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32农民工被囚黑砖厂 1天工作20小时(图)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山西32名农民工被囚黑砖厂 1天工作20小时(图)

警方紧急解救被困农民工

山西32名农民工被囚黑砖厂 1天工作20小时(图)

满身伤痕触目惊心

山西32名农民工被囚黑砖厂 1天工作20小时(图)

这就是农民工的“住处”

  去年年初,32名外地农民工来到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一个黑砖场打工。这家砖场是由该村村支书的儿子开设的,农民工们每天面对的是打手们冰冷的铁棍以及狼犬的血盆大口。上月月底,洪洞县公安局展开“飞虹亮剑”大清查行动,终于破获这一大案;6月6日上午,殴打致人死亡的砖场打手赵延兵被警方抓获并押回洪洞。

  5名打手和6条狼狗巡逻

  这个“黑砖场”位于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老板是曹生村支书王东己的长子王斌斌,工头是河南安阳人衡庭汉。5月底在该县公安局发动的“飞虹亮剑”二号行动中,广胜寺派出所发现曹生村一砖场存在没有手续、非法用工等问题,现场解救出被限制自由后强迫劳动的外地农民工31人;工头衡庭汉的儿子衡名阳和陕西打手刘东升被当场抓获;衡庭汉和其他4名打手在逃。

  据洪洞县刑警重案中队负责人介绍,31名农民工中的23人是被从郑州和西安火车站骗来的,他们早上5点开始上工,干到凌晨1点才让睡觉;而睡觉的地方是一个没有床、只有铺着草席的砖地、冬天也不生火的黑屋子,打手把他们像赶牲口般关进黑屋子后反锁,30多人只能背靠背地“打地铺”,而门外则有5个打手和6条狼狗巡逻;一日三餐就是吃馒头、喝凉水,没有任何蔬菜,而且每顿饭必须在15分钟内吃完。

  而另外的8人则神志不清,“只知道自己叫什么”,“爹妈的名字和老家在哪里则统统不知道”。这8人原来就是痴呆还是被黑砖场折磨至此,现在仍是一个谜。

  动作稍慢就会遭毒打

  农民工们只要动作稍慢,就会遭到打手无情殴打,因此被解救时个个遍体鳞伤。而烧伤的原因是打手强迫民工下窑去背还未冷却的砖块所致;因为没有工作服,一年多前穿的衣服仍然穿在身上,大部分人没有鞋子,脚部多被滚烫的砖窑烧伤;由于一年半没有洗澡理发刷牙,个个长发披肩、胡子拉碴、臭不可闻,“身上的泥垢能用刀子刮下来”。

  去年腊月,湖北打手赵延兵嫌甘肃民工“刘宝”动作慢,竟用铁锹猛击“刘宝”的头部,当场致其昏迷,第二天死在黑屋子中。几名打手用塑料布将“刘宝”的尸体裹住,随便埋在了附近的荒山中。

  暴利下却不给工人一分工资

  在遭受非人折磨时,这些农民工们却从来不知反抗,也不敢逃跑。一年多来,这30多名外地农民工没有领到一分工资。由于靠山就近取土,该砖场的主要成本只是烧窑的煤炭。在该县公安局重案中队,记者见到了该砖场的老板王斌斌。王斌斌说,衡庭汉去年年初承包了他的砖场,“出一万块砖我给他360元”。这样算,该砖场每块砖的成本只有3.6分,而售价在0.3元左右,几乎10倍的暴利。

  村民说“简直没有一点人性”

  6日中午,记者赶到曹生村的这家黑砖场。该砖场位于曹生村东南角,隔一条坡路是三条沟村,砖场就在坡路的顶端。该砖场占地约20亩,没有围墙,从坡路上可以清晰看到全貌;而砖场的对面,就是曹生村村支书王东己的院子;院子也没有围墙,堆放着一排排的砖坯。正准备下车参观外地农民工的黑屋子时,却突然冲出4条狼犬,无奈只能离开。村民们说,如果王东己不是支书,这个没有任何手续的砖场早被查封了,“简直没有一点人性”。

  经了解,这31名外地农民工目前还住在广胜寺镇,有的因伤重住院。要见到他们,必须有民警陪同。到广胜寺派出所了解情况,值班民警对此推三阻四。知情人透露说,王东己是村支书,乡镇干部和派出所片警经常要去村支书家办事,“那砖场就在支书家对面,又没有围墙,干部和片警会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情况?”

  目前,洪洞民政部门正准备给这些民工发放工资送回老家。由于8名“精神不正常”的农民工不知家在何方,目前当地政府还在联系当中。作者:李廷祯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
ad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