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招安了这一代年轻人
“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找不到我的家,在人来人往的拥挤街道,浪迹天涯,我身上背着重重的壳努力往上爬,却永永远远跟不上飞涨的房价”这是郑智化《蜗牛的家》的唱词,现实就是这样残酷。年轻人不得不预支几十年为现在的高房价买单,所牺牲掉的是现在的生活质量,以及暂时搁置的生宝宝的计划....这就是现实,就是这种现实剥夺了年轻人生命的尊严...等这一代年轻人成为社会的中坚,他们的理想、责任和信仰因为被高房价的压迫,变得狭隘贫乏、缺乏想象力,缺乏冒险精神,那么,这最终将是谁的损失?
年轻一代:我身上背着重重的壳努力往上爬
一套房子,不该是年轻人最终的奋斗目标。 >>>
《蜗居》红火的这一段时间,我想起了80年代成长起来的那一代年轻人。他们在青春年代的信仰和奋斗目标,不是一套房子,他们青春的翅膀有幸没有高房价的压迫,可以随性飞翔,冒险、对新鲜事物的尝试、对物质之外的美好事物的寻找,对高尚的仰视,对精神和思想的渴求,在如今房子压迫下的一代人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到了。温普林在一次访谈中说,“现在二十多岁的小孩开始买保险,三十多岁的人分期付款、供房子供车,四十几岁的人绝对...
过高的房价剥夺了年轻人的尊严 >>>
正如许多人所指出的那样,《蜗居》之热并不是偶然的现象,而是目前房地产长期畸热之下的必然。但是,如果一个产业的发展,让许许多多的人不得不牺牲尊严、出卖感情、屈从于金钱和权势,这一产业的发展还有道德基础吗?由此来看,房地产业成为中国经济的直接命脉,至少在目前是十分可悲的事情。
别让房子压垮我们的幸福 >>>
幸福是什么?不同人或许有不同答案,但它必定和生活密切相关。马斯洛需求理论把人类的需求从低到高分成五等,其中,居住和穿衣、吃饭、看病一起,是满足人类生存最原始、最基本的需要。虽然它处于最低等次,但却是最强烈的不可回避的需要,也是推动人类各种行为的原动力。从孟子“居者有其屋”的理想,到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的疾呼,居住问题不仅是传统社会人们的生存梦想,也是一项关乎权利与福祉的民生工程。
郑州“蚁族”蜗居城中村憧憬爱情
郑州“蚁族”蜗居城中村憧憬...
城市里那些“蚁族”奋斗史
城市里那些“蚁族”奋斗史
现实让人往往期待着这种“甜蜜的负担”
你觉得房子对于年轻人重要吗?
重要,无论结婚生子都需要它
不重要,年轻人应该四海为家
矛盾,有没有都痛苦
 
做房奴不幸,做不了房奴更不幸
房价高的事实我们改变不了,但我们完全可以换种活法——多回家陪陪父母,让孩子在自己身边成长,让夫妻间少点压力、多点温馨,一家人有更多时间在一起,能多去外面看看世界……这样的生活,同样精彩。
千万中国年轻人的共同梦想
韩寒的演讲中提到“中国的大城市就是这样,毁灭100万个理想,用这100万个理想诞生出1到2个新富。”如果《蜗居》中反映的问题是单个家庭的个案。那么我们把摄像机的镜头上摇,摇到城市的上空,照出中国城市的全景画面,就会看到这一个个个案,构成了当下社会的最大现实。无数的家庭、年轻人,回到家后开始计算自己的存款,今天花了几块钱,距离首付款还有多长的距离;无数的青年情侣因为房子的问题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