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是尝新的季节

  • 2008年03月11日 10:54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朱秀坤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0311b1210.jpg

0311b1205.jpg

  春天的天蓝得温柔,春天的草绿得鲜嫩,春天的水清澈得让人想做诗,春天的风筝带着你的一颗心直往天上飞!而春天的田野——只要你有兴趣,不妨随我走一趟,迎着迨荡的东风,看看红的桃花、白的梨花、碧毡一般的麦田,再采几枝青杨绿柳,插一头金灿灿香喷喷的油菜花。只是出发时,别忘了带一把小锹,咱们挖野菜去,春天可是尝新的大好季节。

  春天的田野里,多的是荠菜、马兰头、枸杞头。荠菜自古就是人们的爱物,连最古老的《诗经》中都有“谁谓荼苦,其甘如荠”的说法呢。而民间更是有“三月三,荠菜花开赛牡丹”的民谣。荠菜剁碎了,拌上一点肉,加了葱姜蒜,包饺子吃,最好,那股子清香,来自田野的天然的香啊!荠菜的另一吃法是烧豆腐汤,一青二白,用苏州人的话说,鲜得你眉毛都掉了!马兰头,似乎就是凉拌,开水一焯,拌进剁碎了的香干,淋上麻油、酱油、醋,撒上白糖、姜米,香极了,佐酒甚妙。北京城里的汪曾祺极是想念这道家乡小吃,可是北方哪有马兰头?只得用菠菜代替,还兴致勃勃地介绍给了朋友,毕竟不如野生的马兰头啊。春天的枸杞头据说是去火、明目的,随手捋上一把,凉拌,又是一番好滋味。

  春天的野菜,还有黄花草,也就是北方人说的苜蓿菜,田间地头多得不得了,过去用作沤绿肥呢。我家附近的学校操场上就生长了大片的黄花草,每天我去跑步,回来时都要揪上两把,还带着露水呢,那样的鲜与嫩菜场上哪有?用豆瓣酱炒,喷一点黄酒,甚是下饭,开胃得很。

  还有野豌豆苗,据说《诗经·小雅·采薇》中写的“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里面的那个“薇”,就是它,也叫作翘摇,采回来,可加油盐炒了吃,有股子清香。这可是喂养过伯夷、叔齐的薇呀,连许多女性都以它作了名字呢。不过,我更喜欢野豌豆苗的豆荚,比真正的嫩豌豆还好吃。还有兔子苗、野蒜头、馒头草、马齿菜,其新芽都可食,无论哪种,口味各异,却一律鲜,香,嫩,有着春天的清与醇。

  这些都是生长在地皮上的野菜。当你一抬头,才发现,树上的香椿芽,那紫红紫红的春梦一般的香椿芽,沾着露水真叫好看。摘下来,炒鸡蛋,拌豆腐,甘美爽口,实乃席上珍品啊。还有杨树上那毛毛虫似的花儿,上树摘了,开水一汆,拌好蒜泥,柔韧清爽,齿颊留香。再过上一阵,槐花一嘟噜一嘟噜地开了,榆钱儿一串又一串地挂在枝头,乡间的妇女可就忙活起来了,派了家里最调皮的二小子上树采摘,边摘边往嘴里填,又香又甜啊。摘下来,清水一洗,拌上面粉,上笼屉蒸,直蒸得灶屋间、小巷里一派浓香,那春天里的美味啊,怎么吃也吃不够。

  记得客居在安徽蚌埠时,左邻送我香蒿子做馅的糯米团,右舍赠我紫藤花拌米粉油炸的紫藤花饼,前者清醇,后者甘美。这两样春天里的小食,让我至今难忘,甚是想念。

责任编辑:娄恒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