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援建干部和家庭的感人故事

2010年05月12日 08:14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援建江油干部和他们家庭的感人故事

  今天是“5·12”汶川大地震两周年纪念日。

  如果说两年前的地震带给我们的是悲痛,那么两年后的四川灾区带给我们的则是惊喜,如今的四川震区已是更加秀美的山水家园,而这一切与数不清的援建者密不可分。按照国务院的部署,全国参加灾后恢复重建对口支援的省份基本都实现了“三年任务两年基本完成”的目标。

  在此次历时近两年的援建中,我省不少年轻干部背负重托远离家乡、远离亲人,在四川省江油市展现河南人民的大爱和力量。这是一群年富力强且都是家庭顶梁柱的汉子,他们是儿子、父亲、丈夫、哥哥,他们在离开家后的700多个日子中,每一个人身后都有很多让人动容的感人故事。

  一首写给丈夫的诗

  如果你深夜开车走在深山的路上,

  我一定是你车上的眼睛,

  为你照亮那一路的碎石和滑坡;

  如果你正走在半山腰那贫寒的农家,

  那我就做你的手电筒吧,

  用我的体温为你驱寒,

  用我明亮的光柱为你壮胆;

  亲爱的,

  当你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驻地,

  请打开你床头的台灯吧,

  那是我,

  在用温暖的手指轻轻抚平你眼角的鱼尾纹;

  听着,亲爱的,

  如果枫顺停电了,

  请点上一根红烛好吗?

  看,那是我思念的泪珠,

  伴随着你的孤独正颗颗滚落……

  这首名为《亲爱的,请允许我做你的灯》的诗是郭艳珍写的,诗中满含一个妻子对爱人工作的支持和理解,满含一个妻子对丈夫的深厚感情。

  郭艳珍是温县实验中学的一名教师,她的丈夫叫秦旭晨,原为焦作市温县祥云镇镇长。2008年7月8日,河南省委组织部从18个省辖市选派40名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分别到江油40个乡镇挂职乡镇党委副书记,负责协调我省援建江油的乡镇项目,秦旭晨被安排到江油市枫顺乡挂职。

  今年3月,记者到江油走访,见到了正带着老父亲购买生活用品的秦旭晨,他告诉记者,就在他援建江油一年多时,家中年迈的老母亲不幸遭遇车祸去世。然而由于援建任务还未完成,他回到家乡简单处理完母亲丧事后,就又返回挂职的枫顺乡。为了排遣老父亲的悲伤,他将父亲也带到了江油,在县城租了一个房子,安顿了父亲,以免父亲在家触目伤情。

  在采访秦旭晨时,他说:“我在这里并不辛苦,我的妻子是最辛苦的人。”

  妻子郭艳珍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2008年7月,秦旭晨到江油枫顺乡挂职工作后,她一直十分思念丈夫。特别是当得知丈夫去的枫顺乡是江油市最远(距县城120公里)、条件最差、受灾最重的深山区乡镇后,更为担心。

  2008年10月,郭艳珍带着孩子到江油市枫顺乡看望丈夫。临走时,秦旭晨将她送上火车后,她就给丈夫发手机短信:车开动的一刹那,我都没敢看你的眼睛,我怕我眼里堆积了几天的泪流不完,你看见后难过……我和孩子走了,却把你一人留在了这深山里,看你孤孤单单的身影在站台上,我心里放不下啊……

  为了不让妻子和家人担心,秦旭晨从不把枫顺滑坡、余震、泥石流以及生病等一些不好的情况告诉家人。

  而在采访郭艳珍时,她说,每次给丈夫打电话,说的都是家里的一些好消息,比如孩子学习进步了,老人身体健康了,等等。

  2008年春节回家,秦旭晨快到家门口时,打电话让妻子到门口接。可到了之后没有发现妻子,回到家中也没有找到父母。经询问,才得知母亲因脑梗塞已住院,而这些,为了不让他在回家的路上担心,妻子一直没告诉他……

  一个丈夫的“愧疚信”

  今年3月份,记者到江油市采访,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河南省援建江油前线指挥部宣教处处长姚毅。他很热情地介绍了河南人在江油市的援建情况。但在谈及援建者们的生活时,这位来自省委宣传部的汉子数度哽咽。

  “回想这两年的援建生活,我感觉到自己对得起的是组织上的信任,对不起的就是家中的亲人。”姚毅说,自己作为分管宣传的干部,从来没有让记者写过自己的事迹,但是对于妻子,他满含“愧疚”,有很多话要说。

