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援建什邡最大工程全线通车

2010年05月10日 17:55来源:千龙网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烂柴湾大桥今后将是进入红白镇的交通要道。

什邡人民扶老携幼,从四面八方赶来,观看通车盛况。

这辆什邡至红白镇的客车第一个驶过烂柴湾大桥

石亭江大道将分流广青公路的货运车流。

  昨天,纵贯什邡南北的广青公路通车了。十年夙愿,今朝得偿,什邡人民欣喜若狂。

  没有哪项道路工程的建设,能让什邡人民如此牵肠挂肚。

  什邡打破交通瓶颈的期盼,千里之外的北京人感同身受。

  北京援建者带着首都人民的大爱亲情,与余震拼搏,与时间赛跑,他们让广青公路穿蓥华山,跨竹溪河,在章山洛水间架通途越天堑。

  之前,什邡到成都车程2个多小时;如今什邡进入了成都“半小时经济圈”,多年困扰什邡的交通“梗阻”打通了。

  京什携手 通途梦想变现实

  什邡到成都直线距离仅50余公里,“但在广青公路建设前,我们到成都先要绕道广汉城区,到广汉城区再上108国道或成绵高速才能到成都,走一趟起码要2个多小时。”什邡市建设规划局副局长何源说。三年前,一位客商想在什邡投资建厂,考察什邡交通环境后,将目光移向了邻市。

  交通成为什邡招商引资、发展经济和惠民富民的掣肘。

  1998年什邡市就提出广青公路的改扩建方案,当时政府豪言:“砸锅卖铁,都要建好广青公路。”然而几经周折,广青公路在2007年才动工,不料5·12特大地震,又严重破坏了路基和桥梁。

  不幸的是那场灾难,幸运的是从此京什携手。

  北京援建者来了。78天,广青公路一期贯通;不到2年,63公里的广青公路全线通车。什邡人民感慨,见识了“北京速度”。

  今天,出什邡城,上双向四车道的广青公路,再上成绵高速到成都,用时仅40分钟!“我现在早上从什邡出发,到成都办完事,还能回到什邡吃中饭。”何源说。

  北京速度 铁军无畏急难险

  什邡百姓眼中的“北京速度”背后,是数千援建者的攻坚克难。承担施工任务的北京市政路桥控股市政集团一公司、二公司和北京城建道桥公司三支“铁军”,与余震拼搏,与时间赛跑。

  概括广青公路援建,用“急、难、险”形容一点不夸张。

  被誉为“生命线”的广青公路一期工程最急迫。2008年6月22日,全长43.71公里的广青公路一期工程启动。彼时,特大地震刚刚发生不久,“早一天通路,救灾就多一份希望。”北京援建者一到什邡,顾不上安顿住处,就冒着随时可能发生的余震和塌方、滑坡,开始前期勘查,“刚来的时候就在荒地上搭帐篷,帐篷的窗户没遮挡,一夜夜被蚊虫咬得睡不着。”北京城建道桥公司项目经理郑民说。

  8月初,公路摊铺沥青。上面是毒辣辣的太阳,下面是超过100摄氏度的沥青,为赶进度,援建者清晨5点就起床,任务紧时甚至通宵达旦。这样的建设节奏,让广青公路一期工程以平均每天3公里的高速度推进。78天就打通了这条生命线。

  最难的工程要数烂柴湾大桥。烂柴湾,一边是陡峭的蓥华山,一边是湍急的石亭江,险要的地势使其成为广青公路的交通咽喉。长599米的大桥是北京援建什邡108个项目中最难啃的“硬骨头”,也是整个德阳地区难度最大的重建项目。烂柴湾大桥的施工便道在汛期曾8次被洪水冲毁。大桥上游有个堰塞湖,降雨量一大,洪水直奔烂柴湾。为此,市政集团二公司广青公路二期项目部特地安排了一个观察哨,配了两台防空警报,“在施工现场设防空警报,从没听说过,但挺管用。警报一拉,工人们都能听见,快速撤离。”项目经理葛四清说。

