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坎坷坷人生路 永远刚强向前冲

大河网讯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的生活是一帆风顺毫无挫折的。但是,对于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教授方永刚来说,他的人生之路比平常人更多了些崎岖坎坷。从1963年出生到现在44年中,他的每个人生阶段似乎都伴随着磨难。当然,他没有被这些磨难击垮,否则我们就看不到今天充满激情、乐观向上的方永刚了。

1993年方永刚(后排左二)在老家与父母、兄弟合影(方永刚提供)

1993年方永刚(后排左二)在老家与父母、兄弟合影(方永刚提供)

  贫困:如影随形地伴随着他度过童年、少年、青年时期

  方永刚出生在辽宁省朝阳市一个小山村,那里自然环境非常不好,十年九旱。方永刚的父母拉扯着七个孩子,生活的艰苦程度可想而知。方永刚排行第六,从童年到少年时期,贫穷就一直生活中最大的难题,经常缺吃少穿,以至于现在他还会做梦梦到小时候穷苦的时光。

  在方永刚的哥哥们眼中,“老五”从小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从来不惹事,经常在家里帮父母干力所能及的家务,上山打柴,打猪草,捡粪……这些方永刚都干过。 二哥方永军还记得方永刚上初三时套兔子赚钱的事情。在那个冬天,方永刚每天早上五点半就起床,跑到家附近的小山上看下的圈套有没有套住兔子,然后再走到八里外的学校上学。一个冬天能套十几只兔子,每只兔子卖两元五角钱,总共能赚到三四十元,可以用来买书本文具、贴补家用。在那时,他们家每天只吃早晚两顿饭,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上高中时的方永刚常年吃玉米面饼子,由于家里太穷买不起食堂的菜,他只好和另外一个同学合伙买菜,不行就喝酱油。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方永刚发奋读书,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复旦大学历史系。

  方永刚有一颗感恩的心。在上大学期间,他用的是救济被,拿甲等助学金。“所以说,我上大学,是党和国家供我念的书”,方永刚常常说,所以他对党怀着深厚的感情,这是促使他以后投入到党的创新理论研究工作这项事业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另一方面,虽然家里不富裕,父母和兄长们仍不时给他寄生活费,虽然钱不多,但方永刚知道这是家里人的血汗钱,尤为珍贵。所以方永刚对家庭也有着极强的责任感。1985年,方永刚大学毕业,考虑到父母兄弟的生存问题,他放弃了考研究生,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就业,到海军政治学院(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前身)工作,承担起一份家庭的重担。在他参加工作后一次性发了2个月工资,方永刚全部寄回了家中。儿子的这份孝心和工作的光荣让父母高兴了好久。

  1995年,他曾4次提出转业

  然而,家里的经济条件并没有随着方永刚和弟弟陆续参加工作明显好转,因为从1987年开始,他的母亲和父亲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间相继疾病缠身,买药、治病花销很大。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方永刚压力很大。1993年,方永刚的母亲去世,父亲又病了,兄弟姐妹家也需要帮助,生活非常困难。无奈之下他在1995年提出了转业。当时的院长徐莉莉极力挽留这位青年教员。方永刚相继4次提出转业,徐院长也先后找他谈了4次话。她从部队的发和需要,从个人的发展,断言方永刚可能会脱颖而出。她还说“要不给你换一个有点补助的单位?”方永刚说:“如果组织上让我走,我就走;如果组织上不让我走,我还要我这张办公桌,我就属于这张办公桌!”最终他还是留了下来。谈起这件事情,方永刚说:“到现在我都感谢徐院长,她把我留下来了。”

  转业风波之后,方永刚更加坚定了把党的理论研究工作作为毕生追求的事业的决心,发奋工作。1996年,他作为科学社会主义教研室的代理副主任,负责行政管理、教学,取得了优异成绩,获得了教学奖、科研奖,立了个人三等功,教研室也得到了先进教研室的称号,这在他们教研室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身体状况的“四起四落”

  就在方永刚准备大展拳脚之时,不幸再次降临。1997年5月,他遭遇车祸,颈椎骨折,命悬一线,医生告诉家属:“72小时不要离开人,他随时可能咽气。”但是方永刚非常乐观,他不仅挺了过来,还在住院的108天中看了43本书,完成了一本30万字的专著《亚太战略格局与中国海军》的资料。当年12月,这本书就出版了。

