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牟毛小亮:快点找到小慧还我一个清白

  • 2007年03月12日 16:58
  • 来源:大河网-今日安报
  • [发表评论]

大河网讯

ab03090101.jpg

  核心提示

  昨日,本报报道了天津小慧再次失踪至今,其父母怀疑小慧是去了中牟县白沙镇见网友毛小亮(化名)。小慧到底去见小亮了吗?小亮及其父母有什么想法呢?昨日,记者在白沙镇见到了小亮,他希望快点找到小慧,并担心她被人拐骗,同时为自己找回清白。

  母亲:未见其人

  “这些孩子早熟,我还不知道啥事呢!”昨日9时55分,记者赶到中牟县白沙镇后程村,找到了小亮的母亲张玲(化名)。张玲头上围着一个绿色头巾,身上穿着深色棉袄,当记者表明身份想了解一下小慧失踪的事情时,张玲表明小慧此次失踪,与小亮没有任何关系。

  张玲说,家里有四个孩子,除了小亮都是女孩,村子里的人大都靠种菜为生。为了填补家用,他们便在村头路边开了一个加油站。小亮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学习成绩下滑,初中二年级时便退学了,“平时对小亮比较宠爱,他需要什么都会给他买,为了避免他乱花钱,偶尔也会拒绝其要求”,但小亮有时会拿父母的钱。张玲指着桌子上的电脑称,去年小亮提出想买一台电脑,父母便花1000多元买了一台旧的,小亮又要求装网线,由于太贵没装,小亮就常去网吧上网。辍学后,父母让小亮在家帮他们照看加油站,他不但不好好干,有时客人给的油钱小亮也自己留下。“小亮年纪还小,文化水平又不高,以后怎么办呢?”提起小亮的事张玲眼里含着泪水。

  “我的三个女儿从来不用我操心,她们自己的衣服都是自己洗,每天回到家,根本不用我说,很自觉地就将作业做完。”张玲谈及三个女儿很自豪。对于小慧和小亮的事,张玲说她只知道一点,她嘱咐孩子20岁之前不要谈恋爱,小亮不听话,“早熟”。

  张玲说,小慧的父母去小亮家里后,各个地方都找了,没有人。“我听孩子说小慧来过郑州,在放暑假的时候,还没有来到家里,小慧家里的人就在车站把小慧给截回去了。我看见过小慧的照片,但是没有看见过真人。现在弄得我们心里压力也很大,小慧确实没有在这里,只知道是上网认识的,具体日期不知道,还是小慧放暑假要过来时我才知道的,孩子当时问我‘你不会让她睡在马路上吧’。因为小亮我哭了好几回。小慧不在我们这里,这几天,派出所的民警来我家找了几次了,我们家人在村子里都有些抬不起头,村里人都以为我家小亮怎么了呢!”张玲说,现在他们压力也很大。

  父亲:希望尽早找到小慧

  昨日17时40分许,小亮的父亲毛荣誉(化名)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他知道小亮与小慧在网上聊过,现在没有再联系过,正月初十小慧的父母来到了家里。“他们想着在我们这里,我们让他在各个房间随便找了,确实没有在我们这里。”小慧的父母过来之后领着小亮去网吧上网,希望能通过QQ联系到小慧,但是事与愿违。“我可以以我的人格担保,小慧绝对没有在我们这里,我们也希望尽早找到小慧,还我们一个清白。”

  小亮:谁能还我清白

  昨日15时许,记者找到了小亮的家,小亮正在睡觉,叫醒后看着记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有啥说的,不在这儿。”记者做了一番思想工作之后,小亮话多了起来。据小亮说,他和小慧是在网上认识的,“很巧合”,当时他在白沙镇一中七年级四班上学,而小慧也在天津某中学七年级四班。第一次在网上认识后,小亮只和小慧说了一句话,然后就再也没有理她,后来上网发现,小慧给他写了很多留言,两人就这样慢慢地越来越熟了,“后来小慧开始写信并打电话给我,我根本就没打算和她怎么着,只是她给我打电话我就接,她有事没事就打过来,有时半夜还打,最长的一次打了一夜”。

  “小慧来郑州两次,一次是去年夏天,放暑假的第一天小慧就坐上了开往郑州的长途汽车,“当时她给我打电话说在开往郑州的车上,吓了我一大跳,因为她对郑州不熟,所以我还是到车站去接她了。”小亮表示去接小慧只是怕她出什么事。小慧到郑州不久,她父母就打电话让小亮先照顾好小慧,他们马上从天津赶到郑州接小慧回家,小亮就将小慧带到网吧上了一会儿网,几个小时后小慧父母就赶到郑州将小慧接走了。

  让毛小亮惊讶的是,暑假还没过完,小慧又打来电话称在来郑州的长途汽车上,小亮赶到火车站并没有接到她,后来才知道在郑州警方的配合下小慧父母将其带回了天津。

  聊了一会儿后,小亮从衣兜里拿出一支烟,熟练地点上吸了起来。

  当问及对小慧的印象时,小亮说:“她一根筋,别人说什么都相信,花钱大手大脚,坐出租车30元钱,她给人家50元。她很单纯,很容易上当。”“你喜欢她吗?”小亮笑笑说:“小慧要是不和我联系,我从不主动搭理她,谈不上喜欢不喜欢。这几天民警经常来我家找我和我爸妈,全村的人看我们家人的眼神都不对,小慧的失踪和我毫无关系,但她的失踪却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很冤枉。”

  小亮说,小慧失踪后,他还特意上网查找小慧的下落,他希望快点找到小慧,还他一个清白。

  村民: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记者进入村子询问小亮的情况时,村民议论纷纷:“这些人是不是又是小慧的亲戚啊,要么就是公安局的来调查了。”“你还不知道啊,有人说小亮领到家里一个天津妞,人家父母现在到毛家要人来了!”还有村民一直跟着记者想看个究竟。

  “如果小亮真的带回来一个天津妞,村里的人肯定会发现的,一个大活人能藏哪里啊?”也有部分村民表示并没见有外地女孩在本村出现。

  网吧:不登记年龄就可上网

  昨日11时14分,记者在中牟县白沙镇的起峰网吧采访时发现,“网虫”不用登记身份证号码和年龄就可以上网。在登记本上记载的信息显示,上网者年龄很多是虚报的,17岁的未成年人也被允许进入,还有一些日期没有一个人登记。一名网吧的收银员说,基本上是用眼观察,“看上去年龄很小的就不让其上网了,稍大一些的可以”。在网吧登记的1月份至3月份的名单中,记者未发现小慧的名字。

  派出所:作了最大努力

  中牟县公安局白沙镇派出所办案民警王宏涛和王建芝说,小慧的父母找到派出所之后,他们非常重视,积极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根据小慧父母的介绍,民警走访了小亮的邻居以及村里的村民,另外专门询问了小亮本人及其父母,“该说的话我们都说了,现在正在想办法寻找小慧”。

  小慧的QQ号码资料上显示,毕业院校:地狱学院;个人说明:我好喜欢他,他会原谅我吗,我愿为他死。小慧到底去了哪里?“愿为他死”的“他”是谁?“他”与小慧的失踪是否有关系?本报将继续关注,也希望读者提供相关线索。

  □策划:徐安卫执行:安报记者伍红梅杨家军实习生景颖瑛/文安报记者杨家军/图

责任编辑:吴勇
ad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