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少粮 我有多大仓

2009年06月18日 19:47来源:河南日报农村版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粮管所搬运队把小麦送入传送带

  当地农民收了麦子留足口粮后,余粮都要卖掉

  售粮农民和粮食局工作人员争论小麦的级别

  本报记者 宋朝 宋广军 通讯员 卢黎明 任刚有 文/图

  什么是托市收购?有人这样定义:托市收购是以国家储备库为依托的烘托粮食最低收购价的收购工作。

  如果上述定义有些拗口,不妨这样理解:有个粮食收购者,叫“国家”,他跟别的收购者不一样,他很有钱,粮库也够大,别的收购者,钱少,库小,收购粮食的价格比“国家”的较低,农民都盯着这个叫“国家”的最大买家,如果别的收购者不能出比它更高的价格,就会把粮食卖给“国家”。

  2008年10月19日,国家发改委下发文件,较大幅度提高2009年生产的小麦最低收购价水平,每50公斤白小麦(三等,下同)、红小麦、混合麦最低收购价格分别提高到87元、83元、83元,比2008年分别提高10元、11元、11元。

  6月3日,襄城县库庄乡粮食管理所开秤收粮,当地农民的新麦陆续进了粮管所的粮仓。

  ①6月4日上午,李六开着自家的时风农用车,把他和四哥刚刚晒干的4000公斤小麦卖给了库庄粮管所

  6月4日上午10点10分,襄城县库庄乡库庄村灵树村民组的村民李六卖到库庄粮管所的4000公斤新麦通过长长的输送带进了库庄粮管所的11号仓库。

  “我的小麦前天就晒干了,昨天我给粮管所打了个电话,他们说收购已经开始了,今天一早我就装车来卖麦子了。”李六说,车上的麦子有他四哥李四的1200公斤,其余的2800公斤是他今年7亩地的全部收成。

  李六的爱人守在传送带一边,认真地把搬运工扔下来的编织袋拾掇整齐,也许明年装粮食的时候还要用呢。

  这4000公斤麦子被定为二级白麦,每公斤的价格是1.78元。粮管所的业务员李冬梅认真地收好了李六递上来的小麦入库单,核算、记账,然后从窗口递出了7120元,两口子站在窗口认真数了一遍,对李冬梅说“谢谢了,没错”后,小心地把一沓钱装进一个塑料袋,开上农用车走了,临走还和站在院子里的库庄粮管所所长海德建打了个招呼。

  库庄粮管所是6月3日中午开秤收购小麦的,当日做了39单生意,共入库小麦47525公斤。

  李六夫妇卖了小麦揣着钱出粮管所大门的时候,王堂村的刘广甫正好拉着粮食进门。刘广甫家人口少、地少,再加上部分土地种了蔬菜,当日只拉到粮管所1200公斤新麦。刘广甫说:“新麦磨的面口感不好,所以乡下人一般都吃隔年的陈麦,一堆粮食放到家里,还要下工夫照看,费事,所以家里留够能吃一年的小麦,其余的都卖掉了。”

  海德建介绍说,库庄乡在襄城县不是个产量大乡,全乡5万口人,今年种植小麦3.9万亩,预计总产在1500万公斤左右。现在的小麦商品率在60%以上,全乡农民今年预计卖粮在1000万公斤左右。

  襄城县粮食局副局长程松科根据往年的经验分析说,像李六和刘广甫这样直接到粮管所卖粮的农民大约占全乡农民的30%,更多的粮农怕麻烦,都会把粮食卖给走街串巷的粮食经纪人。

  ②李六的4000公斤小麦是粮管所雇用的搬运队装卸的,粮管所的职工食堂里随时可以做出捞面条,卖粮的经纪人吃两碗也不用给钱

  海德建再三强调,库庄粮管所执行上级的粮食收购政策不打折扣,只要粮食拉进来,都要入仓。

  库庄粮管所加上一个临时工总共才11个人,加上今年新建的15号仓,总仓容达到1100万公斤。5月下旬,11号仓的120万公斤小麦调往山西晋城,现在全所的空仓可收购小麦683万公斤,近两天还有一仓小麦要调走,还能腾出180万公斤的库容。

