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薛宝玲的丈夫王建国回想当时情景失声痛哭-2.jpg
薛宝玲丈夫发誓要为妻讨回公道(视频)
王建国在采访中表示,南宁救助站的人曾经赤裸裸地威胁他们的人身安全,他坚定的说,那怕死,也要为妻子讨回公道。[详细内容]
W020070412320141719638[1].jpg
女子被救助站保安猥亵后发疯
河南妇女“薛玉珍”在南宁市救助管理站受到保安强制猥亵后投诉无门、举步维艰。[详细内容]
 各方观点
■ 这个健康的生命原不该凋零
  薛宝玲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因为钱包被偷,她去救助站寻求救助,结果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凌辱事件,加之她后来在寻求司法救助的过程中又受到了非正常对待,有了心理... [详细内容]
■ 建立完整机制 拒绝法律白条
  “解决问题的根源在于建立一套完整的机制,将国家对刑事被害人的补偿法律化、制度化。”马贵翔指出,补偿的深度从现实可行性来看,首先应从保障被害人的基本医疗费用... [详细内容]
■ 审理时限让法官获得巨大权力
  在《民事诉讼法》中第135条规定,人民法院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应当在立案之日起六个月内审结,又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本院院长批准,可以延长六个月,还需要延... [详细内容]
■ 薛宝玲不需要重新鉴定
  最高人民法院为防止重复鉴定,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依据的若干规定》明确指出,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做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必须有证据足以反驳... [详细内容]
■ 法院受理案件有义务告知薛宝玲
  法院在受理刑事案件时就有义务告知薛宝玲,以备在她在刑事诉讼中附带提起民事诉讼。但实际情况是,检察机关、法院均没有履行告知义务,包括薛宝玲代理律师在内,也没... [详细内容]
■ 法院驳回薛宝玲诉请是没有依据
  薛宝玲向当地法院提出的是损害赔偿,通常情况下损害赔偿都被视为民事赔偿进行,而法院刻意或基于其他原因将薛宝玲的诉请理解为行政赔偿,不仅这个举动本身令人费解,... [详细内容]
2003年9月,当时40岁的薛宝玲欲同男友王建国到南宁开一家陕西凉粉店。9月4日,两人从陕西铜川南下,薛宝玲在火车上睡着了,装着1000多元生活费的皮包被盗。

他们在南宁火车站流浪了两天,多次试图扒车回陕西,均被发现阻止。9月9日,两人互相搀扶,走了近10个小时,终于在晚上10点摸到南宁市救助站。

救助站的铁门打开了,薛宝玲不知道,她走进了漫长的噩梦。王建国住在一楼,薛宝玲住在二楼。9月13日夜,20岁的男保安马兴发3次只身进入女室对薛宝玲进行了令人发指的猥亵。

此后,由于上诉无门、生活举步维艰,薛宝玲最终被逼成了一个疯子,至今无人过问。

 受害人讲述
■ 被赶出招待所
   王建国于是赶紧打电话给救助站站长卓铭佳,“卓铭佳破口大骂,你还不滚,我都被撤职了,你们爱怎么弄怎么弄,死你们俩就跟死两只蚂蚁一样!” [详细内容]
■ 三次跪求民政局
  “他们埋怨我告了状,我就去给徐邦兴下跪,那时候还能见他,又给他磕了3个头,徐邦兴说,我就是给狗也不给你,我没有这个义务,我给狗,狗还认我。” [详细内容]
■ 众人面前崩溃
  等王建国从派出所回到民政局门口,薛宝玲已经不认识他了,“尿顺着裤腿往下流,一脸惊恐,手舞足蹈,到处乱跑,嘴里喊着,我没有犯法,我没有犯法。” [详细内容]
■ 从抑郁到癫狂
  老太太满眼血丝,王建国说,薛宝玲习惯了房间里只有他,昨天夜里突然看到了老母,薛宝玲“咦唛噢……咦唛噢……”大声吼叫,异常焦躁,老太太只得穿上外衣在洗手间里坐了一夜。 [详细内容]
■ 鉴定时的争执
  青秀区人民法院的法官反复向王建国打听记者的身份,“他们威胁老太太,说我们是法院的,不听我们的安排,到时候对你们案子的判定不利。” [详细内容]
■ 上诉长路漫漫
  薛宝玲现在每个月的医疗费都在2000多元,每天服用3种精神类药物,都是最大剂量,由于毒副作用强烈,还需同时服用4类妇科药物。“每2个月做一次全身检查,现在,肝脏、心脏、肾脏都有问题。当务之急是法院必须先予... [详细内容]
 事件完整经过略述:
  ●2003 年 9 月 4 日,在火车上,薛宝玲和王建国装着1000多元生活费的皮包被盗。9月9日,两人走投无路,摸到南宁市救助站。 9月13日夜,20岁的男保安马兴发3次只身进入女室对薛宝玲进行了令人发指的猥亵。

