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化所称砍树是上级决定 卖树通过招标进行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经五路与黄河路附近的国槐也被砍伐  商报记者 田仲煜\摄

郑州千余棵杨树地下泣告

  绿化所称砍树是上级决定,各区都有任务 卖树通过招标进行 钱已上交区财政

  区财政说电脑系统显示,暂未收到这笔钱

  最近一段时间,郑州市金水区多条道路上的杨树被砍伐,不少市民表示不理解,呼吁有关部门给予解释。

  据绿化部门透露,目前,金水区共砍伐了1113棵杨树,通过招标,共卖了22万元,并且这些钱已经上交区财政。然而,据金水区财政方面称,电脑系统显示他们暂未收到这笔钱。

  河南商报 记者 王文凯 见习记者 殷婷婷 实习生 尹楠

  【语录】

  “砍这些树是我们园林人的悲哀。40公分以上的大树老化后 ,一旦刮风下雨,易倾倒,砍了还能说得过去。你看看像这样直径不到20公分的,长势喜人,砍了实在让人心疼。真搞不懂做出这样决策的领导是咋想的。” —— 一伐树工

  现场

  多条路段杨树被砍伐

  近日,金水区红旗路、经八路、经一路等多条道路两侧的杨树被砍伐,工人们繁忙砍树的情景成为市民关注的焦点。

  9日下午,记者在经五路与红旗路附近看到,伐树工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一棵棵巨大的杨树在机器的轰鸣声中轰然倒下。被砍伐的杨树,有不少枝繁叶茂,小小的嫩绿色的叶子在阳光下泛着光,看上去没有任何病虫、老化等迹象。

  “好好的树,怎么说伐就伐了呢?”家住经八路的市民李大爷说。老人感叹道,郑州号称“绿城”,现在,绿化部门大量伐树,街道变成光秃秃的,还怎么对得起“绿城”这个称号呢?何况,这些长了至少30年的大杨树,每到夏天,遮天蔽日,给市民们带来了荫凉。这么一来,去哪乘凉呢?李大爷的忧虑得到了多位市民的认可。

  “这次砍了很多正值‘中年’的杨树,是我们园林人的悲哀。40公分以上的大树老化后,一旦刮风下雨,易倾倒,砍伐了还能说得过去。你看看像这样直径不到20公分的,长势喜人的树,砍了实在让人心疼。真搞不懂做出这样决策的领导是咋想的。”在现场,一名伐树工人对记者说。

  绿化部门

  1113棵杨树卖了22万元,已上交区财政

  当日下午4时许,记者就此事联系了郑州市金水区绿化所。办公室一杨姓工作人员说,这次大规模砍伐杨树,是郑州市园林局下的决定,各个区都有任务。“上面要求砍的都是有病虫害的,没有病虫害的要移栽到其他的地方。”

  那么,这次金水区砍伐的这些树能卖多少钱?杨姓工作人员说,现在他们在金水区砍伐的毛白杨根本就不好卖,以前是论方卖,现在都是论吨卖了。“去年刚过春节时,小叶杨能卖800元钱左右一方,现在的小叶杨只卖550元左右一方。金水区1000多棵毛白杨价格低得很,2008年1月份时毛白杨能卖550元左右一方,当年12月底降到380元左右一方,今年1月份以来降到300多元一吨了。”

  据该杨姓工作人员称,这次金水区共砍伐了1113棵杨树,大部分都是毛白杨,只有极少数的小叶杨。卖树是郑州市园林局通过正常的招标程序进行的。“招标我也去参加了,谁出的价钱高谁就干,这次金水区砍伐的1113棵杨树只卖了22万元,而且这些钱都已经上交区财政了。”

  随后,记者联系了金水区财政局,该局综合科张女士则称:“我们从电脑中看了,从2009年1月份到4月9日,我们区财政局只收到金水区绿化所三笔共5000多元钱,而且收的都是‘城市绿化费’。但金水区4月10日是否缴纳所说的22万元,要等次日才能从电脑中看到。”

  业界

  杨树再便宜也不可能论吨卖

  现在的杨树价格真的像金水区绿化所杨姓工作人员说的那么便宜吗?

