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 > 河南 > 纪念杨靖宇诞辰100周年 > 纪念·抗战胜利
 
 

十四年抗日战争回顾


http://www.dahe.cn 2005-03-16 18:10:30    
  河南报业网讯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上镌刻着这样一段话:“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九月九日,我国家受日本之降于南京;上距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之变,为时八年;再上距二十年九月十八日沈阳之变,为时十四年;再上距清甲午之役,为时五十一年。举凡五十年间日本所鲸吞蚕食于我国家者,至是悉备图籍献还。全胜之局,秦汉以来所未有也。”

    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一洗鸦片战争以来的民族耻辱。中国人民在饱尝了艰辛苦难,经过了多年的浴血奋斗之后,终于扬眉吐气了。

    日本扩大侵华和中国局部抗战

    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曾有过2000余年的友好交往。十九世纪中期,都遭受了西方列强的侵略。1868年以后,明治维新的成功,使日本逐渐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国家有所发展了。然而,日本却不断膨胀了侵略中国的野心。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一次大战时夺取德国在山东的权益、二十一条,它对中国的侵略胃口越来越大。1927年,日本召开东方会议,制定了《对华政策纲要》,确定先将满蒙从中国分离出去,然后以满蒙为基地进一步向中国内地扩张。会后,首相田中义一在给天皇的奏章中明确地提出:“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此后,日本就以此为蓝本,开始了对中国的战争挑衅和步步侵略:两次出兵山东,阻止国民革命军北伐;并相继制造济南惨案和皇姑屯事件。日本的侵华步伐日益加快。
    
    1931年9月18日夜,日军将沈阳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路轨炸毁,反诬是中国军队所为,以此为借口进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随后进攻沈阳。日本蓄谋已久的侵华战争就这样爆发了。在以后短短的三个月中,日军相继占领了沈阳、长春、吉林、齐齐哈尔、锦州、哈尔滨等城市。东北1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三千万同胞陷入了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为了掩饰其侵略本质,造成既成事实,1932年,日军宣布成立“满洲国”,扶植从天津劫来的清废帝溥仪任“执政”。1934年,“满州国"改称“满州帝国”,溥仪再次当上“皇帝”。

    “九·一八”事变后,日驻沪部队不断寻衅滋事,伺机发动侵略上海的战争。1932年1月28日,日海军陆战队向闸北发起攻击,挑起“一·二八”事变,我驻淞沪地区的19路军奋起抗敌,将其击退。随后,日军不断向上海增援,中国守军被迫后撤。

    日军如此紧锣密鼓地发动侵华战争,而当时的中国却仍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国内矛盾尖锐、纷争不断,南京国民政府并没有能真正统一中国。面对这种局面,蒋介石制定了“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仍忙于内战和镇压全国人民的爱国民主运动,这不但导致了大片国土的沦丧,日本侵华气焰的日益嚣张,而且使得国内矛盾更加激化。

    1933年,日军发动了对热河、察哈尔的进攻,热河省主席兼第5军团总指挥汤玉麟不战而逃,日军兵不血刃地占领承德。承德沦陷后,日军又分别向长城冷口、喜峰口、古北口等处进攻,突破长城防线,进一步向华北扩大侵略。中国守军奋起抵抗,几经激战,被迫后撤。日军占领长城各口,打开了进军关内的门户。1935年,日本统治集团根据“征服支那”的既定方针,又相继制造了张北事件、察东事件、河北事件,迫使中国政府签订《秦土协定》、《何梅协定》据此,中国在河北和察哈尔的主权大部丧失。随后,日本又制造丰台事件、香河事件,唆使河北省政府督察专员殷汝耕在河北东部成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在内蒙,日军模仿制造伪满洲国的故伎,以内蒙古德王为傀儡,成立了伪蒙古军政府。至此,与东北相邻的内蒙、热河、察哈尔和河北一部都被日军控制了。

