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大桥事故现场启用第四套打捞方案(组图)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昨日,打捞部门启用第四套打捞方案,采用原始方法用13条小渔船搜索和定位失踪车辆。
昨日,打捞部门启用第四套打捞方案,采用原始方法用13条小渔船搜索和定位失踪车辆。

第三次打捞也只收获一些破铜烂铁。
第三次打捞也只收获一些破铜烂铁。

  捞上一堆烂铁

  前三种打捞方式

  方案一:潜水员下水拴铁索

  时间: 6月16日上午

  方式:潜水员轻潜入水将铁索捆住坠江车辆,然后用吊臂提车。轻潜行不通后,6名潜水员带着重潜装备从广州紧急支援,同样因为水流急也无法突破水下“15米”。

  方案二:“飞钓”重出江湖

  时间: 6月17日6时30分。方式:即把300米至400米长钢筋吊入水中,两头分别用两艘船拉住,钢筋对水下疑点目标进行搜刮。缆绳下端装有几只巨型铁钩,一旦接触目标即可钩住将之拉起。

  方案三:7吨大磁头吸沉车 时间: 18日下午

  方式:工人先用3个钢钩把大磁铁挂住,吊机把大磁铁吊起,放入水中,接触落水汽车,大磁铁通电,磁铁充电后吸力起作用,大磁铁吸住汽车,把汽车吸起。

  07:00 13条渔船搜索失踪车辆

  12:00小渔船找到多处可疑点

  13:00第一次打捞未发现目标

  15:00目标升起10米后跌落

  23:27第三次打捞仍无收获

  昨日,打捞部门开始启用第四套打捞方案,采用原始的方法用13条小渔船搜索和定位失踪车辆。承担此次打捞任务的打捞船之一的“粤顺德工0008”在昨日进行了三次打捞,均遭遇挫折,未能打捞出失踪车辆。记者昨日从救援部门了解到,暂时还没有考虑改变打捞方案。根据“6·15”九江大桥坍塌事故处置信息发布组最新发布的消息,由于事故水域水流湍急,落水车辆有可能被急流冲刷到下游,海事部门将扫测范围扩大至九江大桥下游8公里的地方扫测。

  昨晨7时,记者一早刚刚赶到南海九江海事局码头,只见穿着黄色工作服的广州打捞局工作人员乘坐海事局的船登上打捞船“粤顺德工0008”号。7时30分,13条小渔船出现在江面上。

  渔船主黄先生告诉记者,这些小渔船受雇于海事局。打捞人员在每一条渔船的船尾各拴一个长条形小块磁铁,然后将磁铁投入江中,小渔船再启动马达按照“逐行扫描”的方式在塌桥附近进行搜寻。一旦有大物体将磁铁黏住,小渔船就会有所反应。

  截至中午12时许,这些小渔船找到多处可疑点,其中一处就位于出事大桥约200米的位置。

  昨日下午1时许,“粤顺德工0008”打捞船开赴距离出事大桥约200米的位置,进行当天的第一次打捞,磁铁很快入水,但未发现目标。下午2时许,经过重新定位后,当天的第二次打捞开始了,磁力吊缓慢地沉入江中。“吸到目标了,开始起吊。”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这次下沉的磁力吊准确地“命中”了目标,并开始缓慢提升。下午3时左右,就在全体打捞人员聚集在船头关注打捞情况,当打捞目标已经提升了10米左右高度时,仪表上的电压突然消失,磁力吊吸着的物体再次失落,第二次打捞再次宣告失败。

  “我们将考虑再次派蛙人下水协助打捞,以提高成功率。”南海区海事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派蛙人下水探摸并固定打捞目标,能有效配合磁力吊的作用。

  下午4时许,在距离九江大桥坍塌点下游50~60米的地方,磁力吊再次下沉,开始了第三次打捞尝试。同时,在距离断桥点下游150米左右的另一个疑点,另一艘打捞船采用第二套方案的“飞钓”法同时打捞。海事部门提前在疑点附近投下多枚小磁铁,一旦磁铁吸中目标,将可根据浮标进行精确定位。这次打捞于23时27分结束,仍无收获。

  记者昨日从海事部门获悉,相比多次打捞失败的经历而言,前天第一次试捞是相当幸运的,一下就吸到了一个平面,当时显示的吸附力是15吨,近似一辆货车,无奈水流太急,还是给冲走了。“磁铁的吸附力是足够的,但是能否碰到平面、贴紧,在黑乎乎的水底,没那么容易。”昨天白天,也先后试捞过多次,同样失败,仅有的收获是一些废铜烂铁。参与打捞的海事人员表示,这几天江底的水流状况非常复杂,水体非常混浊,给打捞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

