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归来还看山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更多图片,请进论坛原帖:http://bbs.dahe.cn/bbs/thread-1285366-1-2.html

  ------纪念我的黄山之行

  一、为什么要去黄山呢?

  其实很简单,三月中旬在论坛上偶然看到个帖子,大意是09年5月1日起黄山门票要涨价,从200块涨到230块。这还了得??30块钱在我心里比磨盘还重,我要去,我要省下这30块钱,将来我也可以自豪的告诉想去黄山的朋友:现在门票都这么贵了??我记得我那会去的时候门票才200块!!!!

  二、为什么要发约伴贴呢?

  跟几个好友一说,有语言上打击我的,有语言上支持我的。行动上支持我的只有知府和小米。这下麻烦了――没有妹妹!这是个问题、似乎是个很大的问题。我们跟着阿队已经走了几回和尚团了,实在不怎么幸福。所以酒后发了个约伴贴,大意是帅哥不要,妹妹来俩都中了!还行,大家挺给面子,当天就招到俩妹妹,还有一位老帅哥――-会飞的树。6个人正好,包车也方便,直接封贴。谁知30的确实能不过40的,俩妹妹中有一位妹妹是知府自带的,只可远观……哎!对知府这种损人利己的行为我不做过多评判……

  三、为什么要后山上前山下呢?

  在8264看了个帖子《死去活来黄山行》应该是这个名字吧,那哥们极力推崇松谷庵那有个翡翠池,清雅幽静、十分适宜于夏天游泳,描写的很生动。特别是作者一个猛子扎水里了而裤头却没跟着下去的细节另我捧腹大笑,所以我要去看看。哪知犀利糊涂的坐车就坐过了,到底也没看到。

  四、不很顺利的顺利出行

  时间确定,线路确定,人员确定,剩下的只是等待了。终于盼来了4月16日这一天。我计算的很好,上午11点下班,去超市买点吃的,中午回家打包,下午去单位把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一下直奔火车站。运气好的话周一回来老板还不知道我三天没上班呢。

  事实上10:30单位临时召开了个比较重要的会,虽然没讨论出来任何结果,但是会一直开到12:00,赶紧去超市补充物资,顺路去幼儿园看了眼闺女,到家两点了,拾掇好了下午4点了,6:50的车啊。又赶紧去单位照了个面,又赶紧回家洗了个澡,换好衣服,下午6点,咱穿了身绿衣服,戴了顶花帽子,背个大包,拎个食品袋,在整个小区群众诧异的目光下恬住脸往外窜,十分狼狈。留给广大小区正常群众一连串的问号……

  上车,喝酒,拽出防潮垫铺过道上睡了一宿。在火车正常的晚点中我们到达宣城,出站直奔候车室,在候车室洗脸刷牙后坐2路车直奔长途汽车站。只有12:00到太平的车,这时候才7:20。看看地图买7:50到清阳的车,又被告知只有8:30的车票了。操,等吧。10:30到达青阳,下车以后发现都是去九华山的车,到太平的车还得等,出站联系出租车,以人均比长途车票价贵一元的价格租了辆7手昌合车直奔黄山北大门。这是我这辈子租的最划算的一回车,我现在都纳闷昌合是怎么塞下6个成人6个大包的。

  五、西里糊涂到黄山

  出租车载着我们欢快的驶向黄山,看到了黄山北大门石牌坊处,没售票处,接着往里开,转了半天盘山路,被一穿伪劣警察制服的哥们拦下――进山买门票,车可以进去,但要出15块进山费。买票、没人剪票,昌合一直开到了太平索道底下。

  黄山的门票太好逃了吧???简直不可思议!!那假冒警察的保安也没点人数也没剪票,少买两张中不?票都买了,再想也没用,想着下山把没剪过的门票卖了吧!按帖子上说的,我自己去买了张索道票,大家自便,结果都买了索道票(包括以坐缆车为耻但是不想单独行动的强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电梯上6楼到达索道站,这里有人剪票,把票下山倒卖的念头就此打消(小贴士:如果包车进黄山北大门不坐缆车走步道,或许能逃几张票,但是步道也有剪票的,看能饶过去不?似乎难不住坛子里的以嵩山为腐败线的野驴们)

  缆车10分钟直达丹霞峰,看时间已经13:30了,吃饭吧,减负。似乎直接游览西海大峡谷时间有点不够用了,那就按原计划游览北海、云谷景区吧。线路就是丹霞峰、北海存包、狮子峰、始信峰,然后返回北海。今天的游览线路是旅行社线路,属于黄山后山,道路平坦,风景优美。并且一路都有免费的导游做讲解(人家旅行社的导游,你跟住屁股后面听都中了)。约18:00返回北海,看看时间还早,大家兴致也高,干脆把包背上,翻过光明顶到天海住宿拉倒了,19:30摸黑到达天海服务站,在厕所门口扎帐。取水做饭、登记、喝酒睡觉、被围观……对了、天海宾馆标准间一宿1400还没房了,有套间3000多一宿。

