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频道记者和被拐孩子的家长讲述黑窑场历险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孩子被拐卖的家长羊爱枝讲述孩子丢失经过:

  那是今年阴历正月十七,孩子去学校报到,当时走的时候我还有病,腿不能动,他说,妈,你不要去哪,我中午回来吃饭,让我在家给他做饭。我就没有去医院按摩,一直等到中午十一点多,孩子还没回来,我给学校老师打电话,老师说他没有去学校,我又给他同学打,他同学说,你不用担心,报到的人多,我们都出来了。刚才还在网吧里聊了一会。在京广路和航海北街交叉口有个网吧,下午我们报了名就回去了。

  下午了还不见孩子。同学也联系不上了。听说他和他一个小学同学到别的网吧玩了。一直等到六号下午七号上午,又听说他到另外一个网吧去玩了。到八号早上,他从网吧出来的时候,被别人弄走了。

  当时我知道这事太晚了。去调监控的时候监控已经删除了。我是3月18号才知道这些事的。还一直以为他在哪个网吧玩呢。当时我一听到孩子失踪的消息,就晕倒了。

  后来知道,孩子是被人贩子弄走的。当时孩子和同学在路上走,人贩子开了个车,让孩子帮忙把东西抬车上,后来连人带东西一下子推到车上带走了。也不知道拉哪去了。

  后来听说孟县有个孩子从山西省临欹县临晋乡赵窑村岳西山窑场跑回来了,说是那边有好多河南的小孩,一车就拉过去八九个。当时一听,简直是晴天霹雳,天昏地暗。我当时就去决定,到山西看看那的窑场有没有自己的孩子。通过朋友关系,到了山西窑场去找孩子。到那一看,一大半都是从郑州拉过去的,有的还穿着学生服,背着书包,有的孩子跪着哭着,阿姨,带我走吧!

  当时我给那些窑场主讲情,人家根本不听,说,这又不是你的孩子,你没有权利带走。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带走孩子,因为我不是执法者。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孩子在那挨打,干那些他们干不动的重活。

  当时看着那些孩子,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后来到临晋乡派出所,一个副所长说,把你们河南那些憨憨傻傻的人弄到这干活,还给你们政府减轻负担了呢。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副所长说的话。

  在这个地方最终也没找到孩子。

  后来我又去永济市去找,广那个永济市城北派出所辖区,就有五六十个窑场。那里有80%的孩子都是从郑州拉过去的。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孩子特别多,第二次去的时候,孩子就没那么多了,都被转散了。第三次去的时候,一个窑场就剩一个两个孩子了,都被转走了。

  后来我又去芮城、万荣、河津、侯马、新降等地去找,都没有找到孩子。我感觉,天太黑了,处处感觉到太黑暗了。其中在媚阳县,有一个河北的傻子,哭得跟什么似的,求我救救他。我去了三次,这个孩子哭了三次,可是我无能为力。当地的执法部门还可凶,不让和他们交流。

  在芮城一个窑场,一个30多岁的男人,胯骨被他们打断了,腿可以转180度,腿萎缩得像细胳膊一样。正常的人都被他们打得憨憨傻傻的。他们穿的衣服都是衣不遮体,吃的饭都是夹生的,住的就是窑洞,白天让你干活,晚上十点以后下班,把他们用铁锁锁起来。小便大便都在窑洞里,走到门口都能呛死人。有一个窑场的窑洞,有二十七八米长,住了86个人,晚上把外面的铁门给锁上,免得他们逃跑。不亲眼看的人,根本不可能相信,像听故事一样。可是我们亲眼看到了,真是走到一处,泪都哭干。有的人的腿因为出窑烧得常年裂着口。一些小孩的手都有两三厘米厚的,跟牛皮癣一样的东西。老板还跟他们说,让他们用机油抹抹就好了。