    从日本入侵东北开始,中国人民的抗日活动就没有停止过。“九·一八”事变后,一部分东北军爱国官兵,马占山、黄显声、李杜、丁超等出于民族义愤,首先奋起抵抗。随后,由东北各民族各阶层人民、原东北军爱国官兵、山林队等为基础自发组织起来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又以各种方式进行武装抗日。1933年,义勇军抗日活动转入低潮,接踵而起的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的艰苦斗争。抗联战士在极其险恶的条件下,凭借深山密林展开游击战争。虽然许多主要领导干部相继牺牲,部队人员锐减,却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

    日军对上海、对华北地区的进攻也遭到了广大爱国官兵的痛击。蒋光鼐、蔡廷锴等领导的第19路军,宋哲元等领导的长城各口守军,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在中共推动下成立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都曾进行过英勇的奋战,他们的抗日热情和行动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支持和爱戴。

    “九·一八”事变后,全国人民的抗日呼声日高,从9月下旬开始,各地学生代表纷纷汇集南京,请愿抗日。1935年12月9日,在中共的领导下,北平学生率先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提出“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和“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很快得到了各地人民的响应。1936年5月,爱国人士宋庆龄、邹韬奋、陶行知、章乃器等发起成立“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主张“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许多爱国团体纷纷加入。全国又一次出现了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潮。

    中国共产党自“九·一八”事变后,就坚定地举起了抗日的旗帜。1933年初,中共发表宣言,提出在停止进攻红军、给民众以自由和武装民众三个条件下,愿同任何进攻红军的国民党军队订立抗日协定。1935年8月1日,在莫斯科的中国代表团发表了著名的《八一宣言》,号召各党派和全国同胞组织抗日联军和国防政府,共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同年12月,中共中央召开瓦窑堡会议,确定了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

    1935年5月,红军又发表了要求南京政府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通电。9月,中共中央又作出了在中国建立统一的民主共和国的决议。

    与此同时,国民政府的对日政策日益强硬。1934年蒋介石提出了“不绝交、不宣战、不讲和、不订约”的对日外交方针。在次年的国民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国民党当局虽然对于中日妥协仍抱有一定幻想,但又声称:“抱定最后牺牲之决心而为和平最大之努力,期达奠定国家复兴民族之目的。”华北危急后,蒋介石开始试探联合苏联的可能并设法与中共谈判。然而,由于国民党方面的条件的变化,提出要红军解除武装,国共两党的秘密谈判没有结果。蒋介石再次准备以武力消灭红军。1936年11月,他调动30万军队到陕西,准备对共产党实行第六次围剿,逼迫张学良、杨虎城向红军进攻, 否则就将防地让出。1936年12月12日, 张学良、杨虎城扣押了到西安督促剿共的蒋介石,以“兵谏”“逼蒋抗日”。事变发生后,中共代表周恩来等来到西安,主张以和平方式解决事变。经过多方谈判和努力,蒋介石终于答应了结束内战,共同抗日的要求。1937年2月,国民党中央召开五届三中全会,国民党放弃了对中共的武力“围剿”政策和对日本的妥协退让政策。中共也提出同意将红军改编,接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指导等保证。国共双方政策的变化,终于使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得以基本形成,中国开始了团结抗日的局面。

 

浴血抗战的八年

 

       1937年6月,日本近卫首相组成新内阁,大力促成战时体制。日驻华北军队也一再进行武装挑衅,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已不可避免。1937年7月7日夜,驻北平西南丰台镇的日军在卢沟桥附近进行夜间演习。深夜,日军声称听到几声枪响并有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搜索,被我守军拒绝,不久,日军一个大队赶到,向中国驻军发起进攻,“七·七”事变爆发。随后,日军不断向华北增援,发起全面进攻,相继占领北平、天津。日本全面侵华战争开始了。“七·七”事变后,中共中央发表宣言,号召全民族抗战。蒋介石在庐山谈话中也表示:“如果战端一开,那就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随后,经过谈判,国共两党就红军改编和陕甘宁边区政权达成了协议,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公布了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9月23日,蒋介石发表讲话,承认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国共两党再次携起手来,中国开始了全面的抗日战争。    