  说到“险”,公路沿途8处地质滑坡点的边坡治理最危险。滑坡点多是陡峭山崖,在上边用钻机打桩,援建者头悬危石,脚临深渊。“每治理一个滑坡点,我们都要做好护栏、挖沟等临时防护,为了保护施工人员,更重要的是防止落石和滑坡对公路上车辆行人造成伤害。”施工方介绍,2009年8月25日夜,一场特大暴雨造成擦耳岩滑坡点下边坡崩塌,三台钻机被掩埋,幸而施工方提前撤走了人员,才没有造成人身伤害。

  成果共享 北京什邡零距离

  “广青公路是什邡第一条高等级沥青路。”什邡市交通局办公室主任邢恩培这样说。

  为确保交给什邡人民的每一条道路都是精品、优质工程,工程管理单位北京市公联公司把北京奥运会的施工管理模式和新工艺、新技术都带到什邡。

  在广青公路二期建设初期,北京援建方考虑到这条路往来运输矿石的重载车辆较多,路面倾轧严重,经论证后决定把北京长安街大修中采用的岩沥青技术用上。广青公路二期全部采用岩沥青混凝土路面,大大提高了公路的耐久度、抗车辙能力和通过稳定性。

  广青公路二期原设计是在水泥路面上铺一层水泥后再铺沥青混凝土。但水泥层至少要7天养生期,会给交通带来不便。北京援建方多次研究优化设计方案,最终引进多锤头破碎技术,先将旧水泥路面破碎,掺入沥青稳定碎石,再铺两层沥青混凝土。新铺的沥青混凝土路面一小时后就能放行通车。

  滑坡和塌方,是困扰什邡百姓的老大难。为彻底解决广青公路沿线的滑坡和塌方,北京援建者专门拿出6000万元资金,在总长度近1.5公里的路段治理“时刻有落石危险”的8处滑坡点。“这8处滑坡的治理,我们是按照7度抗震设防、50年寿命设计和施工的。只要不发生严重地震等自然灾害,几十年内是不用维修和修缮的。”施工项目经理陈满华说。

  感恩北京 援建者收获感动

  北京援建者感动着当地群众,也收获着源自当地群众的感动。

  北京援建什邡前线指挥部的会议室挂了一幅油画《暖》,这是什邡画家邓武和王云赠送的。画面上,几位北京援建者围坐在工地上吃饭,一位青衣灰帽的老婆婆手拎竹篮和水壶,慈祥地盯着援建者,好像在说,合口不?多吃点儿……

  此情此景,北京援建者们再熟悉不过了。“我们施工时,周边的百姓经常自发地提着吃的喝的来工地慰问。”市政集团二公司项目经理刘峰说。

  修建公路,“民扰”和“扰民”是“常态”,然而这在援建工地却从未发生过。当地群众总是友善地对待北京援建者。因为常有交叉施工,北京援建方特地嘱咐施工人员妥善协调与当地建设方的关系,然而他们每去协调,总会得到答复:“你们是来援建的,我们应该支持你们!”

  有个场景,至今让北京城建道桥公司广青公路项目部总工程师唐强记忆深刻:在广汉至新华镇一段施工时,有一位放牛的老大爷缓缓走到他们面前,竖起大拇指说了四个字:“千秋万代!”

  广青公路一期建成后,什邡人在心里叫它为“北京大道”。心存感恩的什邡人作《纪“北京大道”铭》:“北京大道者,纵贯什邡南北全境通衢之谓也……为感恩北京及国人,是有更名之举,以存衷情。”

  记者在3月22日夜烂柴湾大桥合龙工地现场,无意中听到在桥头冒雨观看合龙盛况的村民对话:

  “不晓得这桥以后会叫啥子名啊?”

  “肯定是烂柴湾大桥嘛。”

  “要我说,不要叫烂柴湾了,改幸福大桥算喽……”

  就在昨天,烂柴湾大桥被赋予了新的名字——京安大桥。这或许是什邡人民的心声。(本报驻什邡记者 董长青)

责任编辑:张黎光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