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帝驾崩,太子巡游在外。皇叔篡位并自封厉帝执掌朝政。身为当朝太子后母却又是与太子自小青梅竹马的婉后迫于无奈,委身厉帝,并希冀以此保太子周全。但是,刚刚得知父皇驾崩消息的太子,却在其竹海的伎馆遭遇了一场生死之战。厉帝在诛杀太子的同时也在先皇的宫廷开始了排除异己确立皇权的屠杀......[详细]
  终于抽空去看了《夜宴》。从影院里的观赏效果看,《夜宴》整体做得比《无极》和《十面埋伏》都好,除了结尾"超现实"的一把飞刀,剧情大体也都能自圆其说。这使它比包括《英雄》在内的几部华语古装大片,都更像一部拍给正常人看的电影。音乐、摄影、表演都没什么说的,这大约也是迄今冯氏电影在这方面最成熟的作品。 [详细]
  冯小刚执导的《夜宴》自全国公映以来,对其台词的非议日益高涨,这部国产大片遭遇“台词门”而尴尬万分。“台词门”主角编剧盛和煜日前用博客驳斥观众批评,而众多网友随之猛烈反击。因模仿莎翁,盛和煜被网友谐称为“盛翁”。 [详细]
 
  《夜宴》图片新闻
00.jpg
《夜宴》冯小刚亮相
01.jpg
《夜宴》北京首映礼
02.jpg
《夜宴》章子怡饰婉后
03.jpg
《夜宴》葛优饰厉帝
04.jpg
《夜宴》吴彦祖饰无鸾
05.jpg
《夜宴》周迅饰青女
06.jpg
《夜宴》马精武饰殷太常
  《夜宴》动态追踪
■ 中国新闻周刊:《夜宴》是沾沙拉酱的陈年腊肉
  当他以表现中国古代宫闱政变版的电影《夜宴》——用一系列王室乱伦、图穷匕现、红颜祸水、权谋篡逆等“中国元素”——向伟大的《哈姆雷特》致敬时,莎翁的在天之灵想必欣慰于继迪斯尼的“狮子王”辛巴之后,忧郁的复仇王子又多了一个中国太子“无鸾”的分身,而且还会唱《越人歌》,会跳面具舞、使越女剑,比起英国那个只知彷徨痛苦的原版哈姆雷特更胜一筹。 [详细]
 
■ 新京报:《夜宴》缺少了最可贵的“人味儿”
  《夜宴》缺少了以往冯小刚作品最可贵的“人味儿”,那股和观众同呼吸共命运的悲喜之情没有了。现在的“中国式大片”不知道是陷入了一个怎样的怪异“诅咒”,都上升到“人性”的境界了,就是和“人”没关。关于笑场问题,至少我看的那场没有,个别词语、个别观众发出的轻微笑声,应该不属于笑场。但是不笑场,代表《夜宴》就是部好电影了吗?倒也未必。 [详细]
 
■ 苦心孤诣 《夜宴》七大硬伤让人“消化不良”
  《夜宴》整体气氛不错,在幽暗中隐匿的欲望一触即发,五代十国的混乱朝纲浮华奢靡且虚张声势,像《英雄》一样形式感十足,因此更像是《英雄》的姊妹篇。问题是我们明显可以找出几大逻辑硬伤——如果这些地方让人想不通,整部《夜宴》还会风味独特吗?恐怕冯导的苦心孤诣只能让人消化不良。 [详细]
 
■ 《夜宴》多伦多遭遇恶评:空虚的武打史诗片
  《好莱坞通讯》评论:“要是有人设下一场盛宴却忘了准备食物会怎样?中国最成功的商业片导演冯小刚拍摄的视效绮丽但内容空虚的武打史诗片《夜宴》就给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尽管演出、配乐、设计、制作阵容豪华,可《夜宴》白白浪费了这一切,只变成一部陈词滥调、逻辑过分简单、表演过度夸张的影片,甚至常常让人觉得这是一部对所有武侠类电影的揶揄之作。诚然,这部电影肯定能高调地在世界各地的电影节上展示,因为它成本巨大,并且拥有大电影公司的支持。但无论故事还是角色,影片中的一切都了无生趣。” [详细]
 
■ 《夜宴》上映叫座不叫好 影院与观众评价相异
  《夜宴》上映的第三天,而且正是周六,京城所有影院都把最好的时间和影厅留给了《夜宴》。虽然该片的票房还没有具体数字,但据影院经理介绍,票房还是很火爆,与5月初《达芬奇密码》上映初差不多。但可惜的是该片叫座不叫好,大部分看完影片的观众都表示,冯小刚的转型失败了,该片同其他国产大片一样,有形式没感情。 [详细]
 
■ 《夜宴》沉闷无滋味 冯小刚"杀了"章子怡(图)
  冯小刚第一部古装电影《夜宴》14日零点在北京的几个著名影院进行零点放映,但没有出现以往大片零点放映的轰动效应。既没有传说的笑场效果,也没有大悲大喜的情绪爆发,观众经历了两个小时的沉闷、无言,影片结束后匆匆离场,字幕还没拉完,都走个空空荡荡了。 [详细]
 
■ 《夜宴》首场上座七成 观众感觉不太搭调(图)
  记者采访笑场的N个缘故:风格不统一,供职于银行的刘先生看完影片后对《夜宴》相当不满,连声对记者说:“太差了!”刘先生是冲着冯小刚来看《夜宴》的,他说:“冯小刚以前的《甲方乙方》、《手机》我都很喜欢,觉得特别贴近生活。”他说,《夜宴》有时候让他想起张艺谋的大片,有时候又让他想起特市井的痞味,风格很不搭调。刘先生评论说:“有点衲志纭!? [详细]
 
■ 《贝拉》多伦多电影节获奖 《夜宴》空手而归
   新华网多伦多(加拿大)9月16日专电为期10天的第31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16日在此间闭幕。美国影片《贝拉》夺得电影节最高奖“人民选择奖”,中国导演冯小刚执导的《夜宴》并未引起太多重视,最终空手而归。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