    华北抗战后,上海方面又开始了淞沪会战。“一·二八”事变以来,国民政府就在淞沪地区秘密修建工事,并开始布署精锐部队,决心在此抗战。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开始,从次日到20日,中国军队在张治中指挥下,向上海日租界内的1万余人发起了三次进攻,中国空军也配合轰炸日海军舰只,日舰“出云”号被击受伤。由于日军不断向上海增援,我军被迫转入防御。11月5日,日援军在杭州湾登陆,我军被迫后撤,上海沦陷。淞沪会战粉碎了日军“以三个师团兵力三个月就可解决支那事变"的狂言,打破了日本速战速决的战略计划。

    日军占领上海后,沿长江西进。为保卫首都,国民政府组织了南京保卫战,但很快失败撤退。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在南京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他们在城中挨户搜索,并进入没有任何防范的国际“安全区”,成群成批地将已放下武器的士兵和手无寸铁的平民押到南京郊外和长江边集体屠杀。这种恐怖活动一直持续了6个星期之久。除了有组织的屠杀外,许多日军官兵还以疯狂的变态心理,以杀戮和平居民取乐。有关杀人取乐的“快绝百人斩杀竞争”的照片和消息竟赫然登载于1937年12月东京的《日日新闻》上。更令人发指的是日军在南京大量地强奸妇女,从幼小的女孩到年迈的老妇都不放过。据东京审判时证实的材料,日军攻占南京后发生了2万起强奸事件。战后,日本有人竭力宣扬南京大屠杀“虚构说”,然而,根据实地调查,当时驻南京的西方外交官、记者、传教士的记载和以后不断发现的有关资料,如:美国新公开的有关档案资料、《贝德士文献》、《拉贝日记》等等,都确凿无疑地向全世界表明:日军在南京屠杀我30多万同胞的罪行,无法抵赖。

    在华北,日军占领平、津后,沿平绥、平汉和津浦路向华北、华中进攻。平绥方面,我军在南口、忻口和太原一带与日军展开激战。平汉方面,国民政府为阻敌南下,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津浦方面,日军占领山东后,由鲁南向徐州进攻。在徐州以北的台儿庄,我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率部抗击,取得了抗战以来我国最大的一次胜利。

    从1938年6月起,日军将其主要战略进攻方向指向武汉,调遣大量兵力沿长江西进。为保卫武汉,国民政府集中了130个师的兵力,由蒋介石亲任总指挥,组织武汉会战。此次会战持续了4个月的时间,毙伤敌近4万人,大大消耗了日军的有生力量,使得日军“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彻底破产,因而成为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转折点。

    经过中国军民15个月的奋力抵抗,日本兵力伤亡近45万人,军费支出近100亿日元。武汉会战后,日本军队能够使用的兵力达到极限。侵华日军分散在广阔的大陆上,占领区内又到处面临游击战,因而无力再发动大规模的攻势。中日战争转入相持阶段。

    “七·七”事变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南方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分别挺进华北、华中敌后,开展游击战争,以配合正面战场作战。1937年9月,八路军115师在平型关伏击日军第五师团一部,首战取得胜利,在全国范围内扩大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平型关战斗后,八路军一面仍以部分兵力配合国民党军进行防御,一面分兵发动群众,在日军后方建立根据地。太原失守后,“在华北,以国民党为主体的正规战争已经结束,以共产党为主体的游击战争进入主要地位”。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日本侵略者对国民政府实行政治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的新方针。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公开投敌叛国。在日本支持下,1940年3月在南京成立伪中央政权。为了使蒋介石走上与汪精卫同样的道路,日本一方面派人与重庆秘密接触、谈判,开展诱降活动。另一方面进行经济封锁,不断轰炸重庆和大后方其他城市,给中国人民造成极大的牺牲和苦难,妄图以此来打击中国的抗日决心,迫使国民政府屈服。1938年11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重新划分战区,调整指挥系统,在正面战场继续抗战,先后进行了南昌会战、随枣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桂南会战、枣宜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豫南会战、上高会战、中条山会战。但是,与此同时,国民党又不断制造反共磨擦。1941年1月,顾祝同部在皖南袭击奉命北上的新四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1941年12月,为打破中国战场的僵持局面,日军迫不及待地发动了太平洋战争。中国结束了四年孤军奋战的局面,开始了与盟军并肩作战的新阶段。1942年,中国战区成立,蒋介石被任命为统帅。太平洋战争后,正面战场进行了第三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和常德会战。其中,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我军大获全胜,取得了抗战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1942年,为保卫滇缅公路,中国派遣十万远征军入缅作战。4月,攻克仁安羌,救出被日军围困的英军。后因日军突袭腊戌,远征军被截断退路,一部撤往印度,主力则穿越荒无人烟的密林,退回云南。1943年,经过整训的中国驻印军在美军配合下开始向缅北反攻,先后攻克胡康河谷、孟拱河谷、密支那和战略要地八莫。次年5月,驻云南的中国远征军也强渡怒江,沿滇缅公路向日军发动进攻,1945年1月,与驻印军在芒友会师,胜利打通了中印缅公路。