  简直惨不忍睹。

  我们是4月8号在临川县辖区窑场里一天解救了8个人,有我们河南的6个。其他的还有云南省的,四川的。

  我们到那之后,到了派出所之后,发现一个河南的老人在那求救,我一问他说是河南许昌的,我一看,60多岁了,还在给他们干活。我就发誓,一定要把这些老人救出来。我和派出所交涉,他们不给钱,我自费给他们买车票,送到回郑州的车上。他们走了以后,我坐那三个小时没动,看看别的老人和孩子,都这么受罪,我想还得继续找我的孩子,能早一点找到,我的孩子就少受一天罪。

  那天下午又解救了3个孩子。一个是山东的,一个是河南的,一个是湖北的。他们都是在校生,穿着校服。我们和派出所的到那个地方一看,他们就求救,说他们是被骗过来的。当时我就在哭,我说所长我求求你,你们不给钱,我们自费让他们回去。我们几个人就凑钱把这几个孩子送到郑州。就是都市频道第一次做节目的那三个孩子。

  和我一样在找孩子还有几百家,有一天在山西,去了600多位家长,可想而知,在郑州丢了多少个孩子。据都市频道登记,像我这样丢孩子的家庭就有1000多个。这一千多个家庭失去孩子,怎样生活下去。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几个家长晚上碰头的时候,都是以泪相见。最怕的就是过晚上。白天一个窑场一个窑场的找,一到晚上,我们都以泪洗面,没有一个家长能吃上一碗饭,睡一个囫囵觉。

  我现在都不能进家,一到家就感觉没法过。我们的家庭以前是个很快乐的家庭,没有孩子说说笑笑,家里冷冷清清的。一进家就害怕。

  我们去山西找孩子的时候,每到一个窑场,都有七八个打手,拿着棍、三角带、砖头,还有钢筋棍,跟到后面。我们去之前就说好,走到最后面的一定要有我们的人,不能让他们砸我们的闷砖。每到一处,都是提心吊胆的,怕人家从后面打过来。

  陵川县有个窑场,我们去找孩子的时候,我在和那的老板交流,别的家长在里面找。我从老板的屋里出来之后,有个女打手走过来,说不能让我们随便进他们的窑场,就要打我。另外一个找孩子的家长老袁把我拉到车上。我们到南面那个窑场找了以后,没有我们的孩子,就要返回原路的时候,刚才那个窑场出来20多个打手,砸我们的车,有拿棍的,有拿铁锨的,有抱石头的,还有拿大铁棍的。没办法,我们只有往山里面跑,他们有20多个人,我们只有5个人。他们撵我们撵了大概有两公里。公路都是盘山路,非常颠簸,我们走了一个小时,才走出山路。走出来之后,我们几位家长抱头痛哭。

  实在没办法,我们到县公安局报案,之后我们再去找的时候,才感觉到稍微有点安全。

都市频道记者付振中

羊大姐

  网友留言:

  网友jiangdao:尊敬的付记者:谢谢您充满危险的艰难采访,揭开了罪恶黑幕的一角,但我想肯定还有大量的儿童依然受着虐待,您还会继续为这些善良的父母不顾个人安慰再探虎穴吗?您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办才能彻底解救他们?

  网友nanfnag :尊敬的付记者:我是丢失孩子的亲属,十分感谢您充满危险的艰难采访,揭开了罪恶黑幕的一角,希望您继续为我们这些善良的父母不顾个人安危再探虎穴,更希望你把情况向上级政府和公安机关反映,引起省级部门甚至中央有关部门重视,严厉打击,施以重刑,从根本上杜绝这种犯罪行为.

  网友热血青年:在看到那么小的孩子在窑厂干着与他们年龄不相适应的工作,我感到的不仅是心痛,更多的还有气愤,在社会全面进步的今天还存在这么的黑暗地方,而当地的政府竟然不去积极解决问题!!是什么让他们失去了一个人最基本的良知!!难道是金钱迷住了他们的双眼?!!我不愿这么去想,我希望上级去认真调查幕后的事情!!在此感谢都市频道记者,是你们坚持正义,勇敢地把黑暗的黑窑主给与曝光,让他们受到全社会所有有正义感的人的谴责!!

    

1,2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
ad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