  “如果这里卖粮的农民多,仓库里放不下,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襄城县还有仓库,我们随时可以把粮食调到其他仓库。”襄城县粮食局局长孙谦说。

  王双锋是库庄村王堂村民组的村民,也是库庄粮管所雇用的搬运队队长,他这个季节性很强的队长已经当了好几年了,6月4日,李六的4000公斤小麦都是他带的搬运工卸下农用车的。

  “现在刚刚开始收粮食,卖家还不是很多,今天搬运队只过来了11个人,如果到了卖粮食的高峰期,用的人更多。根据往年的经验,我今年找了24名搬运工。”王双锋说,“搬运粮食是个体力活儿,工作时间也很长,有时一天要从早上6点干到晚上10点多,只要有卖粮的,我们就不能离开。”

  谢绿妮是库庄粮管所的职工,平时住在县城里,但夏粮收购一开始,她就以粮管所为家了,天天早上6点多就要开始工作,即便去食堂吃饭或者去趟厕所也要一溜儿小跑。

  粮管所的食堂可不单单是11个职工能去吃饭,许多卖粮的经纪人都可以让厨师给他做一碗捞面条。粮管所对卖粮者的服务不光表现在捞面条上,夏粮征购开始前,他们已经在辖区内挂了好多宣传横幅,国家提高小麦收购价格的消息也在各村的大喇叭里反复播放了多遍。

  “上级要求我们转变服务态度、增加服务项目,即便上级不要求,我们也会这样做的。譬如我们这里的种粮大户,只要给我们来个电话说要卖粮食,我们就会上门去收购。”海德建介绍说。

  “在对农民售粮的服务方面,全县的粮食企业都是一样的,优质的服务才会吸引更多的农民和经纪人来卖粮,收的粮食多了、储的粮食多了,粮食企业才会有活力。”孙谦说。

  ③2006年,国家开始托市收购小麦,这项政策不单单使农民得到了实惠,走投无路的粮食企业也有了生路

  在襄城县,孙谦算是个“粮食通”了。襄城县有个规模、效益都不错的面粉厂,当年的粮食局副局长孙谦曾经兼任过面粉厂的厂长,而现在他则是襄城县粮食局局长。

  在兴缴公粮、卖余粮的年代,粮管所在当地还是很牛气的,每到缴粮的时候,收粮都是当地政府的中心工作,卖粮的车队排成长龙,人山人海的图片往往都要发在报纸的主要版面。

  “随着国家惠农政策力度的逐年加大,粮食部门的日子开始难过。襄城县就是在2004年开始分流粮食系统职工的,分流以后,像库庄这样的粮管所都转制成了企业。”孙谦说,“2006年,国家开始托市收购小麦,这项政策不单单使农民得到了实惠,走投无路的粮食企业也有了生路。”

  库庄乡当年的小麦长势如何,粮管所当年能收购多少小麦,这些数据都要在适当时候报给县粮食局,全县的情况由县粮食局统一汇总上报,这样一直上报到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即中储粮。每收购一公斤小麦,中储粮要给库庄这样的粮管所0.05元的收购费,而一公斤小麦如果在库庄粮库里存放了一年,库庄粮管所得到的看管费是0.07元。

  “国家托市收购粮食的政策主要是要保护粮食安全、惠农,而也就是有这几分钱,我们粮食企业彻底活了起来。”孙谦一直认为,粮食企业还是沾了政策的光。

  程松科是县粮食局主管收储的副局长,对收储业务非常内行:“这区区的几分钱,除了粮管所职工的工资外,还要保证仓房维修、器材维护和购置。譬如收粮时临时雇用的搬运队,卸一吨粮食的劳务费用是6块钱,这些钱都要从这几分的收购和看管费中出。”程松科估计,这几分钱的收入现在占到基层粮管所年收入的70%左右,而另外30%的收入就是粮管所在秋季依托仓库进行的多种经营。

