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民三夏生活纪实:从大忙到从容

2009年06月18日 19:51来源:河南日报农村版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农机显身手,悠哉过“三夏”。 陈更生 摄

劳作间隙,走进村头超市买些吃的喝的。 孙高成 摄

  本报记者 张舒娜

  从进入农耕时代开始,“烈日当头、黄金铺地、老少弯腰”一直是“三夏”时节的真实写照。近几年,中央农机购置补贴等支农、惠农政策的实施,使农业机械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农民传承了几千年的农耕方式、生活方式、收入结构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如今农村的“三夏”大忙是什么样呢,与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近日,记者赴新乡和驻马店等地进行了有关采访。

  农机显身手 繁忙时节亦从容

  6月7日上午,在“三夏”工作的当口,封丘县应举镇一处地头树阴下,几名留守年轻妇女跟往常一样在打牌。不同的是,她们把牌局从村里的树阴下搬到了麦田地头的树阴下。

  正打得起兴,远处的麦田里有人喊:“三妮,轮到你家割麦了!”一名年轻的妇女拍拍屁股上的土,一溜烟向一台正在田里作业的联合收割机跑过去,还不忘留下一句话:“看待会儿我拐回来咋赢你们!”

  这话要在以前只能是玩笑。因为要是在实行机收前,三妮收完几亩地的小麦“拐回来”恐怕得十天半月。

  “现在真是赶上了好时候!”应举镇应举村57岁的崔若社记得很清楚,20年前,每逢“三夏”大忙,挨家挨户天不亮就要起来磨镰,一大早就来到麦田,一个割麦好手吃喝在田里,烈日下镰不离手,累得腰酸背痛一天下来最多割一亩小麦,也仅仅是完成割麦这样一道程序。割的麦秸随后要用架子车运到打麦场,晒上两天后有的叫来一辆拖拉机带着个石磙碾,有的是套上牛带着个石磙碾,碾上20分钟后要全部翻一遍再碾,接着把碾脱了粒的麦秸挑开,堆成麦秸垛,等天好时,看准风向把麦扬出来。

  “这些程序平均下来,一亩小麦大概需要3天时间。”“俗话说‘春争日夏争时’,‘三夏’季节,一个小时都不能耽误,耽误一个小时玉米秧苗前一耧后一耧中的长势都不一样。忙得人像个机器似的,不停地运转,心急火燎的,加上天气炎热,半个月下来累得直不起腰。现在不一样了,‘三夏’季节跟平时没啥两样!”老崔开心地说。他家里有6亩小麦,儿子女儿都在外地,四口人的地,老崔和老伴儿两天连收带种给收拾了。

  “俺只需在地头撑着口袋,从联合收割机上接下麦子后撂上‘奔马’拉回家,最省劲儿的,有人在地头小麦就被收购走了,高兴地数着钱回家。”老崔老伴儿说。

  汝州市焦村乡收割机手张为平举的例子更具有说服力:一台“新三王”联合收割机在田里一个来回10分钟就能收一亩地,一天能割麦脱粒100多亩。他们乡有本地联合收割机30台,加上河北过来的60台,5月30日~31日两天全乡小麦全部收割完毕。

  “截至6月8日,两天的时间,封丘县应举镇小麦已经收割2/3,如果不是下雨,再有一天就能收完、种完了。”正在田地里指导工作的应举镇镇长刘安超说,“联合收割机收后,‘农哈哈’播种施肥机过后,封闭药打过,就等着收秋了。”

  “三夏”中,大型联合收割机、播种施肥机等农业机械粉墨登场,使得无论是劳动力数量、劳动强度还是劳动时间都大大变小缩短,抢收抢种的紧张感已经不存在,农机在田地里唱了一出“‘三夏’大忙亦从容”的大戏。老一代庄稼人禁不住感叹:“过去一个多月的活儿,如今几天就完成了,像在做梦啊!”