  ●2003 年 10 月 18 日 ,丈夫王建国陪着薛宝玲来向南宁救助站讨要说法,此时她已是一名重度抑郁症患者。

  ●2003 年 12 月 9 日,薛宝玲向南宁市新城区(后改称“青秀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要求南宁市民政局、南宁市救助站支付医疗费、生活费等损害赔偿费用。12月15日,南宁市新城区人民法院下达民事裁定书,决定不予受理。

  ● 2004年1月13日,南宁市新城区人民检察院以强制猥亵妇女罪对保安马兴发提起公诉。2月10日,马兴发被新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 对此,王建国在相当长时间内都不知情 。

  ● 2004年3月24日, 王建国带上信访局的介绍信,领着薛宝玲,再去南宁市民政局要求食宿和治,被挡在门口,并受了辱骂,王建国跪在南宁市民政局门口,终究无果。 薛宝玲受到刺激从此彻底成了一个疯子。

  ● 2004年4月7日,王建国再次前往南宁市新城区人民法院立案庭,起诉南宁市保安总公司新城分公司、南宁市民政局、南宁市救助管理站,要求3被告支付1万元医药费以及伙食费、交通费、护理费等费用。

  ● 2004年6月3日,王建国在北京签收了一审判决书,这份判决令他心灰意冷:被告南宁市救助管理站、南宁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新城分公司预付薛宝玲医疗费1000元,其中救助站预付800元,保安公司预付200元;驳回对南宁市民政局的诉讼请求。

  ● 2004年8月,援助团将薛宝玲送回河南孟州老家,给她租了一个房间,一直居住至今。

  ● 2007年3月14日上午,一脸胡楂的王建国牵着双手被布条捆住的薛宝玲走进了《新民周刊》编辑部,薛宝玲的喉部不断发出“咿唛噢……”的声音,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图片报道 >>更多
  在采访的过程中,已被逼神经的薛赤裸着身体要强行站起来-1.jpg在采访的过程中,已被逼神经的薛赤裸着身体...   由于长时间的奔波,家里的钱已被花光,每天仅靠吃馒头度日-1.jpg由于长时间的奔波,家里的钱已被花光,每天...   薛宝玲已被郑州市认定为精神残疾病人-1.jpg薛宝玲已被郑州市认定为精神残疾病人   薛宝玲的丈夫王建国回想当时情景失声痛哭-1.jpg薛宝玲的丈夫王建国回想当时情景失声痛哭  
  薛宝玲的丈夫痛斥南宁市救助站-1.jpg薛宝玲的丈夫痛斥南宁市救助站   薛宝玲的丈夫讲述被虐待的情景-1.jpg薛宝玲的丈夫讲述被虐待的情景   虽然王建国每天以馒头度日,但他还是为病中的妻子买来牛奶喝-1.jpg虽然王建国每天以馒头度日,但他还是为病中...   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交费通知-1.jpg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交费通知  
大河网第一反应 网友留言
 专题推荐: 合作建房能成安居捷径吗 河南古酒配方流入海外 大河网专访凤凰卫视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