  姚毅的妻子贾豫花是中信银行郑州分行润华支行副行长,在银行工作压力很大,有很多考核指标,经常要排名,贾豫花又是很要强的人,从来不甘落后,别人“朝九晚五”,她“朝五晚九”,周末也经常加班。贾豫花的工作业绩不错,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

  姚毅说,他们担负着援建江油的责任,而做父亲、做儿子的责任却是妻子替他扛在肩上,在援建的近两年中,妻子在背后默默奉献,支撑着家里的一切,苦不堪言。“我们在外虽然辛苦,但不用做家务事,妻子呢,在外不仅要辛苦工作,回到家还有做不完的家务事,还要照顾老人和孩子,她比我们更辛苦。”

  姚毅的老家在江苏省靖江市,父母、姐姐、妹妹和亲戚都在老家,父亲是一名退休教师,姐姐和妹妹都是工薪阶层,在同一家民营企业工作。姚毅有一个7岁的儿子,聪明可爱,正在上小学。

  在采访结束后,姚毅给记者发来了一封信,信中记述的都是他对妻子和家人的“愧疚”。

  姚毅在信中说,他在家的时候,家务事经常由他承担,照顾孩子、烧水做饭、洗洗涮涮。他入川以后,妻子独自支撑起这个家,她忙里忙外,早晨先把孩子送到学校自己去上班,孩子放学了她常常得把孩子接到自己的办公室,穿梭在办公室、学校,客户、孩子之间,像一个陀螺在不停地旋转。家里还时不时地发生漏水、跳闸等故障,她还要动手维修,偶尔感冒发烧只能吃点药挺过去。

  姚毅在信中写道:“我常年在外,几乎没有尽过孝道,平时总是我的姐姐和妹妹照顾父母。我的母亲今年66岁,因常年劳累,身体不太好,患有风湿性心脏病。2009年12月23日,我正在检查工作,接到妹妹打来的电话,说妈妈病了,脑梗塞,俗称中风,现在已住进靖江市人民医院,我的心立即提了起来,怎么办?妈妈过去最多去过镇上的卫生院看病,这次一定病得很重,但是姐姐和妹妹都告诉我,没有危险,不要担心,只是住院观察。我问了病情,觉得不严重,就决定等春节放假再回家看看。不料刚过一天,我的手机突然响起,妹妹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说妈妈晕过去了,医院下了病危通知,我这才向指挥长请假赶回老家。”

  “妹妹说,妈妈在病中不停地念叨我的名字,我知道妈妈需要我,希望我在她跟前,可是我在千里之外的江油,妈妈,儿子对不住您啊!”姚毅在信中满是对母亲的愧疚。

  一群“家庭顶梁柱”的付出

  3月28日,记者在河南省交通厅援建江油办公室见到省交通厅援江办常务副主任贺中献时,他正在吃药。

  “这一段老是感到身心疲惫,没有精神。”贺中献说,来江油之前就有些血压高之类的病症,都是家人催着去医院检查,来这里之后,家人也没法照顾了,只有自己在工作闲了的时候去医院看看,吃点药。

  “许多援建干部晚上经常加班到十一二点。”省交通厅援江办的杨波说,由于操心过度,不少同志晚上经常焦虑、失眠,到医院检查,又查不出什么明显毛病,后来医生干脆给这种情况起了个名字,叫“援江综合征”。

  “来江油参加援建的干部大部分年龄在30多岁到50多岁之间,在家里属于‘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河南对口支援江油市恢复重建前线指挥部指挥长张国晖在接受采访时说,很多人都不容易,家里的情况各异,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大家来江油一待就是近两年,家务事根本照顾不了。

  “我也理解大家,但是这里的工作太紧张了。”张国晖作为河南对口支援江油市恢复重建前线指挥部的负责人,对于指挥部的人员要求很严,“省前指”16名成员分别负责综合处、规划处、工程处和宣传处的工作,每个处只有3个人,而面对的却是全部的援建工程。在近两年的时间中,有不少干部遇到了家人遭遇意外、生病住院等令人揪心的事情,然而大家都是想尽办法克服困难。“我们的援建干部都很自觉,如果不是家里发生了大事,一般不会来请假。”

  “在江油援建的任何一个干部,可以说都对得起组织的信任和河南人民的重托,对不起的都是自己的家人。”张国晖说。③

责任编辑:张黎光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