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讨薪民工遭遇围殴 200民工1死10伤(图)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身体凉了医院仍助其“呼吸”
民工被打翻在地。


  身体凉了医院仍助其“呼吸”

  开县政府驻东莞办事处主任李中贵告诉记者,他们于6月29日中午得悉这一十余人伤亡的突发事件后,立即向开县政府作出紧急报告,并组织成立了临时维权小组(组长李中贵、组员张洪群、法律顾问广东浩宇精英律师事务所王兆山律师),随后与河源市政府联系,并到现场了解情况,看望受伤民工,及其它事情的善后处理。6月30日晚,开县增派的工作组赶往广东河源。

  6月30日上午10点,记者与李中贵一道,在未表明身份的情况下来到河源市人民医院,与东源县常务副县长程晓华前去看望住院伤者。

  35岁的工程师向夕全(长寿区渡舟镇)含泪告诉程副县长,自己的右腿是在警察赶到后被打断的。“我大声喊叫救命,但警察根本不理我!”程副县长表示,他们一定追查。

  在急诊抢救室,程晓华副县长叫来主管医生,问为啥不给躺在病床上的雷明忠实施抢救,主管医生面露难色,将程副县长和李中贵叫到另一间办公室,避开众人后说起“悄悄话”。

  李中贵随后告诉记者,医生对他们二人说,雷明忠没得希望了,只是“为了处理事情,暂时不宣告死亡。”

  记者触摸雷明忠的肢体及脉搏,发现脉搏全无,肢体已经发凉,仅在胸部还有余温,旁边的呼吸机“不知疲倦”地工作着。

  记者再次采访主管医生,医生称雷明忠已“脑死亡,抢救活的可能性非常小。”记者问呼吸机还要用到何时,医生未予回答。

  警方讳言凶手是否落网

  打人行凶者是否落网?东源县公安局蓝口派出所称他们正在侦办此案,但无法透露进一步的消息。

  6月30日下午,市政府驻深圳办事处主任张顺良专程赶到河源,代表市政府安抚重庆民工,慰问伤员。张顺良说:他们是6月29日下午得知这一突发事件的,此前已派一位副主任及办公室主任赶往河源,以协助当地政府处置突发事件,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大,并要求当地政府积极救治伤员,依法处理善后事宜。

  开县民工曾被逼跳河

  “2005年就曾发生过开县民工被逼跳河的类似事件,也是在东江。”两次采访民工跳河事件的重庆电视台记者罗彬昨日告诉记者,当时是发生在东源县下游的惠州市博罗县,东江水利枢纽工地,工地欠开县民工26万工程款,并欲将民工撵走。

  “民工称不给钱就不撤,”罗彬说,“对方叫来几车人,也是统一着装,拿着木棒。七八个开县民工被追下了河,他们还把石块往河里扔,该事件造成两人死亡。”

  民工所属公司代死伤者索赔千万元

  “他是我们全家人的支柱。”昨日中午,24岁的开县镇安镇歇马村农妇袁小琳说。

  袁小琳是此次事件中死者雷明忠的妻子。袁小琳说,年仅27岁的雷明忠在十几岁时就出来“闯世界”,现在已成为工地管理人员。

  她是通过同乡介绍与其认识的,现在生有两个小孩,大的3岁多,小的才1岁多。

  袁小琳告诉记者,家里全靠丈夫一个人挣钱,她负责照看孩子和家务。丈夫是个孝子,公公、婆婆也被丈夫接来,一起住在工地的。6月29日“中午我们家里刚吃完饭,就得知了这个噩耗。连忙赶到医院。”

  记者问,“他走了,你们全家该怎么办”,袁小琳一脸茫然。

  昨日下午,当事双方已在政府的主持下开始谈判赔偿问题。重庆民工所在的深圳市邱天建筑有限公司董事长、开县人邱天态度强硬地表示,他们代死伤者提出了1000万元的索赔,因为“他们给这些家庭带来了如此之大的伤害,不可饶恕!”

  昨晚7点首次谈判结束,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本组稿件/本报特派记者 刘虎 广东河源报道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由重庆民工提供 本报记者刘虎摄



1,2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娄恒