    在经过了抗日根据地的初创阶段后,八路军、新四军进一步向敌后发展。敌后战场不断扩大。除了保卫原有的华北抗日根据地外,又先后创建和巩固了冀热辽、冀中、晋冀鲁豫、鲁中、大青山等抗日根据地。新四军在长江以北的部队也得到迅速发展,在豫东、皖北和皖中,以及苏北和苏中都建立了大片抗日根据地。同时新四军皖南部队也有一定的发展。在广东省珠江三角洲和海南岛敌后,中国共产党也建立了抗日武装。这样,中共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除抗日联军仍坚持东北抗日游击战争外,在关内形成华北、华中、华南三大战略区,正规部队发展到50万人,抗日根据地人口达1亿以上。

    1940年8月到12月,八路军在华北向日军发起以破坏和袭击敌人交通线为重点的全面攻击。前后加入战斗的有一百多个团的兵力,史称百团大战。经过三个半月的激战,毙伤日军2万余人,攻占据点2000处,破坏铁路500公里,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

    1941年至1942年,敌后抗日战场出现了极其困难的局面。日军集中大部在华兵力,对敌后战场进行残酷的“扫荡”、“蚕食”、“清乡”和“治安强化运动”,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和经济封锁,给敌后根据地带来空前的灾难。据1941年10月统计,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人口只剩1300余万人,抗日根据地县城只剩涉县、黎城、平顺、范县、观城、阜平等6个,八路军由1940年的40万人减少到1941年的30万人。敌后战场的抗日战争和对敌全面斗争达到最激烈和最惨苦的程度。中共中央根据严峻的形势,提出关于对敌斗争,精兵简政,统一领导,发展生产,整顿三风、三三制、减租减息等十大政策,领导敌后军民开展广泛的群众性的多种多样的游击战,粉碎了敌人的进攻,渡过了难关。从1943年起,敌后战场进入了恢复和再发展阶段,同年秋冬,八路军在华北敌后揭开了局部反攻的序幕。

    1944年初,盟国军队加紧了对轴心国军队的战略反攻。中国的抗日战争也开始了走向胜利的阶段。1944年4月,日军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正面战场出现大溃退,日军打通了平汉、粤汉路,战线也因此拉得更长。1945年3、4月,日军又对豫西鄂北和湘西发动进攻,在湘西会战中,我军节节阻击后,进行反击,歼灭日军2万多人。

    德国战败后,中、美、英等国发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但日本仍负隅顽抗,美军遂在广岛、长崎投掷原子弹,苏联也出兵中国东北对日作战。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盟国接受日本投降仪式和中国接受日本投降仪式分别在密苏里号军舰上和南京举行。10月,中国接受了驻台湾的日军的投降,从甲午战争起被日军占领长达50年的中国领土台湾从此回归祖国。

 

抗日战争──一段不应该忘记的历史

 

