢有一亩水浇地,那日子肯定呱呱叫!”吕丙午说。

  吕丙午和吕振民找到最差和较好的旱地,分别拽下一穗麦子揉了揉,吹去麦糠,最差的麦子有19粒,较好的麦子是30粒。

  “今年吕岗的小麦每亩地起码能收300斤,收割机收完麦子找不到主人的事,今年肯定不会发生了!”吕振民说完,自己也笑了。

  ③5月29日上午10点,伊川县白沙镇朱岭村。71岁的许富彬和66岁的许俊照在大门口下象棋。大门旁的架子车上装着麦子,煞车的绳都没解开

  从吕岗向西大约50公里,临大路有吴岭、常岭、朱岭三个村子,他们都属于伊川县白沙镇,道路两边的小麦大多都已经收割完毕,高高低低的麦田里收割后留下的新茬,在阳光下泛着白光。

  朱岭村71岁的许富彬和66岁的许俊照在许富彬家大门口下象棋。大门旁的架子车上,是拉回来的麦子,煞车的绳还没解开。

  “要是一马平川,这村子就不会叫这岭那岭了。”许俊照说。

  同样的丘陵岗地,朱岭村的人均土地远没有吕岗村的多。尤其是近些年,村子附近建起了电厂,有部分土地被征用了,现在每人还合不到一亩土地。

  “地块小,我家是用小收割机收的,割倒以后捆成捆,用架子车拉回来。现在扬场、放磙这套老把式都用不上了,等天晴开了,把麦子往大门口的水泥地上一摊,让车碾压一下就收起来了。”许富彬说。

  从朱岭村向东10公里是丁流村。村民韩会星家的麦子是用大型收割机收的。29日一大早,韩会星就和爱人把装在编织袋里的麦子拉到了丁流村社区服务中心门前的水泥广场上了。

  “我在洛阳市一家工厂里上班,端午放假,我早回来了一天,正好有收割机,27号就把麦子收了,收割一亩30元。节后我就要上班走了,光靠一个娘们儿把这么多小麦弄出来晒干太不容易,所以今天刚刚晴,我就把小麦弄出来了。”韩会星说。

  反正麦子都是自家的,韩会星和其他农民一样,收麦后根本不会再把小麦称一称,要一个确切的亩产,但他估摸着,今年的亩产在200公斤靠上。

  司马青焕是伊川县农业局的高级农艺师。司马青焕说,伊川有30万亩旱地小麦,像朱岭、吴岭、常岭、丁流这一块是旱地中最差的。她跑了很多点调查今年的小麦产量,得出了今年旱地小麦整体增产的结论,预计亩产是219公斤。

  伊川县农业局李雪玲副局长介绍说,今年旱地小麦丰收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前期抗旱的力度大,二是后期的人工增雨。

  71岁的许富彬和66岁的许俊照还在继续下棋,他们要战斗到吃饭的时候。麦子收到家里他们就心安了,至于当地政府往天上打多少炮弹才下的雨他们已经不关心了。

  ④5月29日下午3时,偃师市邙岭乡刘坡村。放眼南望,收割结束的麦茬地里,村民都在趁墒播种玉米和花生;向北俯瞰,黄河依旧在静静地东流

  俗话说,“麦收八十三场雨”。偃师市邙岭乡刘坡村62岁的村民马唐土介绍说:头年阴历八月要是有一场透雨,小麦播种时的底墒就足够了,苗就出齐了;头年阴历十月需要一场雪,麦子就能安全过冬并且对分蘖有利;当年阴历三月需要一场雨,这样麦子就返青了。

  “可老天爷的事谁能管住?”马唐土说,“该下雨了他不伺候人,咱也没法啊,拿个再高的棍子,也不能把天捅个窟窿让它哗啦啦流水吧?”

  刘坡是偃师市邙岭乡最西的一个村子,向东依次是赵坡、丁门口和蔡庄三个村。其实这几个村子甚至说整个邙岭乡都在这一面坡上。

  邙岭乡是个养猪大乡,刘坡村民王四点就养了10头能繁母猪,走的是自繁自养的路子。“今年的小麦瞎了,顶多每亩打350斤。除了天旱,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上粪太多了。”王四点说,“整个邙岭上土层很厚,土质也特别好,找个石头都不容易。养殖户有大量的农家肥,都一车一车拉到地里了,地太壮了,一缺雨水小麦都烧死了。今年和风调雨顺的年景比,小麦产量不算高。”

  马唐土说,这地方风调雨顺的年景不多,像今年这样的情况,不算是灾年。这一面坡上可都是亩产千斤的好地啊!

  路边还有一两家的小麦没有收割,王四点笑着说:“种地不操心的人今年反而占便宜了,不上粪的地,缺水也没烧死,后期连续两场雨后,麦子很快长起来了,没想到今年是懒人有福!”

  为了验证王四点的说法,马唐土特地找来了高肥地和低肥地的小麦作比较,比较的结果是:高肥地的半截穗小麦一穗有30个籽,而低肥地每穗结了49个籽。

  ⑤5月30日上午,天气晴好,荥阳市高山镇高山村的村民都晒起了麦子。村民们说,先是政府伺候人,后是老天伺候人,两厢加一起,今年小麦收成真的不错

  荥阳市高山镇其实并没有高山,只能算丘陵。全镇29000亩小麦有23000亩都没有灌溉条件。

  “就是因为耕作条件差,逼着高山人发展工业,造就了全国有名的阀门之乡。”高山镇党委书记周进良介绍说,“人总是要吃饭的,所以,我们多年来并没有因为工业的发达而忽视粮食生产,相反,我们还用自己镇里的财力支持农民种好庄稼。”

  主管农业的副镇长任燕侠介绍说,2008年高山镇的旱地小麦亩产只有80斤左右,在这里作业的收割机手都要求先付款后再下地,就因为怕收了麦子没人要。今年春季开始抗旱以后,高山镇财政投入的现金和抗旱物资总额超过了30万元。

  抗旱物资补给了村组,除此之外,村民每浇一亩小麦,岭地补电费5元,沟地补电费2元,该镇今年单电费就补贴农民3万多元。

  “这种直接补贴还是有效的,今年全镇的水浇地面积扩大了2000多亩。”周进良说。

  高山村沟东组的村民王运发准备去给地里打除草剂,爱人张娥用一把竹耙子在门前翻晒新收的麦子。他们家今年种了3.4亩小麦,总共拉回家18袋子小麦,每袋100斤。100斤小麦晒干后会剩下75斤,折合一下,亩产应该是370斤。王运发说:“这可真不少了,过去种庄稼都是农民自己的事情,现在天一旱政府比农民还着急呢,有些懒蛋不想浇麦地,村镇干部还一遍一遍地催他们呢。”

  端午节虽然是法定的休息日,但在乡镇干部心里,“三夏”比休息更重要,高山镇的干部几乎都是在镇里过的端午节。

责任编辑:姜秋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