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丹心——记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教授方永刚

  • 2007年04月05日 13:34
  • 来源:北国网-辽宁日报
  • [发表评论]

大河网讯   铁血丹心--记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教授方永刚

  有一种执著让你仰视,那是对真理与信念的忠贞不渝;有一种勇气让你感动,那是对任何困难甚至死亡挑战的无所畏惧;有一种精神让你震撼,那是只要一息尚在就要尽一分责任与义务的使命意识。

  方永刚,一名普通的军校政治理论教员,他用这种执著、勇气和精神,把平凡的事情做到极至,而这一切又源于一个“真”字,源于他对真理、生命与事业的真心热爱与追求。

  “我是一个教员,我热爱这个讲台,作为教员,我有责任为大家上课”

  大连依山傍海,舰艇学院政治系的教学楼便是依山而建。

  从山下的办公室走到半山的教学楼,要登上整整110级台阶。

  1985年,方永刚大学毕业来到政治系,第一次登上了这110级台阶。这一登就是20年,上上下下100万级台阶。

  每次站在山下,抬头仰望教学楼上高耸的“热爱政治工作献身海军事业”12个红漆大字,方永刚浑身就充满了力量,那里是他热爱的三尺讲台,那里是他冲锋的战场!

  20年来,教师这个职业在他心里有多重?学生在他心里有多重?

  仅这5年,方永刚年均超额完成200%的教学工作量,教学质量连年被学院评为A级。为让学生们在新学期拿到科学发展观新教材,方永刚和系主任徐明善整个暑假都没休息,硬是在开学前完成了教材的编写工作。

  2006年11月17日,结肠癌手术6小时后,方永刚从麻醉中醒来,第一句话问的是研究生肖小平:你的毕业论文准备得怎么样了?

  随后几天,方永刚又让妻子把自己的3个研究生叫到病房。没有讲台、没有黑板、没有课桌,方永刚坐在病床上给学生们上课。即使不一会儿就脸色发白,汗珠成串往下掉,他也不肯停下来。

  做完第二次化疗,方永刚惦记着自己还有几次课没上完,要回去上课。系领导不同意,方永刚急了:“我肚子有问题,但脑子没问题,嘴没问题!”

  2007年1月15日,方永刚回到离开了两个多月的教室。看到学生们,方永刚眼里闪烁出欣慰和满足,那眼神似乎是说:啊,同学们,我终于又见到你们了!

  这堂课,方永刚讲的是《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

  整整军装,开场白只有一句话:只要我还能站着,就要为大家讲课,这是我的使命。

  同学们强忍泪水,他们知道,此时此刻,他们的老师恐怕连站着都是一种抗争,一种与生命的抗争。

  好像这只是一堂普通的政治课,是方永刚无数次授课中最普通的一堂课,依旧是铿锵有力的声音,依旧是幽默风趣的语言,依旧是充满理性的思辩,依旧是入情入理的分析,只是一条白毛巾被他频繁地拿起又放下,手术后的导流管被他掖在了军装里面……

  学生们震惊了,这是一个癌症晚期的患者吗?这是一个即将接受第三次化疗的病人吗?

  两个小时的大课结束了。任何华丽的乐章也比不过这样一堂课更能触动心灵,任何精彩的语言也会显得苍白无力,同学们用雷鸣般的掌声和充满敬意的目光向方老师敬礼!

  什么是使命?共产党员的使命是崇高的,军人的使命是伟大的,教师的使命是神圣的,不用多说什么,不用多做什么,方永刚,一名共产党员、军人、老师,在癌症晚期的时候往讲台上一站,就是对使命的最好诠释。

  “我一直把党的创新理论当成自己的灵魂”

  “人无信不立”。信,就是信仰。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方永刚把党的创新理论当成自己的信仰。他坚信,党的创新理论是科学的真理。

  20多年来,方永刚这种对党的理论的坚定信仰,经历了一个从朴素的感恩之情到理性认同的逐步升华的过程。

  在方永刚看来,是共产党改变了国家的命运,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1963年4月22日,方永刚出生在朝阳市建平县罗福沟乡水泉村,那是一个十年九旱的贫困山村。

  是党的改革开放好政策,让方永刚有机会考上复旦大学历史系,有资格参军入伍,光荣入党,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政治理论教员。他经常对人说:“我是党的创新理论与实践的直接受益者,我对党有着发自内心的深厚感情。”

  带着这种朴素的情感,方永刚开始了理性的探索。

  方永刚思考着。

  为什么中国洋务运动,想从物质方面、产业方面去改变中国的命运,没有成功;戊戌变法、辛亥革命,想从制度方面改变中国的命运,没有成功;而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后,中国共产党却从思想理论、文化层面改变了中国的命运?