       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一场伟大的反侵略战争。其抗击的对象是入侵中国,到处烧杀抢掠的日本军队。在中国,日军进犯到哪里,就杀到哪里,到处制造惨案。除了在南京大屠杀中死难的三十多万同胞外,在东北、华北、华中、华南各地还有大量和平居民被日军屠杀。日军还在中国进行细菌战,并使用化学武器。设在东北的731部队已是臭名昭著,而日军在南京、北平、广州等地秘密设立的细菌部队却鲜为人知。这些部队主要负责试验和生产细菌武器。为了进行各种试验,日军甚至将活人作为试验对象,在已发病但尚未死亡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活体解剖。从1933年至1945年8月,仅731部队通过试验手段惨杀的中国人、苏联人和朝鲜人,至少在3000名以上。日军不但在东北大地投撒细菌,而且在宁波金华、常德、鲁东等地大量使用细菌武器,致使疫病流行,贻患无穷。侵华日军还丧尽天良地摧残妇女。入侵华中和华北后,日军决定在军中开设“陆军娱乐所”,强迫从日本、朝鲜和中国各地征集来的妇女满足其士兵的兽欲,无数良家妇女和无瑕少女成为日军“慰安所”里的牺牲品。日军在中国的暴行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了可耻的一页。

    梁启超在论述中日甲午之役时说,那是“日本与李鸿章战”。日本一些人因此也得出中国人没有民族观念的结论。几十年过去了,经过五四新文化运动和国民革命洗礼的中国人不再是晚清帝国时所可比拟了。中国的抗日战争已是一场完完全全的民族自卫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全国各族、各地、各阶层的人民团结起来,同仇敌忾,共赴国难。国共两党结束了十年的内战;国民党内部停止了长期存在的纷争;蒙古、藏族、维族等少数民族同胞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参加抗战;广大的工农群众用辛勤的汗水默默支撑着中国社会的生产和生活,构成了参军参战和支援前线最基本的力量。中国知识分子在呼唤民众进行抗日方面,起到了先锋作用,战时内迁西南高校的师生们在艰苦的环境中,仍然弦歌不辍,保存了民族的精英力量。大批青年学生更直接走上前线,形成了难以估量的代表正义的强大力量。中国工商界在抗战之初,将沿海沿江的工矿企业内迁,为抗战胜利奠定了工业基础。远在海外的侨胞对祖国抗战作出了无私的奉献,国民政府发行的公债,三分之一由华侨购买,抗战初期中国空军的飞行员中,有一半是归侨。中华民族真正是地无分东西南北,人无分男女老幼,都踊跃投身于这场神圣的战争中。前方将士在枪林弹雨中英勇奋战,后方民众忍受着战争带来的痛苦努力生产,其中可歌可泣的人和事,实在是太多,太多。

    中国抗战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尽了自己的伟大责任。中国人民最早举起反法西斯战争的义旗,并以举国奋战最先开创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亚洲战场。从“七·七”事变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在困难重重的环境中独自奋战了四年时间,承担着日本侵略战争的全部压力。中国战场牵制了日本60%以上的陆军,使它陷于其中而不可自拔,有力地配合了苏联的对德作战和美英在太平洋的作战。因此,中国的国际地位也大大提高,不但废除了不平等条约,还成为了盟国四强之一和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一部分,中国的抗战也得到了盟国人民的支持。苏、美、英都曾在经济上援助过中国,抗战初期,苏联派出空军志愿队来华助战,后来,美国也组织航空部队来华,开辟驼峰航线,协助中国军队地面作战。许多苏联和美国飞行员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长眠在异国他乡。还有许多国际友好人士来到战时中国,或报道、宣传中国的抗日战争,或组成医疗队援华,或开展反对日本侵略的活动。所有这些,都是中国人民难以忘怀的。

    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总数达3500万人以上,财产损失达5000亿美元,中华民族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战后初期,中国大地满目疮夷,许多家庭被离散,战时逃难的人们期待着尽快回到家乡,国家经济和交通十分紧张。然而,对于留在大陆和台湾的几百万日俘日侨,中国抽调出大量的运输工具,在美军的协助下,在一年之内将他们全部遣送回国。中国,又一次向世界展示了文明古国的泱泱风度。

    抗日战争结束后,盟国在东京设立国际法庭对战犯进行审判。东条英机、广田弘毅、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藤章等七人被判处绞刑。此后,国民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也设立了法庭审判战犯。侵略者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责任编辑:陈耀文

 
发表评论 】 【 进入论坛 】 【 字体显示:  】 【 打印 】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