  有朋友曾开玩笑地给方永刚总结过,说他这些年来“四起四落”,也就是生了四场大病。第一次是1988年做了一个阑尾手术,第二次是1993年不明原因贫血,第三次就是1997年的车祸,第四次也就是现在的结肠癌。

  2006年11月8日,方永刚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不可想象的是,在此之前,他仍然活跃在讲台上。其实,早在2006年3月,他的病情就已初露端倪,经常腹痛腹泻,人也消瘦了。但是由于工作太忙,方永刚一直没有做系统检查。2006年10月,方永刚在北京参加全军首届军队政治理论骨干研修班结束时,是挂着吊瓶熬夜写完了发言稿。就是这样,他仍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他日常很注意锻炼身体。除了工作,他的业余爱好就是打乒乓球、游泳、跑步,有时间的情况下,他每天都会锻炼一个小时,感觉身体挺棒的,怎么也没有想到已经得了重病。

  

方永刚微笑面对生活,也坚强面对病魔。 (钟魁润摄)

方永刚微笑面对生活,也坚强面对病魔。 (钟魁润摄)

  坚强乐观,直面癌症

  11月17日,方永刚在大连第210医院做了手术。医生打开腹腔后惊呆了,癌细胞已经在腹腔内广泛转移,抽出了4000毫升腹水。参加手术的第210医院普通外科主任高建军感叹:“不是没见过患病这么重的病人,是没见过病得这么重还在坚持工作的病人!”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方永刚仍然保持了非常好的精神状态,没有放弃自己的工作。他让妻子把书和笔记本电脑带到了病房中,一有时间就看书、工作。在治疗期间,四次在病床上为他的研究生讲课辅导。医生杨兰为了让他好好休息,多次劝阻没有效果,只能跟他“斗智斗勇”,做他的思想工作。

  2007年1月15日上午,在术后第二次和第三次化疗间隙,他不顾医生反对,坚持从医院回到学院为学员们上完他本学期的最后两节课。方永刚的这种精神给当时听课的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学员们以深深的震撼。学员曹显还清楚地记得上课的情景:“由于身体的缘故,方教授的身上多穿了一件羽绒服,还戴上了口罩。但上课铃声响起后,方教授就脱下了外衣和口罩,整整军装,立刻恢复了往日的风采。虽然消瘦了许多,面色有些苍白,他讲起课来还是那么声音洪亮,那么有激情。”学员丁锦方说:“方教授对自己的病情很坦然。本来我们怕影响他的心情有所顾忌,没人提及病情,方教授却在课间主动谈了起来,问大家能不能听清他的讲话,还将身上的插管给大家看。上完课后,大家自觉让出一条路,鼓着掌,方教授以一个很帅的姿态,头也不回地冲我们招了招手,就走出了教室。”

  方永刚一直以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直面病痛,他的病房中经常能飘出他的有些走调的歌声。医护人员们都清楚,这样的病对于病人的身体来说是很痛苦难受的,方永刚也不例外。护士们发现,方永刚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也会有痛苦的表情,但是只要有人进到病房,特别是在亲人、朋友面前,他总是一副很放松的样子,其实很多时候是为了不让大家担心而在强忍着病痛。

  方永刚和2007年四季的“约会”

  目前,方永刚正在北京接受治疗。2007年3月13日,方永刚在接受采访时,深情地讲述了他的打算:“今年,我许了几个愿:我和春天有约,春暖花开的时候,我要走下病床,走出病房;我和夏天有约,艳阳高照的时候,我要和全军战友一起庆祝人民军队的80岁生日;我和秋天有约,枫叶红了的时候,我要和全国人民一起迎接党的十七大;我和冬天有约,白雪皑皑的时候,我要再次走上我心爱的讲台……。至于更多的时间,我要一直宣传党的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二十大……等到党的二十五大召开之后两年,是建国100周年,那时我86岁,我要和同志们一起赞颂祖国,迎接朝阳从东方升起,看到祖国发展成为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军队建设成为一支信息化的现代军队。这就是我的打算。”

  44年来,方永刚就是这样,以坚强乐观、积极向上的精神冲破了人生旅途中的一个个关坎。他的精神感染了身边的人。朋友、同事给他发送手机短信:“老兄,你永远是坚强的汉子,没有任何困难是你战胜不了的,我们盼望你早日康复!我们相信你是个爱拼一定赢的人!”

责任编辑:王倩
ad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