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山村女教师职业生涯中的首个教师节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9月7日,前阳洼村小学教师长小萍在镜子前梳妆打扮迎接节日。新华社记者茆琛 摄

9月7日,前阳洼村小学教师长小萍在水井前洗苹果和梨。新华社记者 茆琛摄

  新华网兰州9月9日电 今年的9月10日,是前阳洼村小学教师长小萍职业生涯中第一个教师节,没有鲜花、没有礼物,甚至连最简单的教师会餐都没有。学生、学校、学区甚至她本人都无力为这个节日庆祝,贫困似乎剥夺了学校里教师节本该有的欢乐。

  前阳洼是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的一个普通村落,由于高寒阴湿、地处边远,村里农民的年均收入在920元左右。

  前阳洼村小学包括校长在内的5名教师负责200多名学生的日常教学。19岁的长小萍刚从临夏州师范学校毕业,一个月给学生上语文、数学、美术、自然、唱歌、思想品德等112节课,平均每天批阅各类作业约80本。这个工作量让她每月可领取680元工资,但680元已是一个让前阳洼村人羡慕的收入。

  很少有人知道,长小萍的工资主要用来供家中两个弟弟上学,除去买米买菜维持个人生活,她每月可支配的钱不过两百元。与都市的青春女孩相比,长小萍的生活仍显得十分清苦:潮湿、散发着霉味的土坯房里,一张木板床占去地面三分之二,半人高的水缸上遮着两张发黄的报纸,时间久了,纸质已经发硬。由于带课多,三斗桌上码满了学生的作业本、作文本,长小萍不得不把一部分作业本挪到门外窗台上。光线好像总也投不进屋内,倒是花盆里的月季和墙上两张明星图片使这间简陋的宿舍有了生气。

  长小萍的教师节没有礼物,这是她预料中的。长小萍告诉记者,学校临到开学凑不够学费的学生很多,哪里还有能力给老师送礼物;9月是积石山县农忙季节,学生忙完学习忙农活,又哪有时间为老师庆祝节日?

  前阳洼村学生的境况可以用“非常可怜”来形容,长小萍随口就能说出一串贫困学生的名字。她还记得第一次到六年级学生马忠清家家访时的情景:堂屋里只有一个炉子和一个装面的柜子,连坐的地方都没有。那些没去过的学生家,只要从家长破旧的外衣和终日愁眉不展的表情就能判断学生的家境。

  长小萍说,面对这样的学生,学校老师多年来从不在学生面前提起教师节,现在学校的低年级学生很多都不知道还有个专为老师设立的节日。

  长小萍的教师节反而成了老师送礼物给学生的日子,尽管她一直向记者强调两本教科书对学生只是微不足道的帮助,谈不上什么礼物。学校老师告诉记者,9月8日,学校要求高年级学生每人交纳5.8元英语课本费。虽然学校在开学时就通知学生准备钱,但五年级仍然有两名学生因为家里实在凑不出5块钱领不到英语课本,其中一名叫张宗德的学生还因此被罚站一节课。长小萍将张宗德的满脸羞愧和满眼泪水看在眼里,下课后,她不声不响把12元钱递给学生,说:“老师的钱先借给你们,不还也行。”12元钱也许是城市里19岁女孩的一杯咖啡,但在长小萍的账本上,12元钱刚好买10斤大米,够她吃一个月。长小萍告诉记者,当时,她不仅想用12元钱为两个学生买到课本,更想为贫穷的孩子赢回自尊。

  当记者问起长小萍在教师节希望得到什么礼物时,她不假思索地回答:“电脑”。长小萍在语文课上给学生讲有关电脑网络的课文时总是力不从心。学生不知道电脑是什么,家里有电视的学生知道电脑有电视那么大。长小萍告诉同学们,电脑可以打游戏、看电影,还可以跟五湖四海的朋友聊天。同学们很奇怪地问她,电脑那么小,怎么能和外面的朋友联系上?中专毕业的长小萍一时也解释不了,她只好跟同学们说:“你们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就可以天天和电脑接触,那时候,你们就明白了。”这类搪塞让长小萍很内疚,她说:“学生一学年东拼西挪交够120元学费,却学不到应该学明白的知识,不怪老师、不怪学校,要怪就只能怪个穷字。”她希望镇政府和学校能多方呼吁,给学生买台电脑。但是对于一个年财政需要国家转移支付6000多万元的穷县来说,这个礼物显然太奢侈了。

  校园美丽、学生聪明、师生和睦是长小萍在师范学校时对教师职业的憧憬,她真诚地告诉记者,第一个教师节冷冷清清,的确让她从憧憬回到现实,委屈、失落种种感情都有。可是身边每月领110元报酬的带课女教师十年如一日地教书,十年没有过个像样的教师节,倒能培养出十届合格毕业生,和她们相比,长小萍渐渐坦然了。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王倩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