  交通管制

  为水上打捞保驾护航

  昨日6时30分到19时30分,海事部门对西江下游九江大桥上下水域实施了临时交通管制:九江大桥实行单孔双向通航,靠近鹤山一侧的下行通航孔禁止船舶通行,过往船舶可利用靠近九江一侧的上行通航孔行驶。此外,在管制期间,禁止船舶在事故水域掉头、追越和并行行驶,严禁无关船舶进入打捞管制水域抛锚或捕捞作业。记者看到,在江面上三条海事局的轮船每个相距约200米,成“一”字行排列,保护现场,而过往船只能从旁边的桥孔通过。

  专家建议

  拖“渔网”打捞沉车

  昨日下午,广东海洋大学研究捕捞专业的秦老师给本报打来电话,希望通过本报建议打捞部门可以尝试采用渔网打捞的方式,将坠江汽车捞出水面。

  秦老师说,用渔网打捞可以避免“搜刮式”打捞铁钩找不到受力点的问题。其具体方式为网的两端分别用两艘船兜住,随后在江面进行拖网,若网住了疑似汽车的物体,则通过船上缆绳将渔网拖近船尾吊出水面或者直接将被捞物体 拖向岸边。他解释说,在水的浮力下,汽车的重量会减轻,有利于进行拖网。

  两处打捞

  缘何一成功一失败?

  虽然昨日九江大桥断桥水域打捞作业进展停滞,但是莲花山大虎水道却成功打捞出一艘1100吨的散货船。

  记者发现两处打捞有不少相似之处。水流急:九江事故现场的水流流速是1.5米/秒,莲花山事故现场的流速2.5米/秒。入水深:九江几个疑似点的水深大都在30米左右;莲花山打捞现场水深28米。既然都是水深流急,为什么结果会不同?

  先说水流,珠江口有一个平潮期,每天一两个小时,潜水员可下水工作。九江出事地点河床倾斜,根本没有平潮期。潜水员很难找到工作时间。另外九江事故现场因为无法下水,根本不知道底下是什么,这一点最令人头疼。

  用于打捞莲花山货船的“南洋号”,吊高46米,对于水深30多米的水底物,完全可以一次性起吊。而“南洋号”这样的船进入九江事故地点有一定难度,因为它的吊钩离水面高度最低是18米。因此,打捞方案暂无改变迹象。

  九江渡口明日重开

  本报讯 昨日早上,佛山交通、公路、海事、航道、水利多部门和来自广州的一批专家共同为明日通航的九江渡口进行了安全评估。昨日下午,佛山市公路局副局长胡拯民告诉记者,专家们对整个恢复渡运方案进行了全面审核,最后一致认为九江渡口可以安全重开。

  “明日渡口一定会如期开放迎客。”至于渡轮的班次票价等问题,胡拯民表示,这些因素都包括在方案中,但还没有最后得到审批确认,所以不方便透露。具体的班次在今后通航过程中还会根据客流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保证满足两岸市民过渡需要。

  事故原因今或查明

  本报讯 昨日,广东省交通厅邀请省内外著名的桥梁专家,召开对九江大桥的桥梁质量、结构等问题的专业化评估会议。据桥梁专家分析,九江大桥南引桥是14孔总长690米的预应力混凝土连续厢梁结构的桥梁,该桥梁的结构为一个整体,一旦其中一孔遭到撞击,很可能引发其他桥墩连续坍塌。

  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陈冠雄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召开了对桥梁质量及结构的评估会议,目前正在做桥梁质量、结构等评估最后部分的工作,“这个评估是非常严谨的,每个专家都在细心地、一字一句地进行斟酌,唯恐出现半点差错,最后的评估结果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陈冠雄透露,省政府新闻办于今日将有可能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公布此次评估的结果。

  九江大桥每年承保限额3亿元

  保险商将为九江大桥损失买单

  有知情人士昨天透露,广东省佛开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是九江大桥业主,每年都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保财产损失保险和公众责任保险。其透露,佛开高速每年在保险公司为九江大桥购买的财产损失险保额约3亿元,公众责任险责任限额约500万元。

  记者昨天从人保财险获得证实,九江大桥和肇事船确由该公司承保,但理赔还需等待有关部门出具“事故原因鉴定”后才能正式展开,目前该公司正在“紧张地调查了解情况”。

  不过,由于九江大桥未投保“利润损失险”,佛开高速将独自承担九江大桥修复期间,因无法运营带来的经营损失。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