  这样的政策调动了粮管所收储粮食的积极性,今年库庄粮管所新建的15号仓库,就是该所自筹资金建成的。

  海德建和他的职工们早已把售粮农民和经纪人看成了自己的衣食父母,而随着观念转变而形成的服务体系,让售粮农民获得了尊重。海德建说:“现在库庄粮管所至少有50名紧密联系的粮食经纪人。”

  ④粮食托市收购的资金是由农发行提供的,要多少有多少,像过去给售粮农民打白条的情况再也不会发生了

  襄城县今年有67万亩小麦,总产在3.5亿公斤上下,理论上农民要卖出2亿公斤小麦,所以在夏粮收购开始前,襄城县粮食局已经腾出了足够的库容。小麦提价后,最低的价格是每公斤1.66元,照此计算,2亿公斤小麦至少需要3.2亿元的收购资金。

  孙谦打趣说:“襄城县粮食局肯定没有这笔巨额资金,这笔钱是国家的,襄城县农发行负责掌管发放这些资金,农发行是我们的财务科!”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襄城县支行副行长何贵峰也笑着承认自己甘愿当粮食局的财务科。何贵峰说:“粮食托市收购政策性很强,自上而下都非常重视,我们的政策必须不棚架、落到位。”

  夏粮收购开始前,农发行和粮食局经常碰头、开会,连到大田里估产都是一起去。

  “本着宽备窄用的原则,今年全县落实了夏粮收购资金3.5亿元,近期我们已经陆续给粮食收购企业拨付了3至5天的铺底资金,随后几个相关单位会及时通气,会根据收购进度,用多少给多少!”何贵峰说。

  为了方便夏粮收购,农发行前期就和靠近粮食收购企业的金融机构进行了协调,就近为这些粮食收购企业开了辅助账户,收购资金除了保证供应,还要做到及时、安全,只有收购资金不断档,给农民打白条的现象才不会发生。

  有了钱,有了仓库,农民的粮食收上来了,可怎么卖出去呢?库庄的海德建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孙谦局长也不需考虑这个问题。销售问题归粮权所有者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负责。库庄粮管所每个仓库装了多少斤什么级别的粮食,中储粮一清二楚,他们会在恰当时候在郑州的粮食交易市场挂牌拍卖,一旦卖出,库庄粮管所的仓库就腾出来了,资金也就回笼到了农发行。有人形象地称中储粮为“中国的大粮仓”、“中国的大粮商”。

  ⑤库庄乡李树村的殷建民想多卖几个钱,一直强调自己的小麦好得很,孙谦抓起一把小麦一看,认定他的小麦是二级麦,与检验、化验的结果一样

  6月1日,襄城县召开了夏粮收购工作动员会,副县长段殿臣在会议上强调,粮食收储企业一定要把好事办好,要让广大农民高兴而来,满意而归。

  尽管国家制定了小麦收购的最低价,但一级麦比三级麦每公斤还是要高出0.12元钱。段殿臣要求:收购价格提高以后,全县的粮食收储企业要确保农民直接受益,要严格按照国家规定以质论价,准确作价收购;要杜绝压级压价、克斤扣两。尽管收储粮食的是企业,但毕竟体现的是党和政府的形象,在这个环节上决不能给党和政府的的脸上抹黑。

  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库庄粮管所收储开始前增加了一些先进的设备,新安装的电子磅在院子里显得十分显眼,该所还购置了检验、化验仪器,连麦子的水分都是用电脑来测定的。

  李树村的殷建民想多卖几个钱,一直强调自己的小麦好得很,孙谦抓起一把小麦一看,认定他的小麦是二级麦,与检验、化验的结果一样。

  6月4日那天,襄城县境内的大部分麦田里大型收割机还在隆隆作响,许多村庄的街道上、平房顶上都摊晒着新收的麦子。已经晒干的麦子有的像李六一样拉到粮管所换成了很好存放的钱,还有的人直接把小麦卖给了粮食经纪人,尽管这样每斤小麦会少卖一二分钱,但省了一袋一袋装麦子的麻烦了。

责任编辑:姜秋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