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 > 河南 > 纪念杨靖宇诞辰100周年 > 靖宇故事
 
 

确山不欢迎你张国焘


http://www.dahe.cn 2005-03-16 15:08:29    张群良 潘玉清 赵运红
  河南报业网讯   1927年,河南的农民运动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日益高涨,有力地支援了北伐战争。北伐军的胜利又有力地促进了河南革命力量的迅猛发展。在大革命浪潮汹涌澎湃的岁月里,共产党人参加和掌握革命政权已经成为革命进一步发展的需要。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后,武汉国民政府的右派人物谭延闿、徐谦等和国民革命军中的反动军官何健等惶恐不安,他们大肆咒骂“农民运动过火”、“共产党制造阶级斗争破坏国民革命”,多次下令限制或停止河南工农革命运动。时任国民革命军前敌总指挥兼北伐军第三十五军军长的何健,虽然还没有公开叛变革命,但在确山问题上已凶相毕露。他对确山县临时治安委员会这样的新生农工革命政权恨之入骨,亲自率重兵到确山和驻马店驻防一月有余,命令杨靖宇交出县政权,特派张廷柱到确山接任县长。杨靖宇不但不解散临时治安委员会,反而让张廷柱作为确山旧政权的代表,正式办理手续,交出确山县政权。何健闻悉甚为恼火,马上将张廷柱撤职。515日,何健再次率部进驻确山、驻马店及京汉铁路以东地区,不思进攻奉鲁军,却盛气凌人地训斥:从即日起,河南的县级政权均由其部下接管,倘有不从者,军法严惩。      1927年5月,武汉地区的形势急剧恶化,汪精卫集团日趋反动。513日,夏斗寅叛变;521日,许克祥发动“马日事变”。这些事变没能提高以陈独秀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对汪精卫、唐生智公开叛变革命的警觉,竟依然对汪精卫抱着很大幻想,视汪精卫为国民党左派,认为当前中共中央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搞好同国民党左派的关系,跟着汪精卫指责工农运动过火。陈独秀不但完全同意汪精卫的意见,而且立即着手“切实地改正过去的错误”,认为河南农民运动有“左稚病”,要求河南农民运动的任务是要“发展农民同国民革命军的牢固联盟”,切实服从革命军,坚决杜绝民众团体与国民革命军之间不协调事件的发生。为此,陈独秀特派张国焘以中共中央全权代表的身份,火速赶到河南,处理各地民众与北伐军的“纠纷”问题。
    523日,张国焘乘坐专车到达确山。专车停在确山火车站,张国焘没有下车,只让随行人员下车前往确山县临时治安委员会,通知杨靖宇及赫俊夫马上到专车上面见中共中央代表。
    杨靖宇、赫俊夫听说张国焘莅临确山,真是兴奋异常。无疑,这是中共中央对确山革命运动的充分肯定和极大鼓励。他二人稍作准备,就随来人一起直奔火车站。他俩按正常情况商定,确山的农民运动、武装暴动和创建农工革命政权等工作由杨靖宇汇报,北伐军入豫以来的工作情况以及豫区执委如何对确山工作的指导等由赫俊夫汇报,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听取中共中央代表的批示。
    杨靖宇和赫俊夫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和敬意登上了张国焘乘坐的专车。
    张国焘在专车上目无一切,使劲吸着烟卷。杨靖宇和赫俊夫表示歉意和问候:“不知特派员光临,有失远迎。欢迎特派员到确山指导视察工作。”  
    “好了,好了。” 张国焘转过一副冷若冰霜的面孔说,“你们的官都当得很自在啊!你们的官瘾还没有过够?我们现在是国共合作,你们倒占着人家的位置迟迟不愿交出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杨靖宇、赫俊夫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无所适从。  
    张国焘严厉命令道:“中央要求你们立即取消临时治安委员会,解散农民自卫军,交出县政权。我们现在根本不具备掌握政权、掌握武装的条件。我们党的任务就是帮助国民革命军推翻军阀统治,夺取政权,而不是我们去掌握政权,更不是组织军队去掌握武装。因此,我们不能因为你们为了满足当官的欲望而顽固武断县政的幼稚举动,影响我们党与国民革命政府的统一战线,影响我们两党的友好关系。”  

    杨靖宇越听越气愤。张国焘作为中共中央特派员,到一个地方怎能既不调查研究,又不问青红皂白就训人,就发号司令。这样的领导确山不欢迎。他在心底里说:“确山不欢迎你张国焘。”尽管如此,杨靖宇认为中共中央的决定要服从,但必须有条件、有选择地根据确山的实际情况,实事求是服从,而不是无原则盲从。
 

责任编辑:陈耀文

 
发表评论 】 【 进入论坛 】 【 字体显示:  】 【 打印 】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