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孩子”方永刚与党的创新理论的不解之缘

大河网讯   1963年4月22日,方永刚出生在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萝卜沟乡水泉村。用方永刚的话来形容:“那个地方水土流失严重,土地十分贫瘠,特别穷。”方永刚家兄妹七个,他排行第六,家庭生活非常艰苦。童年时代,经常吃不饱穿不暖。“父母兄弟是用汗水甚至泪水供我上学”,谈到这段往事,方永刚禁不住热泪盈眶。艰苦的生活没有击垮方永刚,反而磨练了他的意志,养成了他乐观向上、对前途充满信心的性格。

  随着粉碎“四人帮”,特别是1977年高考制度的恢复,方永刚激发起了通过读书,通过考大学来改变自己命运的志向。他发奋学习,终于考上了复旦大学历史系。“如果没有邓小平理论,没有党的创新理论指导实践,我没有机会上大学,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方永刚说:“我经常对别人讲,我是在党的创新理论哺育下成长成才的,我是党的创新理论与实践的直接受益者,我对党有着发自内心的深厚感情。”

方永刚的部分获奖证书(李静摄)

方永刚的部分获奖证书(李静摄)

  正是在这种朴素的感恩之心的引导下,方永刚投身到了党的创新理论研究和传播工作中,先后主编了16部党的创新理论研究专著,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其中在国家和军队核心期刊上发表40多篇,荣获“全军政治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等28个奖项,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军队重点理论研究课题7项。

  真信。从大学时代到毕业后在海军政治学院(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前身)工作,方永刚在20多年的学习和研究中不断坚定对党的创新理论的信仰。 这20多年也正是党的创新理论不断发展完善的过程,从邓小平理论,到“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再到科学发展观,党的创新理论一脉相承,指导着中国的建设发展,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作为这个阶段的亲历者,从改革开放前后的比较当中,从各种文化思潮的比较研究当中,从历史、现在国际局势的纵向、横向比较研究当中,方永刚深深体会到:是邓小平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使我们党、我们民族走上了新的发展阶段;在当代中国,只有党的创新理论,特别是科学发展观,才能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才是指引中国走向繁荣富强之路、人民过上富裕和谐生活的唯一正确理论。

  

一本《邓小平文选》已被方永刚不知翻阅了多少遍。 (李静摄)

一本《邓小平文选》已被方永刚不知翻阅了多少遍。 (李静摄)

  真学。在方永刚家里,有一本几乎被翻烂了的1982年版《邓小平文选》,书里随处可见用笔划出的重点,空白处写上了学习心得。为了学习研究,这几年方永刚每年要用三五千元买书和报刊杂志;一年365天,至少有300天是在凌晨2点以后休息。为了学习研究,他37岁读硕士,40岁读博士,43岁拿到博士学位。为了学习研究,他每天都要看报、听新闻、上网,以便掌握最新信息。

  1997年,方永刚遭遇车祸,颈椎骨折,命悬一线。医生在他的头顶做牵引,脑袋上钻了两个眼,下了两个钩,吊了16磅的秤砣,整整吊了108天。尽管这样,他仍然坚持学习。头部不能用,他就用手举着书看,从一开始举3分钟就会手酸休息,到后来举着书看3个小时,手都不哆嗦。就这样,他在住院期间看了43本书,最后完成了一部30万字的专著《亚太战略格局与中国海军》。

  有人对方永刚脱稿讲课很好奇:你的记忆力怎么那么好?方永刚回答:对于一些问题经常不断地去捉摸、去研究,时间久了弄透了,自然而然就记住了。就像你家有多少地,有多少头猪,多少头羊,多少只鸡,你能记不住吗?只要上心,又不断重复就能记住。

  

方永刚在舰艇上为水兵们作报告。(方永刚提供)

方永刚在舰艇上为水兵们作报告。(方永刚提供)

  真情传播。1998年以来,在授课之余,方永刚作为辽宁省国防教育讲师团成员、沈阳军区联勤部客座教授、大连市委讲师团成员,先后为部队和地方单位作辅导报告1000多场,从军队到地方、从城市到农村、从北国的漠河边防到南疆的海防哨卡,都留下过他传播创新理论的足迹。

  方永刚在传播党的创新理论的过程中,可谓不辞辛苦,有求必应。2001年10月,沈阳军区联勤部组织“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宣讲团下部队巡回宣讲。方永刚当时正在做研究生论文,但他二话没说就接受了邀请,在半个月内,先后走了齐齐哈尔、哈尔滨、长春、吉林、沈阳、锦州、大连七个城市,几次都是一下火车就上会场。他讲述的内容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科学内涵、时代背景、精神实质,由于讲得通俗易懂,非常受官兵欢迎。在齐齐哈尔和哈尔滨时,由于他讲得深入、透彻,官兵们要求再讲一课,于是又增加了两场,讲《“9·11”后的国际局势走向和我国处理国际事务的政策分析》。由于他讲课非常投入、有激情,再加上一天讲两场,到哈尔滨时,他的嗓子已经说不出话了。当时211医院及时为他做了治疗后,他在下午又继续讲了近2个小时。

  方永刚就是这样几乎全身心地扑在了党的创新理论研究和传播工作中。

  2006年11月,方永刚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住院期间,有挚友问他:你后悔吗?方永刚十分平静并毫不犹豫地说“我无怨无悔”,因为“我已经把生命中最好的精力、最好的时间和最好的状态,都用在了我钟爱的事业——研究和传播党的创新理论上,我是为自己的理想和信念而工作、而付出!所以我对自己的人生选择没有遗憾!”

责任编辑:王倩
ad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