  方永刚学习着。

  从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到科学发展观,方永刚一直在追踪、研究。渐渐地,他的研究摆脱了原始的冲动,而变成了一种责任感,一种对军队、对国家、对民族的使命感。厚厚的一本《邓小平文选》被他几乎翻烂了,到处都是红色或蓝色的心得笔迹,随便你提到哪一个观点,他都滚瓜烂熟,知道在第几页、第几行。

  一种理论,当你真学的时候,它就会内化为你的血肉,升华为你的灵魂。

  方永刚比较着。

  比较各种文化思潮,横向比较国际与国内,纵向比较现代和历史。

  方永刚折服了。

  社会主义道路能够在曲折中不断前行,国家发展能够顶住各种风浪的考验,离不开党的理论指导;解决好我们国家前进发展中的问题,解决我们社会中存在的各种矛盾和困难,推动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和军队建设不断向前发展,就必须以党的理论为指导。

  在当代中国,只有党的创新理论才能解决我们面临的发展问题,才是指引中国走向繁荣富强之路、人民过上富裕和谐生活的正确理论,才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指南,才是民族复兴的伟大真理。

  20多年来,他遇有理论困惑不动摇,碰到现实困难不回避,即便在自由化思潮一度对人们思想产生严重冲击的情况下,他仍始终旗帜鲜明地捍卫党的创新理论,理直气壮地宣传党的创新理论。

  党的创新理论的魅力让方永刚有了自己的四信:对党的理论的崇高信仰,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坚定信念,对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必胜信心,对党的领导的高度信赖。

  “充满欢乐与战斗精神的人们,永远带着快乐迎接雷霆与朝阳”

  上初中时,方永刚渴望通过上大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每天要翻过一座山,走十几里山路,方永刚才能来到学校,他风雨不误。

  懂事的方永刚抓紧在学校的每一分每一秒用心学习,因为放学了,他还要上山砍柴、打猪草,帮父母干一切力所能及的家务事。

  读高中时,家里穷,方永刚买不起食堂的菜,就和另外一个同学合伙买菜吃,两人一个月只花4元菜钱,没钱就喝酱油、吃家里带的咸菜。

  生活的艰苦激发起方永刚求学的劲头。每天早上,学校的早自习还没开始,方永刚就坐到教室里看书了,有时班主任徐卫三特意5点多钟就到教室看看,每次去,都看见方永刚点着蜡烛学习,也不知已经看了多久了。“小鼻子都熏黑了。”每每说起方永刚,徐老师都会想起这事。

  方永刚说:“小时候受苦,是长大之后的一笔巨大的财富。”

  困苦,让方永刚养成了在困难面前从不低头、从不服输,积极进取、乐观向上的性格。

  方永刚还常引用邓小平的一句话:不干,半点马克思主义也没有。

  在方永刚看来,自己最大的困难就是总觉得知识不够。

  在舰艇学院宿舍大院,每晚最后熄灭的一盏灯,就是方永刚书房的那盏小灯。

  参加工作后,方永刚几乎把业余时间全部用在刻苦学习党的创新理论上,并及时把学习研究成果运用到教学实践中,先后主编了16部党的创新理论研究专著,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

  1997年5月8日,方永刚在去幼儿园接儿子的路上被出租车撞断了颈椎。大夫告诉家属,72小时不许离开人,他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方永刚却坚信自己是不会倒下的。医生在方永刚的头上钻了两个眼,下了两个钩,吊了16磅的秤砣在头上做牵引,整整吊了108天。说来好笑,这些天同病房换了多少病人他都不认识,只认识头上的天花板。

  尽管这样,方永刚仍然坚持学习。他让家属把书拿到病房来,用手举着看。从一开始举不到3分钟就得休息,到后来练得一口气举着书看上3小时、6小时,手都不哆嗦。

  就这样,住院108天,方永刚看了43本书,还写一本30万字的专著《亚太战略格局与中国海军》。

  面对死亡的威胁,方永刚仍泰然自若。

  2006年11月8日,方永刚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认识方永刚的人无不惋惜,一个刚刚43岁的教授,如此年轻,事业正步入鼎盛,家庭幸福美满,难道一切都要失去了吗?

  知道病情的方永刚并没有抱怨命运的不公,有的只是与病魔斗争的勇气和决心,是军人,就永不言弃。他甚至开玩笑说:“这个病也不是谁都能得的。”

  方永刚再次把病房变成了书房。他让家人把电脑、书报都搬到病房,上网、读书、看报,制定写作提纲。

  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方永刚潇洒坦然,顽强抗争。

  在方永刚的病房里,时常传出他高亢的歌声和爽朗的笑声,大家知道,那是方永刚在向病魔宣战!

  2月1日,大连市这个冬季最冷的一天。在北风的呼啸中,只有青松依然高昂地挺立着。这一天,方永刚要从解放军210医院转到北京的301医院继续治疗。

  临走时,大夫担心手术及化疗后的方永刚身体虚弱,提出要用担架抬方永刚走出病房,方永刚不同意。大夫说,那就坐轮椅吧。方永刚说,我是教员,教员从来都是站着;我是军人,军人更不能躺下。说着,方永刚挺胸昂头大步走出病房。方永刚出发了,他要向生命的极限发出挑战。(蒲若梅 王笑梅)

责任编辑:王倩
ad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