  惠济区老鸦陈村办事处师家河村,常年从事木材交易的王先生说,现在的杨树价格的确比较便宜,但杨树再便宜也不可能论吨卖呀!

  荥阳市城关乡一位从事木材收购的关先生称,小叶杨能做三合板,原来的价格在1000元左右一方,后来降到一方800元左右,到现在,一方的价格也就500到600元之间。而毛白杨只能做家具使用,价格在一方400到500元之间。

  “其实,树木价格也是一个地方一个价,但不会错太多,顶多也就三五十块钱。郑州附近收购树木的地方,要数新郑价格最高。我们收的毛白杨价格最高的500元一方,直径30公分的也基本上是这个价,而直径在40公分的,一方要多出50元左右。”王先生说。

  而在新密从事树木收购的马先生也称,杨树价格的确掉价了,但还没有到论吨卖的地步。据他说,他们收购的杨树,直径在20公分的价格为一方400至500元,直径在30公分的一方为500至600元,直径在40公分的一方为600至700元。

  市民

  砍树应举行听证

  “砍伐这么多树,为何市政、绿化、园林等部门不举行听证呢?”在经八路一处砍树现场,一位68岁的市民赵大爷说,他是从行政单位退休的,像绿化部门这次大面积地砍伐树木,应该提前举行一下听证,征求一下市民的意见。

  赵大爷话音一落,多民市民纷纷表示赞同。市民张女士说,“2006年时,有数据显示郑州绿化率已达30%以上,但生活在郑州的人,却有一种明显的感觉,那些遮天蔽日的树木越来越少了。”

  那么,这次金水区砍伐的1113棵树木是否该举行听证呢?郑州市市政立刻办一位女工作人员说,砍树是否需要举行听证,因为我们没有管理这块,所以不太清楚。“既然事情发生在金水区,那你们就问金水区市政局,看是否需要举行听证。”

  昨日下午4时许,金水区市政局办公室一男工作人员说,他们对是否需要举行听证不太清楚。“我们不专业,这个需要问金水区绿化所。这个问题他们回答更权威一些。”而金水区绿化所办公室一女工作人员则称,他们砍伐树木是按照上级文件执行的,而且都有手续。“我们是最基层的单位,是否举行听证我不清楚。如果要举行的话,也轮不到我们呀,我们没资格。这个应该是上级部门的事。”

  (线索提供 李女士)

  【杨树独白】

  春天来了,别的树活了,我们却死了。

  我们是郑州市金水区上千棵杨树,有小叶杨,有毛白杨,我们曾在肥沃的土地上焕发出勃勃生机。

  我们死得很惨。到郑州红旗路、经八路、经五路等地方看看吧,那里到处都是我们的尸体。刚刚熬过寒冷的冬天啊,刚刚长出了树叶,郑州就和我们说了拜拜,不要忘了——绿城荣誉,可有我们一份功劳。

  我们死得还很冤。到砍伐现场看看去吧,听听有多少人对着我们唏嘘,为我们感到惋惜。听听一些伐树工人的话吧,他们也在为我们叫屈:好好的树,为啥要砍呢?

  多么美的春天,我们却死在了“莫须有”之下。听,有人在说我们老了,病了,不中用了。我们是生命,当然有生老病死,但是,和人一样,我们也有年富力强的,为什么不留下我们的精壮分子,却要对我们进行种族清洗?

  树也终有一死,如果死得其所,我们也没啥说,但是,我们死得不值啊。知道吗?别的树被砍伐后,是论方卖的,而我们却是论吨。吨是个啥概念?——不把我们当树看,而是当成了垃圾。

  春天,万物复苏,我们刚动了动身子,还没舒展一下,就这么完了。多么渴望能下一场“窦娥雪”,请有道义的部门为我们申冤。

责任编辑:吴勇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