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忘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九月,金风送爽。九月的节日,在我的记忆中,不是中秋,不是重阳,是一个平凡劳动者的节日——教师节。

  自小,对教师始终抱着一种近乎敬畏的感情,那个带眼镜的老师手中的教鞭重重地落在我年幼的头顶再滑过耳朵的情形,至今仍深深地留在脑海。也怪,我从来没有对这位老师有过一丝的怨恨,相反,倒还是倍觉温馨。而今,那位老教师也许已白发苍苍,抑或也不免寂寞了,可我依旧会在每个九月想起他,象记起遗落在往事深处的一张纸,记忆醇时的一杯酒,不敢忘怀。而再回过来看看现在的孩子们,物质是丰富了,主张也多了,家长呵护得宝贝一样,路上见面喊一声老师也似乎是他们对你的施舍一般了;老师们呢,被规定不好罚打学生了,又要把学生当作教学的主体了,好象顾客是商场的上帝一样了。结果怎样呢,学生对老师的感情没有和以前我们对老师那样的深了。我在想,这是不是也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呢,不可否定,这是一种进步,教师地位的神秘性被打破后,学生以更多的平等身份走近了教师,师生的交流加强了,合作更好了。可是,这中间似乎少了一些什么,味道总不能感觉醇醇的了。

  如今的教师如何赢得学生的尊敬呢,我想渊博的知识是首要的,良好的师德是必要的,浮虚的夸耀是不要的。把人生道理和学识平静地讲述出来,让学生自己去体会和揣摩,也许可以替代以前靠教鞭建立起来的敬畏了。于是想起电影《我的兄弟姐妹》中由崔健饰的的父亲——一个小学音乐教师来,一个出身不好的教师,一个教学生唱一些“内容不够严肃”的歌曲的老师,他对自己孩子的慈爱和严厉,让孩子们对这个“只要有音乐在,灵魂就不会感到孤独”的在艰苦环境里忍辱负重的父亲产生了深深的敬畏,这对他们以后的成长又起到了多么大的影响呢。

  还是一部影片《烛光里的微笑》,那个年轻的女班主任,以爱心感召了整个班级但积劳成疾倒下之后,她烛光里永远的微笑依旧感召了那时候师院里年轻的我们。我也是有过这样的好老师的,那个在89年的风波里受了影响而分到山区的老师,以年轻人的激情陶冶了我们的青春,是他教我看到了《红与黑》、《三国》和《唐诗三百首》,他指导我写出了第一篇好文章,他说音乐,教绘画,送给我们邮票,甚至讲他失去的美丽爱情。与他的片段支离破碎,至今收拾还是点点滴滴,因为他死得太快,春节的公路上他殒命于一场车祸。消息传来我们都猝不及防,就象多年后的今日,他眼中浅浅的忧伤,在我的脑海里猝不及防地出现一样。

  当然不要说,难忘的一定是要已经失去的。从小到大,我生命中给我教育和启迪的老师,当有很多,他们或存于三尺讲台,或是我同窗好友,或仅是一面缘人,抑或是一册能在深夜细读的好书了。无论是物质还是形式的,在这个九月,我依然会送上这瓣心香,给他们,我曾经的和现在的老师们。(府山洗马hyr211)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王倩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