  手机变遥控

  赚钱收麦两不误

  6月6日上午,平舆县射桥镇正在晾晒新麦子的45岁的姚雪接到丈夫王方从河北井陉打回的电话,问家里的麦子收完没有,她大声对着电话说:“种都已经种完了!”语气里明显带着自豪,更没有往年的抱怨。

  王方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以前厂里的务工者每到夏收时都会理直气壮地请假,理由也冠冕堂皇:“要收麦子了,家里人忙不过来,必须回家!”但是现在看着工厂任务紧,家里面收种有机器,不需要太多劳力,也就不好意思请假了。

  “我家今年这季子收的8000斤小麦,每斤按最低价9毛1算,就是7000多块。以前卖粮要排队,有时还要打白条,现在收购点就在家门口,直接卖给国家在村里的收粮经纪人或者商贩,卖粮方便得很,只要看看秤,钱就到手了。”姚雪说。

  卖粮容易的背后藏着政府的努力。2006年6月,国家在河北、山东、河南、安徽等六个省进行以国家储备库为依托的烘托粮食最低收购价的托市收购工作。为了进一步保障农民切身利益,农发行今年再次责成有关单位一定要确保粮食收购的资金到位、组织到位、监督到位、政策到位。

  32岁的射桥镇王湾村村民王安不靠粮食为主要收入,他在吉林经营一家服装店,现在手里握着不下30万元。“以前为了土地,不敢到远处打工。这里有笔账,春节大家基本都回家,节后3个多月‘三夏’开始,‘三夏’后的9月份又开始秋收,一年就只剩下三个月的打工时间,啥事也干不圆满。如果走得远的话,挣两三个月的钱还不够路上给人家的车加油的。现在大型农机普及了,到了收麦季节,自己在外遥控指挥着,她一个人就能把麦子收了。”

  各种产业的发展使农民更多地走出了乡村,彻底地颠覆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传统生产生活方式。农业科技的发展,把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种植业不再是农民增收的唯一渠道,农民的收入结构变得多元化。

  自在新生活 忙时吃啥就有啥

  6月9日,在郑州市直机关工作的张莉在农忙季节照例隔两天就给在临颍老家居住的母亲一个电话,电话中问及小麦收割情况,母亲告诉她:“嗨,一天就完了,玉米当时就种上了,跟锻炼身体一样!”

  让张莉吃惊的是两天前打电话时,母亲说两亩小麦还没开镰。

  “每年的‘三夏’大忙季节,如果因为工作忙,抽不开身回家,我总会隔天打个电话,因为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如果农忙季节身在外地工作而没有问候就被戳脊梁骨。”张莉说,“不过这种观念要改了,现在农村‘三夏’已经不再是忙得不可开交、吃喝都顾不上了。”

  延津县西屯镇王小花的说法印证了张莉的话。“农村有句老话叫做,过年吃啥不掏力,‘三夏’时掏力不吃啥,讲的是过年时轻闲而且什么好吃的都吃得上,而‘三夏’忙累的时候什么也吃不上。”

  她介绍说,十年前,麦收未开始的前十天,农民们就先准备好一袋子面粉,腌一坛子鸡蛋以备农忙时凑合着吃。农忙时,每天先烧一锅白开水,小孩子负责在家里和打麦场之间拎水,大人一天到晚呆在打麦场,老年人做饭、送饭,男女老少齐上阵。过年时用面粉做的“枣花”,放了半年,到了“三夏”时成了又干又脆的零食,饥渴时就拿出来啃一口“枣花”,用白开水顺下去。

  在西屯镇西屯村村民宋培震家,看到冰箱里,冰激淋、绿茶、鲜肉样样有,而且也没必要准备那么多东西。宋培震说:“村里有超市,啥都能随时买到,村里每天都有几次刚出锅的油条叫卖。村里还有小饭店,不想做了,捞面条、烩面、小炒都有,很方便。”由于国家的补贴,宋培震家中购齐了冰箱、电视机等电器,原本半月的“三夏”大忙两天就结束了,其他时间就像平时一样在家里喝着茶水、看着电视节目,生活优哉游哉的。

  “十年前的麦收前,农民都要做好几种准备:身上脱层皮的准备、干粮的准备、收种工具的准备,现在呢,各种农机进了田,收割、施肥、播种、打药全交给机器,再懒的人都能把地种好,只准备着吃饱了等饿就行了。”宋培震笑着说。

  事实表明,国家惠农政策的实行,使农村居民的消费水平和生活质量不断提高。麦收大忙时节的农民饮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繁忙的劳作之余,农民照样能吃上新鲜的鸡鸭肉蛋,实现了在农忙中享受“懒汉”生活的梦想。

  行走在中原大地,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大旱之年收获的喜悦,更多的是由于科技和经济的发展,农业生产方式的变革、农民生活习惯的变化和农村社会进步所带来的愉悦,农村“三夏”大忙,一去不复返。

责任编辑:姜秋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