  【沿途景点情报】

  猴子观海清凉台、二仙下棋童子拜观音十八罗汉朝南海飞来柱——飞来钟梦笔生花。

  六、黄山上的第二天

  会飞的树老兄于凌晨4:31一声断喝,起来看日出了。我哭都来不急,您老兄不喝酒您睡的早您起的早,您不至于把大家都得合捞起来吧??你们去吧,我给你们看装备,关键时候,可乐同学还是有点苦了我一个幸福5个人的精神的。于是树和小米上光明顶挨冻去了(出门之前不做功课,不知道这个时候日出在5:40左右?上光明顶只需要15分钟?并且完全可以去鳌鱼峰看么!)。睡到5:20起床,步行5分钟上鳌鱼峰看日出去,老天爷赏脸,还真看到日出了。(想起昨天晚上围观俺的一帮北京哥们问:您说明天能看到日出么?我很牛X的端住小酒杯,嘬着牙花子很不负责的对他们说:看天,连星星都没有,哪来的日出啊。这帮哥们纷纷点头称是,忙着回宾馆取消叫醒服务,声称一定要睡到天大亮。也不知道这帮哥们起来看日出没?)。照相,下山。刹那间,服务站前人山人海,大家都看完日出从光明顶上下来了,大家饶有兴致的围着帐篷参观,并且指手画脚。到处是旅行社的旗帜在飘扬,到处是旅行社的小喇叭在广播。交钱多的团队去厕所对面的天海大酒店吃38一份的早餐,交钱少的团队坐厕所门口吃自带干粮。知府、小米、树负责做饭,到处都是人,动火也没人管了。我则远离他们,背手在服务区游走,并且装的跟广大游客一样围观他仨,很有一种去动物园围观猴子的感觉。

  吃饭、收帐篷装包、把包存厕所里。再上光明顶,经北海、排云厅到达西海大峡谷北入口开始游览西海大峡谷。西海大峡谷称为西海梦幻景区,风景优美,游人少至,(普遍认为由北入口进南入口出比反向穿越更休闲一点)。西海梦幻景区2002年建成对外开放,每年淡季封山,被认为是黄山景区的精华所在,有时间的话建议大家一定走一走看一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13:40回到天海,到了一看,他们已经能在那等我等了40分钟了。不是我慢,不是我爱照相,是因为虽然西海峡谷只有一条道,但路上有两个小环线,我一不小心顺着2环转了一圈,边走还边纳闷:怎么一转眼一个人都没有了?怎么开始上山了?怎么开始往东跑了?于是边走边给自己打气:这帮野驴跑的快;盘山路么,局部向东拐一下也正常;爬山么,咋可能一直走下坡路呢?

  在大峡谷服务站,我看到了黄山最便宜的午餐――35一份!

  取包,做饭吃饭,饭后喝点茶水,15:30了,继续背包往玉屏楼赶。先上鳌鱼峰烧摆两张合影,然后开始和前山上来的旅行社走对头路。一路被人指指点点,背上的大包似乎是偷人家的…….两个小时到达玉屏楼,在迎棵松前尽情烧包,讨论:是连夜上天都后下山直奔宏村还是住一宿明天再上天都宏村留个念想?经举手表决,再住一宿。

  找扎营地,找了个好扎营地,找了个至少不被围观的扎营地。

  做饭,买酒,此时主食已经不够,副食、零食、肉一堆。

  25买了瓶最便宜的酒――52度2锅头。大家开喝,酒没喝完雨开始下,钻帐篷睡觉。

  七:登天都后下山

  雨一直下,早上起来收帐篷真困难啊,看来我的牧高笛冷杉2帐篷要淘汰了,不是漏雨,而是不能先拆内帐后拆外帐。在雨中做了两锅荷包蛋,就着真空包装的各种肉下肚,背着因为沾水而至少重了5斤的帐篷开始下山。20分钟后到达天都老道口,被管理员劝止:山上风大雨大很危险,不能上。我一拍肚子,俺是专业的,某问题。人家一看背后的包,关门回屋了。顺老道口上,老道口上山相对新道口要容易。经黄山第一险鲤鱼背登顶。山顶风大雨大雾气大,啥也看不见。用幸福的N95在天都绝顶石碑前一人烧包了一张赶紧顺新道下山。全装备顺新道下不是什么好主意。新道口基本都是70度左右的台阶,下的时候包老垫着屁股,并且至少有两处一线天的位置能卡住包,把人卡在那的感觉很不好……

  紧赶慢赶13:10左右下到慈光阁,浑身湿透,冲锋衣裤加雨衣也不管用了,连保护的最好的人民币都湿透了,身上看来确实没干地方了。

  累,就一个字――真累啊!!也没有心情在黄山大门摆破四了,13块一个人坐车到汤口换乘中心。

  汤口换乘中心只有到屯溪的车了,到芜户、合肥、宣城的车都没了。要赶火车,要赶到周一上班之前到达单位,没别的办法了,包车到宣城吧。人均70块,17:50分到达火车站,买票、腐败、上车回家。

  火车又是在正常的晚点中于7:34分抵达郑州。没有依依话别,队伍解散,跑出火车站打车直奔幼儿园,在一群送孩子的大哥大姐大爷大妈面前背着大包戴住墨镜看了眼闺女(也算是送闺女上幼儿园了)后继续打车回家,洗澡后上班,人模狗样的投入新的生活。

  又及:最终上班迟到了,最终老板没发现我旷工一天并且加班未到――看来老板的劳动纪律也不怎么样啊……

责任编辑:张黎光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